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19章 夺丹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无极宗乃沽河流域,占地最大的宗门,没有之一。

    即便是沽河流域名誉上的第一宗门霸元门,也比不过无极宗占地广袤,原因很简单,无极宗的藤原、滕光两兄弟,是有大背景大来头的人,那背景的强悍程度,即便是沽河流域土生土长的地头蛇也都不愿意多惹的存在。

    正是如此,无极宗的划分,才会十分的‘任性’。

    吴迪带着张小虎穿过东门之后,眼前的景象在度变幻。

    原本在外面看去,光秃秃的草丘,穿过这东门后,面貌大变。

    一座座亭台楼阁,从小山丘的山丘底部,一直蔓延到顶部,隐隐间,以上、中两个层次的房屋精致,琼楼玉宇,云雾缥缈,美如仙界,而越靠近山脚的房屋,则越差,到了最后,甚至有茅草房的出现。

    一眼望去,这些房屋的排布,都是如此。

    每一座山丘上,都可看到来来往往,宛如蚂蚁一样密集的无极宗弟子在活动。

    若是一两座山峰是这样,或许还不会那么有视觉冲击力,他入目的几乎所有山丘,都是这样子,一股别样的壮阔之气,直接冲击他的胸膛。

    太任性了。

    以山为基数,构建自己的宗门,这得是要拥有多少座山的宗门,才能构建出这么一个完整庞大的体系啊。

    无极宗的强悍,吴迪再一次认识到了。

    越是这样,就意味着他的复仇,越艰辛。

    张小虎虽然内心是抵触无极宗的,可是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这无极宗内,真是别有一番洞天。

    吴迪暗暗赞叹。

    他若不是知晓这是一个地道的凡人宗门,还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传说中的仙人门派,

    这些在小吴迪的记忆中,是有印象的。

    无极宗是一个宗门,有着很是森严的等级制度,但是维系这一种等级制度的,却是有点像是吴迪所知的古时候的‘血脉制’。

    只要你再宗门中,有一个沾亲带故的熟人,那么,你基本上就不会只是一个寻常的普通弟子了,基本上都可以混上一个执事当当。

    对于很多弟子来说,自己的修为没有提升起来到足够保证自己能够不受欺压时候,执事的权威,足以够这些弟子吃一壶的了。

    而吴迪知晓的是,这些执事的数量,比寻常弟子还要多。

    这就相当于是古时候的官员数量,比普通老百姓的数量还要多,这若是放在以前,绝对是要出乱子的,但是在武极宗这个完全被血脉、关系网所覆盖的腐朽宗门里,这样的特殊现象,反倒是很合理。

    他也从这一点,再一次认识到了无极宗的阴暗一面。

    真是不简单啊。

    吴迪暗暗叹道。

    两人走了一路,迎面走过许多无极宗的弟子,但大都是面色清冷,一脸淡漠,急匆匆的赶往奔往自己的目的,没有一个人在意吴迪与张小虎两人。

    吴迪知道,这是常态。

    修炼者,都是这幅德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时候甚至还恨不得落井下石。

    可谓步步都是为了自己。

    若是换做吴迪,吴迪也是会这样干。

    这是真实的世界,没人会和你大发慈悲,不然死的就是自己。

    张小虎则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起初他还有些好奇,但是经历过一双双白眼后,他也变得‘清冷’起来,一路跟着吴迪,一言不发。

    吴迪也省了解释的口舌。

    约莫一个时辰,吴迪按照小吴迪的记忆,带着张小虎来到了一座山丘前。

    这座山丘,很是特别。

    它并不像是吴迪方才所见到的那些山丘一般,整座山丘,光秃秃的,只有山顶建了一个两层高的阁楼。

    吴迪看去,山顶上阁楼扁上的字,落入他的眼中。

    是用吴迪所不知晓的,类似于小篆变体的一种文字书写的三个龙飞凤舞大字

    “执事堂。”

    到了!

    吴迪领着张小虎上山。

    进入执事堂,吴迪按照程序,给张小虎登记。

    此时执事堂中,有不少人也在登记,看样子都是来投奔无极宗的。

    吴迪内心默默地为这些被无极宗骗进来的人默哀了几秒钟,无极宗绝不是一个值得投靠的地方,更不是一个拜师学艺的地方。【】

    这里就像是一座监狱,被骗了进来的人,再想出去,就难如登天了。

    当然,这是对于那些没有靠山的弟子来说的。

    正堂中,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女子,拿出一本厚厚的写有‘卷宗’二字的书籍,摊在桌子上,手中拿着一杆像是吴迪所见过的毛笔的笔杆子。

    女子头都不抬,偶尔问出几个验证身份的问题,然后一直都是在低头书写。

    漫长的排队等候。

    轮到了张小虎了,那女子依旧头都不抬,用几乎冷淡的话语道。

    “你叫什名字”

    “张小虎”

    女子似乎是有些诧异,抬起头来看了两眼张小虎,“可是弓长张,大小小,老虎虎?”

    张小虎点点头,“正是。”

    女子又低头书写。

    “何地人?”

    张小虎愣了愣,转头看向在另一旁的吴迪。

    吴迪传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张小虎深吸一口气,面色如常道,“我是孤儿,又是散修,四海为家,要硬说有家,就是河东沛县。”

    这是吴迪方才和张小虎说的,为了不惹不必要的麻烦,张小虎的身份需要作假。

    他不再是那个被捉来的张小虎了,而是一个四海为家,靠着自行修炼提升到磨皮境大圆满的散修。

    散修,是吴迪所能想到的,最符合张小虎的身份了。

    它既没有确切的出处,也没有人能查清它具体的出处,这是最符合张小虎的身份了。

    女子再度以诧异的目光看了一眼张小虎,似乎是从张小虎身上感受到了磨皮境独有的气息后,又再次低下头,对于身份这样的东西,她只是负责记录罢了,至于真假,她没有必要去查证,而且自己也犯不着这么干,得过且过,在宗门里是常态。

    记录完毕后,女子抬起头,指了指一旁的柜子。

    “好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无极宗的一员了,欢迎你的加入,这是你的入宗物品,宗内门规森严,你最好不要去触碰……”

    半个时辰后,办完了手续的吴迪与张小虎走出了执事堂。

    “阿虎,你暂且算是安顿下来了,按照你自己的牌子找到你自己的住所吧,我先去我的住所看看再说。”

    到了山脚的时候,吴迪对张小虎道。

    “好。”张小虎干脆答应。

    可正当两人就要分开的时候,几道身影阻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是四个年纪与吴迪相仿的青年。

    其中三个显然就像是打手模样,这三个男子各个都是肌肉高高隆起,粗麻衣衫已经无法完全包裹的住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被撑的鼓囊囊的,服式粗矿简单,更显一股蛮横之气。

    他们都跟在一个瘦小个的身后,此时正用严厉的目光盯着吴迪与张小虎。

    吴迪定睛一看,为首的那个瘦小个他有印象,就是方才他在执事堂中是见过的,不过来的比他们早,所以就先办完了手续。

    瘦小个的打扮倒是斯文许多,却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瘦小个冲吴迪两人笑笑,不过这种笑却让吴迪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哟,新来的?”

    吴迪不知道瘦小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点头,道,“是。”

    他又撒谎了,不过这次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尽可能的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瘦小个饶有兴趣道,“那你们领了丹药了?”

    果然。

    吴迪瞬间明白了瘦小个的意思。

    这是来抢丹药的。

    无极宗每月都会按时给弟子、包括杂役弟子发放辟谷丹还有相应修为的提升丹药一枚,然而无极宗只是包发不包每个人都能吃到。

    能不能吃到,完全就是看自己的本事。

    暗地里抢资源的事情,在无极宗早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吴迪知道这迟早是要来的,但没想到居然是一进门就来了。

    他再看这几人,那与张小虎一同入门的瘦小个,也只是磨皮境中期罢了,连张小虎都不如,而跟在他身后的,却是两个淬肉境中期,甚至还有一个是脆弱境大圆满。

    能让修为比自己高的人做自己的手下,在无极宗只有一种可能。

    他有靠山!

    吴迪现在最不愿意惹的,就是这些有靠山的人,打了一个,惹了一帮,自己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根本是斗不过这些早已在无极宗扎根已久的势力。

    最要命的是,这些势力之间的关系网密集复杂,说不好他就被发觉了回到宗门中了。

    然而,就在吴迪想要矢口否定的时候,张小虎却是向前走出一步,挡在了吴迪的身后,站了出来,虎目一瞪。

    “对啊,阿虎领了丹药,你们要做什么?!”

    他这么一吼,顿时很多路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不过不是那种打抱不平的目光,更多的是怜悯的目光。

    “这家伙是谁啊,新来的?”

    “我看着像,这家伙难道看不出来吗,这瘦小个绝对是有来头的人,这么刚,我看他这次肯定吃亏。”

    “嘘,别说了,看戏看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刚的人了,我就喜欢看到刚的人被掰断的事情。”

    叽叽喳喳的声音在四周环绕,不断有人指指点点。

    吴迪暗道,这次想低调都不行了。

    那瘦小个似乎很是享受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下巴微微扬起,一脸傲色,道,“想要怎样?很简单啊,你把丹药给我,我放你过去,我们相安无事。”

    张小虎撸起来袖子,面色涨红,虎目一瞪,粗声粗气的道。

    “如果不给呢。”

    说着,他已经将自己的磨皮境大圆满修为展露了出来。

    吴迪暗骂,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怎么不长记性啊,还这么刚,是要害死自己啊!

    那小个子闻言,哈哈大笑,笑声充满讥讽,似乎对于张小虎的表现很是讥讽一般。

    然而他的笑声噶然而止,下一刹,破风声响起!

    他身后的两名大汉,已经一左一右的冲向张小虎,狠辣出手。

    而他则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张小虎还有吴迪,道,“那你们只好吃了我的拳头,再把丹药交出来,然后在跪着喊我三声爷爷我错了,我才放你们过去了。

    哦,我忘记了,你们已经没得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