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四百七十五章 僵尸对血魔

时间:2018-08-14作者:沧海有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

    犹如敲打钟磬一般,还发出袅袅的余音。

    人们一下子都呆住了。

    因为杨木面对赵元的致命一击,根本没有躲,而是依靠乙木青龙体玉筋,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

    “凭你这点儿实力,恐怕连筑基都没有完成,先天之下皆为蝼蚁,而且单单依靠血魔意志,很难让你有现在这个实力,或者说你已经杀了很多人,取了他们的血为你自己所用。”

    杨木直道出赵元的底细,让周围的人们惊恐不已,纷纷后退,生怕被这个变态杀死取血。

    “桀桀……”

    赵元的那张凸凹不平如同凝集了的血块一般的脸,已经无法从狰狞的表情中判断出喜怒哀乐了,一边发出怪笑,一对爪子再度增长,就跟怪模怪样的挖掘机一般,表面一层就像是粘稠的血液不断蠕动着,血腥气宛如实质一般,将周围的人们压迫得有些窒息。

    “杨木你去死吧!”

    被血魔意志占据了身体,赵元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满脑子里都是杀杀杀,同时就像是吸毒者犯了毒瘾,极度垂涎杨木的血,恨不能饱饮为快!

    “算了,我懒得跟你动手,免得脏了我的手。”

    杨梅说着,从空间法阵内把铜甲尸江臣召出来。

    僵尸对血魔,简直不要太般配。

    “这是什么东西?”

    凌阁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赵长鹤和其他几位利剑高层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徐家兄弟,还有除了赵元之外的赵家人,加上其他修法凌家的弟子们,无不是双股战栗,恨不能闭上眼睛,不去看江臣那狰狞的面目。

    江臣全身上下泛起青铜一般的光泽,双眼和口鼻当中黑色粘稠的尸气凝而不散,同时周身散发着宛如实质化的煞气,足以令普通人感觉到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冻住了一般。

    赵元血色的双眼,明显流露出一丝忌惮,因为被血魔意志占据了身体,对隐藏在江臣体内的黑暗之力非常敏感,疯狂而嚣张的气势也消退了几分。

    “吼……”

    尸吼。

    围绕着江臣,爆发出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不要说普通人,就连赵长鹤、凌阁烟等武道者和修法者们,也被尸吼声波冲击得站立不住,且且后退。

    房间内的门窗、陈设,甚至连地面也变得裂纹纵横交错,一些石头和玻璃材质的东西,最终支撑不住,哗啦一下散落在地。

    就在江臣发出尸吼的同时,不见双腿有弯曲,整个弹起,比离弦之箭还要快了若干倍,发出如同裂帛一般的音爆,一双泛着金属光泽的爪子直接抓向赵元。

    赵元不敢怠慢,用他的一双血色怪爪,从两翼合击,试图阻止这具僵尸对自己的攻击。

    噗。

    那声音,就像是一拳打烂豆腐似的,血色怪爪跟江臣撞了正着。

    铜甲尸刀枪不入,防御能力堪比乙木青龙体,同时力大无穷,可开山劈石,赵元的血色怪爪被撞得粉碎,血浆四处飞溅,甚至不能阻止铜甲尸前进半步,径直撞入赵元的怀里。

    赵元就像是被重卡迎面撞上似的,身体倒飞出去,掠过众人的头顶,硬生生将一面墙壁撞穿,一阵狂风猛灌,冲淡了房间内浓重的血腥气。

    这一下竟然将赵元打得破壁而出,跌倒外头去了。

    “元儿……”

    赵隽最终瘫坐在地,老泪纵横。

    万万没有想到,爱孙有朝一日会变成这种嗜血怪物,更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可怕,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妖魔鬼怪,难道这是天要亡我赵家吗?

    “元儿……”

    赵京章连滚带爬,一直追到被撞出足以通过一辆小汽车的墙壁空洞前,朝外头看去。

    赵元的身体破壁而出后,一直跌到百米开外方才落地,将地面砸出来一个人形的坑。

    要不是赵家住宅占地面积够大,被人看到他这副样子,肯定会发酵成一个天大新闻。

    嗖——

    一道虚影带起如同炮弹出膛一般的呼啸声,一直追到赵元落地点方才停下。

    原来是铜甲尸江臣。

    这一击得手,在没有得到杨木收手指令前,他是不会停下来的,直到将对手撕碎为止。

    “呀……”

    赵元发出颇有人性化的声音,夹杂着愤怒还有恐惧,周身释放出十几平方米范围的血色,把江臣包裹在其中,他试图再次以血色领域,困住江臣。

    与此同时,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人们纷纷通过墙壁破洞离开房间,跑到庭院当中观战。

    “杨大师,难道您和炼尸脉有关系?”

    铜甲尸江臣这一亮相,着实惊吓到了赵长鹤,他陪着小心问杨木。

    “炼尸脉算什么玩意儿,如果你真的有炼尸脉的线索,我可以亲手灭了他们,你看到的只不过是我废物利用罢了。”

    杨木看着江臣不断虐打赵元,不屑地说道。

    “我就说吗,杨大师如此正派,怎么可能会跟炼尸脉同流合污呢。”

    赵长鹤讪讪地笑道。

    噗。

    赵元在江臣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被生生撕掉了一条胳膊,还是齐根,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啊!”

    赵元终于发出了像是人的声音。

    身体受到重创的同时,血色领域迅速收回,被撕掉手臂的伤口创面,再次蠕动,准备再次长出一条手臂来。

    然而江臣怎么会给他机会,一双泛着金属寒意的爪子,不停地撕扯赵元异化为血魔族的身体,动作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赵元甚至连痛苦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杨大师……不不不,杨上尊,杨祖宗,饶命啊。”

    赵京章也看到那具青铜色的怪物,不断撕扯着他儿子的身体,眨眼之间就变得残缺不全,扑通一声跪在杨木的面前,哭得全没形象了。

    “赵京章,你儿子这个样子,死与不死又有什么分别呢,要怪就怪你们实在是太作了。”

    赵长鹤颇为同情地看着赵京章,虽然已经出了五服,但总归出自一个宗族,不得不好言相劝。

    铜甲尸的动作极快,还没等人们完全回过神来,赵元已经变成了散落一地的尸块儿,大约有数十平方米的范围内,内脏碎肉骨头到处都是。

    “呕……”

    好多人看到这一幕,把肚子里的隔年饭菜都吐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