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十八章 狗眼不识泰山

时间:2018-04-07作者:沧海有龙

    静。

    除了榆树的树冠抖动之后,落叶纷纷发出来的“簌簌”声,整个场面死一般的寂静。

    正准备悄悄接近杨木的十余名歹徒,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每个人都冒出了一冷汗,在夜风吹拂之下,后脊梁跟着凉飕飕的。

    暗器?

    好像暗器都未必有这种威力好吧。

    “这……这位好汉,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好汉饶过我们吧。”

    花姐意识到,这回踢到铁板上了,一旦对方动了杀心,自己加上其他同伙,恐怕都不够对方杀的,不得不认栽了。

    “我听别人都叫你花姐,我也叫你花姐吧,你这么(热re)(情qing)地把我和我的女……女(性xing)朋友哄到这里,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杨木看到所有的人都僵立不动,就知道自己的威慑奏效了,接着就该趁(热re)打铁((逼))他们出血。

    “我们错了,我们狗眼不识泰山,这位好汉,我们也是生活所迫……”

    花姐刚要再次求饶,被杨木挥手打断。

    “得嘞,贾强这这一(套tao),怎么你也是这一(套tao)!还记得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杨木认为,我是那种(爱ai)钱的人吗,直接说出来已经很掉价了,就不想说第二次了。

    他刚才说什么了?

    花姐对杨木的话,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我不想(日ri)你,更不想见你”,也就是这句话,瞬间让华姐进入了暴走状态,下令马仔们对杨木动手。

    “这位好汉,您刚才说……”

    花姐的脸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不明白?

    杨木有点儿无奈了,我不就是想装个((逼))吗,有这么难吗?

    “咳咳,我刚才说,把你们(身shen)上的那什么都留给我,你不记得了?”

    “嗯?”

    花姐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她心里不由得吐槽,混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抢个钱还这么忸怩的。

    “好汉是说这个啊,好说好说,你们,都赶紧把(身shen)上的钱掏出来,交给这位好汉!”

    花姐一声令下,这十多位歹徒赶紧都从(身shen)上摸出一些零钱来,凑出不到一千块钱交到花姐手里,再由花姐递给齐震。

    齐震捏着手中这一大把毛票子,不由得冷笑。

    连贾强这种来自山村的土混混,都能从他(身shen)上榨出三十万来,要说花姐这帮人就这点儿钱,还不如当纸钱烧了糊弄鬼算了。

    杨木不动声色,将体内真元灌注到手中这一大把毛票子之内,看准了已经被他打断了一根枝杈的榆树,接着一甩手,数百张张纸币,每一张都化作一柄锋利的小刀,飞向那株榆树,一阵嘁哩喀喳,树枝被砍断的声音连成一片。

    像是园丁剪枝,或者砍瓜切菜,偌大的树冠,仅在一个呼吸之间就被砍伐得光秃秃的。

    这一突发(情qing)况,把花姐吓得“花容失色”,其余的歹徒也是一阵手足无措,听凭满天飞舞的枝叶,连同纸币,落到他们的头上。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过于仁慈,是不是一定要有人人头落地,你们方才肯拿出诚意来?”

    杨木知道既然委婉地装((逼))不灵,干脆换成简单粗暴的方式,否则的话这帮家伙还真敢那他当棒槌。

    “这位好汉,有话好说,我们知道这点儿钱拿出来,等于说侮辱了您,我这就给您拿。”

    花姐心里暗暗叫苦,这回遇到的硬点子,不但本领高强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还这么贪心,这些钱居然打发不掉他。

    她也不想想,哪怕是小毛贼,抢来一大把不到一千块钱的毛票子,他会知足吗?亏她想得出来,用这么点儿钱蒙混过关,这使杨木倍感恼火。

    “哼,我是那种贪钱的人吗?当然了,也不是这么点儿钱就能打发的人!”

    当花姐将一张银行卡交到杨木手里,并告诉杨木密码后,杨木将银行卡收好,接着朝花姐挥挥手说道:

    “你们走吧,顺便把那几个人都给我弄走,天亮了我自然会走,奉劝你们谁都别想再找我的麻烦。”

    花姐等人如蒙大赦,都千恩万谢,抬走贾强和黄二苕等人,全部撤出小院。

    徐霖因为太疲劳了,加上杨木封住她头上的几处(穴xue)位,暂时封闭了听觉,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仍睡得香甜。

    杨木仍坐回到椅子上,盘膝一边练功一边小憩,继续巩固刚刚入门了乙木青龙体,双掌再次发出微光,并呈现出木质一般的纹路,就像是用木块雕刻出来似的。

    却说以花姐为首的众人,带着贾强、黄二苕等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灰溜溜地撤出了小院,好在花姐在别处也有落脚点,这么多人不用露宿街头。

    贾强被花姐设法弄醒之后,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qing)。

    “花姐,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这边一动手,你们马上接应,可是一直到我们都吃了大亏,也不见你们出现,这么做实在是太不江湖了!”

    贾强的右手手掌,被杨木用筷子(射she)穿,不但形成贯通伤,而且就这么卡在(肉rou)里,别说贾强,连旁人看着都觉得疼,花姐不得不从外头联络一位黑诊所的医生,上门为贾强处理一下伤,贾强在强忍着疼痛的同时,向花姐抱怨。

    “强哥,当时的(情qing)况,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超出我的意料,再说这个人的本事那么大,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到现在人家还被吓得小心肝乱颤呢,你啊,就会抱怨我,当时人家好担心你哦!”

    花姐这番话倒不算撒谎,因为杨木制服贾强等人的过程,的确是太快了,这才让花姐犹豫起来。

    不过她跟贾强说话时,扮出来的嗲声嗲气,让贾强当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还不算,这花姐居然还将医生打发到一边,亲手为贾强的伤手包扎,令贾强心里(欲yu)哭无泪。

    贾强并非不解风(情qing)之人,他当然明白花姐想干什么。

    等黑诊所的医生走了之后,花姐还故意贴着贾强坐下,仍用她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嗲声问贾强:“强哥,小妹我可是非常愿意跟你合作的,我听你说,那个女孩子来自秦州吧,正好我在秦州有朋友,哼,那个小混蛋还抢去了我里面存有五十万的银行卡,就想一走了之,做梦!强哥,你要是答应给小妹合作,我们肯定会把这一男一女两个小混蛋找出来,你说呢强哥。”

    “我……我答应你。”

    “诚意,你的诚意呢。”

    “什么诚意?”

    “嗯~~~~~你可真坏!”

    ……

    “啊,快来人啦,出人命啦!”

    半个小时之后,衣衫不整的花姐,撇下(身shen)体开始转凉的贾强,慌慌张张地逃离了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