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八十八章 自豪变成了难堪(欢迎收藏、投推荐票)

时间:2018-04-07作者:沧海有龙

    ,!

    “杨木你在干什么?”

    徐霖扭头看看杨木问道。

    “四五六七八,行了,这款壮肾乌鸡汤,服用下去之后,在我数十个数之内,就会见效,只要是男人,谁用谁知道,尚太南喝得这么快,药效更是凶猛,不信你问问他自己。”

    杨木一脸狡黠地眨了眨眼。

    同时那些中老年男性顾客们,听了杨木的话,均是双眼放光,其中一位年过五十的大叔,忍不住开口问杨木。

    “酗子,这款壮肾乌鸡汤没有副作用吧?”

    “副作用就是……单身者不宜服用。”

    杨木故意压低了嗓音,似乎这话不可告人似的。

    在场的所有中老年男性顾客们,全都支楞起耳朵来,一字不落地听清楚杨木的话,接着目光几乎聚焦到尚太南近前的那个瓦煲。

    第一个开口询问壮肾乌鸡汤的中老年顾客赶紧说道:“我那份祛风白粥不要了,给改成一份壮肾乌鸡汤吧。”

    “我也来一份。”

    “我也要!”

    ……

    其他的中老年顾客们纷纷改口,把章芷慧和几位服务员,还有徐霖等在场的女性们惊得目瞪口呆。

    一款壮肾乌鸡汤,居然会炸出这么多老流氓?

    杨木却摆摆手说道:“得先问问他,效果怎么样,你们再决定。”

    杨木所指的是尚太南。

    此时尚太南铁了心不认账,来的时候三个人,两个已经认栽了,自己说什么也要保住一丝颜面,要不然的话,自己在徐霖面前完全成了一个笑话,追求徐霖岂不是更没戏!

    “问我干什么,不就是一瓦罐热汤吗,有啥了不起的,我除了像是喝了好几斤白开水,身上还有些热,啥感觉都没有。”

    尚太南一边说着,还慢慢地弯下腰,这种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

    杨木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微微一笑道:“我就问你,敢不敢站直了。”

    对于杨木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徐霖听不明白,问杨木,“杨木,你要是对尚太南提要求,就提难度大一些的嘛,尚太南的身体又没有残疾,站直了有何难?”

    已经有人忍不住地吃吃发笑了。

    因为绝大部分顾客,无论男女,大多都是结过婚的,当然看出在尚太南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明白杨木这是想要尚太南难堪,对徐霖的单纯有些无语了。

    在女生普遍换男友如换衣服一样的年代,这么单纯的姑娘简直就像是熊猫一样稀缺啊!

    “凭啥你说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我多没面子。”

    尚太南回敬了一句,但很明显他的底气不那么足了。

    “小木啊,人家在咱们店吃过了,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客人,你去送送他们,多个朋友多条路吗。”

    章芷慧当然也看出来了,进来的二男一女,存心是来找茬的,不过既然开门做生意,就要和气生财,只要人家不做得过分没有骑到自己的脖子上拉屎,冤家宜解不宜结。

    “好的外婆。”

    杨木对外婆亲情,比起前身来只多不少,因此杨木对章芷慧的话尽可能言听计从,也就不加以难为尚太南。

    “老大,简直痛快死我了,都快三天没拉屎了,今天拉了个痛快。”

    李春秋突然回来了,打断了杨木和尚太南之间的僵持,这一进来,人们都看到李春秋面色红润,甚至连腰围看上去都瘦了不少。

    不过他的脸上,仍留着尴尬,毕竟刚才连续两个响屁,太难为情了,而且让尚太南失望了。

    尚太南这一看到李春秋,本能地抬手捂住了鼻子,毕竟刚才李春秋放的臭屁,对他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李春秋从外头进来,挂着清风,让尚太南放心的将手放下。

    “赵玲慧是不是走了?”

    尚太南扭头朝门口方向看看。

    “没有,她那个……好像是姨妈来了,连裙子都脏了,躲在你的车里呢。”

    李春秋压低了声音告诉尚太南。

    “我擦。”

    尚太南一听就不干了,让一个肚子里死过人的贱货坐上自己的车,还特么的刚刚服用了药膳清理残留物,跟来姨妈差不多,真特么的晦气。

    这样一来尚太南更恨杨木了,他霍然站起神来,一指杨木说道:“你坑害顾客,我的伙伴腹泻,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出现了流产症状,你们的药膳有问题,我一定要去揭发你们,让差人封了你们的店。”

    封店?

    在场的顾客们一听这话,纷纷表情不善地看着尚太南,使尚太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此时他忘了一件事,挺直了身体站着,一个非常不雅的景象呈现在众人的视界。

    因为此时刚刚过了立秋,天气还很热,人人衣衫单薄,尚太南也是如此,服用了杨木端给他的壮肾乌鸡汤之后,在药力的催动下,二弟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不安分起来,在腰带往下的部分支起来一个小帐篷。

    恰巧徐霖注意到了,她惊讶地用手掌掩住了嘴巴,同时感觉到双颊迅速升温。

    简直太羞人了,自己刚才还问杨木,为啥对尚太南提出这么简单的要求,别人还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无知,无意中说出“耻度”那么大的话来。

    “嗤嗤……”

    “呵呵。”

    好多人都看着尚太南发笑,弄得尚太南莫名其妙。

    “老大,那个……注意下面。”

    李春秋也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恨不能替尚太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赶紧开口提醒。

    “嗯……哎哟。”

    尚太南可算发现自己的窘了,赶紧身体微微前倾。

    然而,某君就像是为了惹人注意,不断调皮捣蛋的不良学生似的,这一被人发现,更是亢奋,就跟撒缰的野马似的,完全不受主人的控制了。

    “你们等着,我……”

    尚太南赶紧保持弯腰的姿势,好让这种尴尬的情景不那么明显,准备转身往外走。

    此时某君已经坚挺到可以挂几块砖头了,换做别的时候,那是一个男人的骄傲,可此时却成了尚太南的耻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