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一百四十章 一张嘴巴毒到天际(求收藏、求推荐票)

时间:2018-04-07作者:沧海有龙

    ,精彩小说免费!

    当徐清婉这一指杨木时,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哦”的一声。

    杨廷东和赵茯苓夫妇,加上杨基汉,是意外加绝望。

    邵军和邵初晴父女,却是难以置信。

    章芷慧和曹佳瑶,脸上都是欣慰之色。

    至于汝艾荞和徐霖,前者早就跟徐清婉沟通过了,后者当然不意外,只是觉得很好笑。

    “他……他……”

    杨廷东一指杨木,并结结巴巴地看着徐清婉。

    徐清婉朝杨廷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徐清婉,你被杨木这个废物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赵茯苓终于把持不住了,尖声道。

    “你……”

    徐霖刚要发作,被徐清婉阻止住,她不慌不忙道:

    “赵董事长,请您注意言辞,尊重他人是一位生意人最基本的素质,当然了,我不是在教训您,而是提醒,这是你第一个错误,第二个错误,就是你的话,有逻辑错误,如果杨木是废物,他哪里来的本事给我灌迷魂汤呢!”

    跟杨廷东一脸窘相不同,杨基汉的脸上泛起不屑的笑,刚要开口,杨木早看出他随赵茯苓,狗嘴吐不出象牙。

    对于杨木来说,无所谓,谁能跟一条汪汪乱吠的狗计较呢。

    但杨木不想影响到外婆和小姨的心情。

    下垂的右手手指微动,施展真空大手印缠丝变,对着杨基汉的心脏部位遥遥一抓。

    “哎哟。”

    杨基汉刚要启齿,猛地觉得心脏一紧,好像有一股强大的无形的力量,随时准备捏爆自己的心脏。

    坏了,我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呢!

    杨基汉看了一眼杨木,两个人的眼神这一砰,杨基汉似乎看到了猫戏老鼠的讥诮眼神,赶紧死死闭住嘴巴。

    杨基汉老实了,赵茯苓却止不住满嘴喷粪。

    “徐董事长,无论什么事,都甭藏着掖着,如果我没猜错,这杨木该不会是你养的小白脸吧?”

    这话够毒也够恶心。

    “你放屁!”

    曹佳瑶顾不上场合身份,开口朝赵茯苓怒骂。

    “呵呵,急了?那这么说我猜对了?啧啧,看不出来杨木竟然能搞定两位美女老板,一个字,服!其实我也理解,大家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曹佳瑶,我知道因为你姐姐的事,你一直对我们恨恨不忘,我还就奇了怪了,你怎么说也三十多岁了吧,怎么还不嫁人?也许……呃,我想多了,你不像是那种乱伦的人是吧。”

    恶毒的人,这一开口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几乎是百无禁忌。

    别说章芷慧和曹佳瑶母女被气得脸色铁青,就连杨廷东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明白赵茯苓这是恼羞成怒,不计成本羞辱杨木呢。

    “赵茯苓,我也实话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想过跟你和杨廷东这种不仁不义的人合作,我来参加今天这场饭局,为什么又要拉章阿姨、佳瑶妹妹,还有杨木一同来?就是为了更清楚地看到你们的丑态,现在看来,我的目的达到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配合清婉董事长,视商场如战场,让你们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汝艾荞也怒了,实际上她之前还抱有幻想,希望杨廷东看到杨木之后,能心怀对曹佳慧的愧疚,念及跟杨木之间的父子亲情能对杨木好一点儿。

    谁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人性之恶,就像是一块超大冰川,凭着自己这点儿热情根本捂不化。

    “你……你……”

    章芷慧被气得脸色苍白,颤着手指指着赵茯苓,根本说不出话来。

    疼。

    杨基汉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几乎像是被一只手捏得变形了的气球,随时可能爆裂,一把抓住母亲的手。

    “妈,别说了,我心疼。”

    杨木将真空大手印缠丝变加大了力道,将杨基汉折磨得生不如死。

    赵茯苓就是想破了头,也料不到会有这种事发生,对于儿子莫名其妙的话产生了误会。

    “你这孩子,心疼什么!杨木只不过是一个小杂种而已,他到底是不是你爸爸的种还不知道呢!”

    赵茯苓这嘴巴真是毒到天际了,反正曹佳慧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不但羞辱杨木,顺带羞辱了已故的曹佳慧。

    “茯苓,你……”

    杨廷东也听不下去了。

    “呵呵呵……”

    杨木终于开口发生一阵冷笑。

    杨基汉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支撑不住,双眼一翻当场倒地。

    “基汉!”

    “基汉你怎么了?”

    杨廷东和赵茯苓顿时慌做一团。

    本来杨木完全可以要了杨基汉的命,并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他觉得,就这么杀掉,太便宜他们了。

    没事就让他犯个心脏病,吓唬吓唬杨廷东和赵茯苓,这种暗爽,也让人上瘾,再说,可以利用这一点,把杨基汉变成对付杨廷东和赵茯苓的棋子。

    杨木暗暗撤回隔空施加在杨基汉的心脏上的劲力。

    杨基汉的心脏,没有了外来力量的压迫,几个呼吸之后恢复了正常功能,他重新恢复了活力。

    他缓缓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杨廷东和赵茯苓焦急的脸孔。

    “妈,求您别说了,我快受不了了。”

    这是杨基汉醒来之后第一句话。

    赵茯苓虽然不明白,自己羞辱杨木以及章芷慧和曹佳瑶,跟儿子晕倒有什么关系,但此时哪顾得上多想,赶紧答应。

    “好好好,我不说了。”

    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还谈个屁合作,众人不欢而散。

    杨木先让外婆和小姨稍等,再凑到杨廷东的近前,压低了声音说道:

    “杨廷东,今天你有什么感受?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你先毁掉我的母亲,又夺走了我外公的一切,再听凭赵茯苓毁掉我,就凭这些,你根本没有资格拥有现在的一切!我一定要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并跪在我母亲的墓前,一直忏悔到死!”

    虽然声若蚊蚋,可是一个字一个字,全都送入杨廷东的耳中,令杨廷东如置身冰窖,周身全是透骨的冷意。

    他仔细打量着杨木,直觉告诉他,这不是杨木,可又实实在在的是杨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