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破阴煞

时间:2018-04-07作者:沧海有龙

    ,精彩小说免费!

    咔嚓。

    伴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一声炸雷,几乎将所有的人震得脑海一团空白。

    这是杨木用玉牌炼制的防御法器的功能之一,虚空生电,专破各类阴煞之物。

    阴阳相生相克,这是放之宇宙皆准的道理。

    雷电又是宇宙能量当中至刚至阳之物,无论是阴煞之气,还是依靠着阴煞之气存活的鬼头,面对雷电的轰击,绝对是一击即溃。

    滋——

    随着一阵像是烈火烤焦皮肉一般的声响,房内遮蔽得暗无天日的阴煞,一霎时就跟蒸发了一般化作虚无,阳光重新照亮了房间,刚才还被阴煞笼罩,感觉到遍体阴寒的人们,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感觉到自己似乎又活过来了。

    置于阴煞中心的鬼头,则像是离了水的鱼,由一张又一张人脸构成的鬼头,满是恐惧和怨毒的表情,试图缩回到中年人手中的挂坠当中。

    “既然出来了,就别回去了。”

    杨木发出一记虚空生电之后,一摆手中的玉牌,第二道闪电再次亮起,将整个房间包括每一道身影,照耀得黯然失色,并正中鬼头。

    滋——

    又是一阵类似烧烤皮肉一般的声响,可怜这个被蕴养超过五十年的鬼头,出来刷存在感没超过一分钟,被杨木一记虚空生电给炸成了虚无。

    “噗。”

    由于鬼头是中年人亲自炼制并经常用自己的精血喂养,和他的本命相连,类似于另外一个分身,鬼头被灭,等于伤了他另外一条命,身心俱受到重创,一口血喷了出来,委顿在地,自己性命堪忧,更别提以徐清婉为人质,要挟杨木了。

    结束了。

    人们甚至有一种做了一场恶梦的感觉。

    要不是眼前一片狼藉,很多人宁愿相信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恶梦而已。

    静。

    死一般的沉静。

    杨木从容地将手里中的玉牌重新挂在脖子上,不过低头看到自己破碎的衣衫,还有胸前子弹打击出来印痕,一皱眉头。

    乙木青龙体鳞甲护体,那绝对是一等一炼体神功,哪怕是最初级的鳞甲阶段,堪称刀枪不入。

    杨木估计,这种枪械的威力,就算在自己的身上包了一层厚厚的钢甲,恐怕都要被击穿。

    尽管伤不致命,加上木元灵力那变态一般的修复速度,才这么短的时间,伤口只剩下一团浅浅的凹坑,但这也是杨木重生以来,受到的最大伤害。

    哒哒……

    杨木背着双手,身体笔直如枪,即使衣衫破碎,非但没有丝毫的狼狈之感,反而散发出睥睨苍生、横压宇宙一般的强势。

    脚步声距离中年人越来越近。

    这时中年人双眼空洞,浑身的力气似乎全部被抽走了一般,一副生死由命的样子。

    杨木先将徐清婉轻轻地扶到一边,拉开和中年人的距离,然后开口道:

    “你还有何说?”

    这一打破沉默,中年人如梦方醒,一个激灵,麻利地翻身跪在杨木面前,如同捣蒜一般磕头。

    咚。

    咚。

    ……

    实打实的用额头触地,甚至连前额都破皮了,血沿着鼻梁淌下,既狼狈又血腥。

    “大师,在下有眼无珠,看在我们同为玄门的份上,求大师饶在下一命,无论是做牛还是做马,都在所不辞!”

    杨木微微摇了摇头,沉声问道:

    “我并非所谓的玄门人士,不过你助纣为虐,我破你邪术,你服气吗?”

    中年人保持跪姿,仰头看着杨木,惶恐地回答,“我服气!”

    “那我再问你,我今日破你邪术,让你多年的修为毁于一旦,你可曾想过找我报复吗?”

    杨木这句话,险些将中年人吓死。

    他再次像是捣蒜一般磕头,并发出毒誓。

    “大师,弟子不敢,弟子绝不敢,如果弟子心里有半分对大师不敬之处,弟子情愿被大师的雷法轰死!”

    杨木完全可以当场将这位修邪法的中年人击杀,不过刚才中年人亮出佩戴在脖子上的吊坠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东西阴气极重,产于阴煞之地。

    阴煞之地对于普通人来说,往往意味着凶险,对人体阳气损害极大。

    对于杨木这位转世重生的修士来说,这种阴煞之地,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那么报出你的出身和姓名吧。”

    杨木缓缓地说道。

    中年人听了面色一喜,因为他听得出来,杨木的话意味着饶过他的命了。

    “在下姓方,叫方江曹,来自地藏宗,跟随家师入玄门数十年,目前家师已经故去十余年,我们地藏宗还剩下我跟我的几位师兄。”

    方江曹恭恭敬敬向杨木报上自己的姓名还有师门。

    杨木微微颔首。

    刚才交手时,杨木已经看出对方的修为传承,是专门利用地煞阴气增强修为的,也可以称之为阴煞修。

    在青玄大陆,杨木曾经亲手灭过一个阴煞修宗门,因为这个宗门为了炼制一种聚集煞气的法器,竟然荼毒了数百万生灵,收取怨气。

    因此杨木对阴煞修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印象,要不是方江曹还有一些利用价值,杨木肯定不会让他继续活着。

    方江曹的修为,在杨木看来才相当于筑基境,武道者与之相比,哪怕是宗师甚至入镜、化境宗师,遇到类似方江曹这类的玄门人士,一旦被对方抓住机会施展术法,也只能饮恨当场。

    当然了,武道者可以凭借肉搏的速度和力量,在玄门人士使出术法之前,将之击杀。

    这就是为什么方江曹最后一个出场的原因,即使出场,也要以徐清婉为人质,这是为了给施展邪术争取时间。

    到了这一步,杨木可没忘记一个人。

    没错,这场争斗,始作俑者正是李绍基的那位堂弟,李副董。

    他失去了所有底牌,即使杨木破掉阴煞,让会议室重新恢复了阳光明媚,但他的内心却凉意森森,双手死死抓着保镖的衣服,不让他离开半寸。

    杨木转身,不紧不慢地走向李副董。

    嗒。

    嗒。

    ……

    杨木的每一个脚步声,都像是一击重锤,砸在李副董的心上。

    “你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打死你!”

    李副董终于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拔出藏在衣服内的短枪,冲着杨木尖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