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五百二十六章 流落为婢

时间:2018-09-07作者:沧海有龙

    “这死杨木,都这么久了,还不来找姐姐和我,就让我们在这种鬼地方受人欺负,哼,等将来我们再见面,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理你的!”

    如果杨木知道此事徐霖心里的想法,当然是要大呼冤枉。

    杨木违背利剑高层意图,拒绝参加平定南边,前去东南海域,为此被上边剥夺了赵长鹤为他争取到的华汉利剑的荣誉少将和相关待遇,不就是为了尽快进入青玄界墟,寻找她们姐妹吗!

    “贱婢,不要想着跟我们玩儿什么花样,前方距离结界裂隙已经不远了,这一点我们都可以感受得到,至于你这个蝼蚁,就不要指望我们会受到你的蒙蔽!”

    一位长衫女子出言呵斥徐霖。

    徐霖瘪了瘪嘴,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波动。

    毕竟多少日子了,已经习惯了这些高傲的修士对自己冷言冷语。

    不过徐霖能感受到来自这位长衫女子的杀意,心下不由得警惕,虽然她清楚以自己目前筑基境的实力,眼前任何一位都可以将她当场击杀。

    “好了筱君师妹,这位姑娘意外流落到青玄界墟,远离自己的家人,孤苦伶仃的,本来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何必跟她置气呢?”

    一位长衫男子看了看徐霖,对这位名叫筱君的女子劝道。

    “你可怜她?哼,你心里那点儿小九九是个人就明白,还不是垂涎这贱婢的美貌,就算她貌若天仙,可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蝼蚁罢了,虽然,她的身上有那么一点点儿修炼过的痕迹,可那又如何,蝼蚁终究是蝼蚁,要是再惹老娘生气,干脆一脚踩死!”

    “你……”

    长衫男子显然有些忌惮筱君,哪怕脸上呈现愠怒,却也无可奈何。

    “筱君,何若梅,大家都是同门,为了这么一个贱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若是再争吵下去,当心门规!”

    一位年纪稍长的长衫女子,始终是保持着冷若冰霜的表情,在说话时双瞳还不时有冰冷的杀气流露。

    筱君与何若梅显然非常畏惧这位年纪稍长的女子,不但立刻噤声,甚至不敢抬头目视这位女子。

    “贱婢,你千万别想跟我们玩儿任何花样,好好带路,我可以让你苟活,若梅是我们琚瑶派唯一的男弟子,很受宗主的器重的,可不是你这蝼蚁能够攀附的。”

    “贱婢,你聋了吗,唐长老说话怎么不回应?”

    “凡人蝼蚁,竟然敢对唐长老不敬,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不忍还是不敢杀你?”

    “也许她真的想找死,我若是唐长老,干脆就成全了她,一剑送她归西!”

    “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她,若要依着我,我会一刀一刀毁了她的脸,哼,长这么漂亮,除了勾引男人,留着何用!”

    ……

    其余十几个人全都是女子,清一色长衫、挽着发髻,容貌虽然都比不上徐霖,但娇娇嫩嫩、莺莺燕燕,似乎都在妙龄,只不过听说话口气都跟闺中怨妇一般。

    一群不婚不嫁的老怨妇。

    这是徐霖送给除了何若梅以外这些女子的评价。

    徐霖跟徐清婉双双从空间壁障空洞跌入到这个世界之后不久,就流落到琚瑶派地界,虽然她俩在杨木的引导下迈入修真的大门,但毕竟修为太低,耐不住饥寒,不得不到琚瑶派山门前讨食,琚瑶派负责杂役的长老看到姐妹俩可怜,就做主把她俩留下,做普通的杂役,混一口饭吃。

    可是姐妹俩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反而促使姐妹俩骨肉分离。

    琚瑶派恰逢迎接上宗冷琼派使者巡视,被冷琼派使者一眼看出徐清婉身上的冰灵根,强行将她带走,至于徐霖,继续留在琚瑶派做一名杂役,受尽白眼和冷落,就连杨木送给她的用妖螈脊骨炼制成的骨鞭,也被收走,赐给其中一位年轻弟子。

    由于青玄界墟和山海星世界之间的空间壁障出现了空洞,惊动了整个青玄界墟,琚瑶派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也对青玄界墟以外的世界发生了兴趣,偏巧他们得知徐霖就来自青玄界墟以外的世界,就带上她前往两界之间的壁障空洞,强迫她做向导,准备为琚瑶派开拓一片新的领地。

    锵啷。

    伴随着一声兵器出鞘的声音,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抵住了徐霖的脸蛋。

    筱君拔出随身佩剑,剑尖抵住徐霖左脸,吹毛利刃的剑锋,割破了徐霖吹弹可破的肌肤,鲜血一点点儿渗出来,艳若桃红,使徐霖的脸平添了几分凄美。

    “师妹,你……”

    何若梅虽然对徐霖有意,但也只是垂涎徐霖的美貌,并不想因为一个杂役跟师妹翻脸,只是皱了一下眉头。

    “哼,何若梅,老娘倒要看看你会不会为了这么一个贱婢出头。”

    筱君当然看出何若梅不喜欢自己这么对待徐霖,心中的醋意简直就像是水漫金山一般,淹没了她的理智,恨不能立即马上将徐霖枭首。

    “我不是贱婢,跟你们相比我实力低微这不假,可在我的眼里你们也不只不过是一群嫁不出去的闺中怨妇而已,哼,走着瞧,恶人自有天收,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徐霖在流落在青玄界墟之前,人前人后那可是小公主一般的存在,除了在姐姐面前还能收敛一些,早就无法无天惯了,如今被人随意践踏,被贬为贱婢,蝼蚁,受够了尊严扫地的日子,索性率性而为,就算死也要一个痛快。

    “唐长老,您听见了吧,这贱婢辱骂咱们琚瑶派派上下,我怎么一直没发现她除了能勾引男人,还这么伶牙俐齿,与其留着是个祸害,干脆给她个痛快。”

    筱君听了徐霖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面露喜色,就等着唐长老发话,她马上一剑把徐霖抹除。

    “唉……女子性烈总归是不好的,忍一忍不就好了。”

    何若梅面露不忍,不过终究没有开口帮徐霖求情。

    “……”

    唐长老本来也觉得徐霖的利用价值并不大,反正留着她也不是那么顺从,索性就遂了了筱君的意,然而还没等开口,一阵强大的气势自西北方向骤然爆发,即使不能马上判定距离的远近,也足以让唐长老和其他琚瑶派门人胆战心惊。

    “嘶……好强大的气势,这位前辈的实力应该不弱于立鼎期!”

    唐长老一句话,让众人无不动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