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395章 两位不速之客

时间:2018-07-05作者:沧海有龙

    凌娆自知说走了嘴,哼道:

    “所以呢,你最好乖乖的,就算我们凌家真的把你剥皮拆骨,你也得受着,否则的话不但你,连你的妹妹也别想逃过我们凌家的手掌心。”

    徐清婉一双美目一眨,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滚落,砸在脚下,竟然化作两颗剔透的冰粒。

    “嘶……”

    绝望的情绪让体内的寒气更加肆虐汪洋,周身上下氤氲着团团白气,整个房间的温度骤降了几度,体质弱一些的大伯母和二伯母,感觉到就像是裸身站在数九寒冬的凛冽风中,双手紧紧抱住肩膀,牙齿科科科地不住打架。

    “不好,不可以让她的情绪失控,否则的话她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冰灵根产生的寒气,会自己把自己冻死,这么珍贵的冰灵根,如果没有了的话,往后我们再难以寻找了。”

    宫菲一见徐清婉的状态,不由得吃了一惊,赶紧提醒凌娆。

    “可……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凌娆别看她一现身就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可是面对徐清婉情绪和身体上的失控也是束手无策。

    “哼哼哼……”

    徐清婉双瞳之中已经显出如深渊一般的寒意,发出一连串如同冰凌一般锋利的冷笑,一阵堪称冰雪王者一般的气势,让众人生出了膜拜的冲动。

    “你们想要我的冰灵根,好,我这就给你们。”

    徐清婉说话几乎不再具有任何人性温度,周身上下,甚至连衣服上都结满了霜花,要不是因为她僵立不动,房间内的人们几乎想撒腿就跑,免得被她周身弥漫的寒气冻死。

    “坏了,可能是因为我们刺激到了她,她体内的冰灵根竟然不受控制,正在吞噬着她的生命。”

    宫菲一边动用凌家传承内功,护住身体,一边看着正慢慢化作冰雕的徐清婉,心疼不已道。

    “师姐,你要是没有办法,我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她死在咱们的面前,回头怎么跟家主交代呢!”

    凌娆一想到修法凌家的家主凌阁烟,不由自已地打了个寒战。

    凌阁烟的实力,也达到了世上少有的玄境,据说他的实力不亚于甚至强于华南韩氏的头号老怪韩客真,为人阴鸷,对人一向是冷酷无情,哪怕他最钟爱的年轻弟子凌震,也不得不小心伺候着。

    徐清婉特殊体质,就是凌阁烟发现的,他建议凌震拿徐清婉的血修炼阴性术法,或者采取双-修的方式,借助徐清婉的灵根修炼。

    徐清婉要是死了,那么凌阁烟跟凌震做的安排就会落空,那么凌阁烟会不会因此发怒,这可就难说了。

    “哎哟,这可怎么好噢,这丫头要是没了,联姻这件事肯定就吹了,我们徐家恐怕就要完蛋了!”

    二伯母一看徐清婉的样子,就知道要凉了,急得直拍大腿。

    “可恨,太可恨了,这个野丫头对家族寸功未立不说,还要拖着家族跟她一起下水,看来我们真是欠了她的!”

    大伯母也恨得脸色铁青。

    徐清婉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慢慢地模糊,或者说感觉到正慢慢地被冻僵。

    “姐姐……”

    就在她在最绝望的时候,一个非常熟悉,同时也是最放不下的声音落入耳中。

    我是在做梦吧。

    “姐姐……”

    这个声音更近了。

    “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傻呀!”

    咦,好真实啊,那种质感,在梦境中是不可能有的。

    当徐清婉吃力地抬起开始僵硬了的眼皮,徐霖那张焦急不已的面孔落入眼中。

    “呵,小霖,莫非我们在阴间相会了吗?”

    徐清婉本想对徐霖笑笑,可是脸部处于被冻僵了的状态,根本没有任何表情。

    “杨木,你快看看呀,我姐她这是怎么了!”

    伴随着徐霖的声音,徐清婉还觉得奇怪,自己跟妹妹阴间相会,怎么杨木也来了?

    “她这是受了刺激……”

    果真是杨木的声音……

    徐清婉彻底没有了意识,甚至连身体冻僵了的感觉也消失了。

    实际上徐清婉所怀疑的梦境,却是真正地发生着。

    不但徐霖没有像徐清婉担心的那样身处险境,甚至连杨木也来了。

    就在杨木把徐清婉收进空间法阵,以便于阻止寒气继续蚕食徐清婉的生命的同时,房间内的人都炸了。

    “你是什么人,是怎么进的徐家大院?”

    大伯母大惊,因为地处京都郊区的徐家大院,安保设施非常完备,就连最基层的保安也都来自退役军人,一个人对付十余个普通人不成问题,年薪都不少于十万的。

    院内院外也安装了摄像头,处在二十四小时监控之中。

    别说进来一个外人,哪怕飞进来一只苍蝇都有迹可循。

    冷不丁闯进来这两位不速之客,别说两位徐家的媳妇吃惊,就连凌娆、宫菲,加上其他几位凌家子弟也吃惊不小,看向徐霖和杨木时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

    “我也是徐家人,我回家还得经过你们批准吗,这位是我的朋友,我领自己的朋友到家里坐坐,也得需要看你们的脸色吗!”

    徐霖可不管什么长辈不长辈,只要是大伯一脉和二伯一脉的,在她眼里都不是玩意儿,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没有奉上国骂,算是客气了。

    “你……”

    大伯母显然非常忌惮徐霖,哪怕被气到声音发颤,脸色发青,仍不敢向前一步。

    “徐霖你跟你姐姐一样,都是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我们真替你们那死去的爹妈感到羞耻!”

    二伯母也被数次强闯徐家要人的徐霖吓怕了,只敢远远地站着冲徐霖色厉内荏道。

    “哼,姓廖的,你自己脚上有没有泥心里还不清楚吗,不知死活侮辱我们的父母,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自己的脑浆是什么样子的。”

    徐霖虽然不知道杨木把自己的姐姐藏在哪里了,但清楚姐姐算是被成功地救下来了,再没有了任何忌讳,将纤纤玉手一抖,缠在手腕上的一条骨链就像是活了似的,脱离徐霖的手腕弹向半空,迎风就长,瞬间就成为一条超过四米长如同巨蟒一般的骨鞭。

    呼——

    这条如同被赐予生命力的骨鞭,如同一头愤怒的巨蟒,由s形迅速蜿蜒成c形,朝着二伯母的头顶砸落。

    (本章完)我是绝世树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