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30章 风波不平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元晶是个好东西!

    “元晶的数量,直接与我的复仇之计挂钩,得要慎重对待才是。”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抠门的人,但是为了日后的大计,元晶是要吝啬的。

    然而现在最让他头疼的是,他的元晶都已经用完了,那还怎么办?

    去偷?去抢?还是去卖身?

    这些荒谬的想法在吴迪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些都是不现实的。

    此番囊中苦涩,让他感觉很不好受,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在上一世的时候,就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现在无缘无故的来到异世界,且不说称王称霸,难道又要做一个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

    吴迪不愿!

    那还能怎么办?

    就在吴迪万分苦恼之时,他怀中的一块东西,很是让他不舒服。

    吴迪此时烦躁万分,正为了元晶而发愁,不耐烦的掏出来一看,一块白玉牌子出现在眼前,正是上次镇心给它的一块修罗场牌子。

    牌子是用上好的白玉制造的,入手温润,正面刻有青面獠牙的厉鬼象,只是现在是白色的罢了,背面则是用刚劲有力的手法镌刻了三个大字。

    修罗场。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细小的点缀,与吴迪在21世纪考古实习的时候,所见的那些玉玩有些类似,精致大气,很是不俗。

    看到牌子,他的双眼都是一亮,烦躁更是一扫而空。

    “对啊!我是不是秀逗了,为什么没有想到修罗场,修罗场连命都可以赌,为什么我不去修罗场逛一圈,找够了元晶,再一鼓作气,晋升也不迟!”

    之前他犹豫,没有直接答应镇心去修罗场,是因为他还有后路可走。

    可现在,他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要想不暴露自己,猫耳丘辛字区是暂时回不去了,宁远丘更别想,要等风波过了,他才能回去。

    然而平息风波这段时间,可长可短,这么一段时间里,若是他没有足够的元晶完成对雷脉血晶的淬炼,那和浪费生命有什么区别。

    这可是攒力量复仇的时候,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吴迪想来想去,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这一次,他是不去都不行了。

    想着当初镇心将玉牌交到自己手中的时候,再到现在,吴迪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算计了,一步一步,落入人家设定好的坑之中。

    虽然不甘,这次也只有跳入人家的坑之中。

    他暗自咬牙,“待我日后修为有成,你们这些阿猫阿狗,都等着被我收拾吧!”

    心中更是有无名怒火翻滚。

    没有人愿意去赌命,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选择这一条路。

    吴迪是被逼上这条路的,这一切的元凶,都是小吴迪的这些个仇家!

    他日修为若有成,自当化作怒火,喷涌而出!

    这笔账,吴迪可都一一记着呢。

    想罢,吴迪便是浅下身形,朝着镇心留给自己的地点,快速移动,一眨眼便离开了此地。

    在吴迪考虑的这一段时间里,辛字区早就炸开了锅。

    许多被惊醒的弟子都跑过来要瞧个究竟,有些则是从窗户伸出头,要看个究竟,有些则是直接走出来,不一而足。

    人终究是喜欢热闹的动物。

    不少人来看热闹的弟子,对这气息并不陌生,那是通脉境或是换血境所独有的,血脉之术的气息。

    有人突破通脉境或是换血境了?

    正当他们不解、疑惑之时,也没人敢上去看,这毕竟有可能是通脉境或者是换血境的高手,远不是自己能匹敌的存在,没有人会愿意冒这个险。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袭来,在场的弟子都是一愣,纷纷抬头去看,这一看不得了,看了的弟子,尤其是男弟子,都石更了。

    来人,是一位身穿暴露服式,面容娇艳的风韵熟女,按照21世纪的话来说,就是御姐。

    人还未到,香风先来,扑面入心,引人遐思。

    这位漂亮的御姐莲步生风,款款而来,仔细一看,她竟然是踏空而行!

    这起码是真元境以上的高手才能有的功夫!

    御姐扭动如水蛇一般不足一握的细腰,蜜桃臀摇动,美腻大长腿一步一步走来,走到雷脉血气息最后消失的地方的位置,才停了下来,从下面的角度去看,正好可以看见丰腴的**,春光乍泄,血脉喷张,美好无限。

    底下的弟子一路盯着御姐的蜜桃臀,大呼,受不了了!

    御姐却似乎无视了这些眼光,她用琼鼻嗅了嗅此地的气息,妩媚的眼眸猛地挑了挑,似乎很是吃惊。

    “咦,这是……血脉之力?不对,好像不完整?难道是不完整的血脉觉醒?”

    就在漂亮御姐吃惊之时,一道粗矿之气轰然传来。

    “哈哈,梅娘皮,这是你家铁爷爷的老二气味,咋样,香不香?要不要来尝尝!”

    再看,不远处的山头上,一道壮硕身影如同狼一般飞速跃来,来人是一位身穿狼皮的壮硕汉子,那狼皮是直接从狼身上扯下来的,然后斩去手脚,做衣袖,穿在了身上,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人形狼走了过来。

    壮汉的身形很是壮硕,饶是狼皮厚,也都被他撑得露出块块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

    在场的人看之,面色皆变。

    此人的气息,太过生猛,就如同一只野兽一样,他们纷纷退散开来,生怕被伤及。

    “哎,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大清早的,烦不烦!”一道人影,也是缓缓的从另外一处地方走来,他走到辛字区的时候,双脚不沾地,地面上的淤泥并不能弄脏他的双鞋,赫然也是御空而行,此人,定也是真元境修为的强者!

    “老四,看来你今日很得闲啊,咋样,有空和我切磋切磋?!”铁狼双脚还没落地,就在半空中朝着地上的青年叫喊道。

    被唤作老四的玄衣青年闻言,笑了笑道,“铁狼老大,威力无边,老弟那里敢和你打?”

    “哈哈!老四真是会开玩笑,多日不见调侃的功力见长啊!”铁狼闻言,大笑一声,似乎很是受用。

    先来到的梅十三显然没心思和这两个臭男人打交道,丢给铁狼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媚眼后,就自顾自的下地寻找起来。

    铁狼被这一个媚眼钩的老二立起,可是有不能对梅十三怎么样,他们两人修为不相伯仲,打起来都吃不了好果子,更别说占便宜了。

    只能看不能玩,真叫铁狼心底里不好受,就像是方才出演调侃的代价,暗骂一句。

    “他娘娘的,真是一只骚包狐狸,蛇蝎心肠,勾死人不偿命那种!”

    两人也是下来寻找,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斗嘴的。

    这几人的到来,让原本想出来看个究竟的人都是散了一半的心思,显然不少人认出了几人。

    “这几人是谁啊?”

    有新来的弟子,躲在窗户后透过缝隙偷看,他显然是不认识这三人,而且在看到梅十三美艳动人的娇躯后,邪火大动,连忙打听。

    “切,看你这几日表现不错,叫声爷爷我就告诉你。”

    另外一位也是来看梅十三芳容的,低声道。

    那新人耐不住内心的好奇,连忙道,“爷爷!”

    “哈哈!好,乖孙子!再叫一声。”

    “爷爷,爷爷,爷爷,你就告诉我吧。”

    “再叫几声。”

    新弟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登时怒了。

    “你……!”

    “我什么我,叫不叫,不叫拉倒!”

    新弟子又气又恼,有没有办法,只好怒哼一句,不再言语。

    另外一人看不过去了,道,“这是女子梅十三,我劝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了,跟在她身边的分别是铁狼和山岗,这三人,是我们杂役区有名的强盗!”

    “杂役区还能有强盗?难道没有执事吗?我记得每一个丘都有一位执事坐镇的啊?还有长老也在的啊!”新弟子闻言,很是吃惊。

    “执事?长老?”那人闻言,笑了笑,似乎很是讥讽,“这几人,就是执事,只不过不是我们东杂役区的罢了,他们是西杂役区的,是西杂役区的霸主七狼之一,长老也是他们的靠山!”

    “这……”新弟子更吃惊了。

    “还有啊,我们东杂役区,也是有霸主的,是双虎……”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一道魁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一道可怕的威压,更是让他们都是一惊,连忙回过头来。

    房子的门早已经被打开了,高猛正站在他们的身后,用一双瞪得似牛玲一样的大眼睛盯着他们,那眼神像是要将几人生吞活剥。

    几人见到高猛,瞳孔都是猛地一缩,似乎是认出了高猛。

    “高……”

    那猛字还没说出口,高猛就是一个一大脚丫子踹去,登时屋子里乒乒乓乓作响,。

    “他娘的,什么时候双虎的名头也是你们这样的垃圾能讨论的,要不要命?!”

    高猛大喝一句,被打的几人鼻青脸肿,血水流淌,浑身难受,但还是连滚带爬的过来求饶。

    “高爷爷饶命,高爷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

    新弟子似乎很是好运,吃了一脚直接晕了过去,躲过了求饶的环节……

    待到高猛走出木屋,一位小弟模样的人迅速朝他走来。

    “查的怎样?那屋子的主人是谁?”高猛擦了擦拳头上的血迹,道。

    “那是一间空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小弟道。

    “空屋子?”高猛低头,他方才被这大动静给吓到了,正吃惊,忽然感觉这动静里,所蕴含的气息,与自己丢失的那个宝贝的很是相似,在想到那毛贼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将这两件事想在了一起。

    “那毛贼偷了劳资的东西,又不知道宝贝的具体用法,瞎乱搞,一不小心触发了宝贝的某种功能,这才有这大动静!”高猛如是想到。

    “只要找到这屋子的主人,就可找到毛贼!”高猛的脑子也不是完全傻的,还是有些推断能力的。

    “你确定是空屋子?”这下子,高猛用近乎逼问的语气问道。

    小地模样的修炼者自然不敢隐瞒,将这短暂时间里搜集的情报,不管是真是假都一股脑告诉了高猛。

    听完,高猛双眼一眯,“这么说来,这屋子在昨天,新搬来了一位新弟子?那弟子人呢?”

    “还在找!”

    “他娘的!大早上就不在屋子里,找什么找,那毛贼就是他!”高猛登时大怒,如同踩到了伤口的猫。

    “快!派人给我搜!不将这毛贼找出来,你们都不好受!”说罢,高猛拂袖而去。

    留下几个小弟在此地寻找。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也是缓缓从空中走来。

    梅十三、铁狼、山岗的路,正好被这道身影给挡住,三人一看来人,面色都是一变。

    “烟心虎……你怎么来了?!”铁狼很是吃惊。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你们几只狼崽子可别忘了,这是我烟心虎的地界,识相点,现在滚,我还可以既往不咎。”

    那到身影冷冷道。

    铁狼几人闻言,面色都是一变,但铁狼很快又恢复正常,笑道,“哈哈,你叫走,我们就要走?你当我们执事是干什么的?别忘了,你也只是一个执事罢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