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53章 胜利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呃……”山岗喉头滚动,发出奇怪的声响。

    声音很低,也很小,几乎没人听得到。

    声音诡谲,如同被人卡住了喉咙。

    他面目狰狞,脸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憋成了奇特的青红之色。

    他艰难的低下头,胸膛凭空多出,两个拳头般大小的洞,与他的庞大肉身相比,这两个洞并不是那么显眼,可却足以致命!

    其中有一拳,正正从背部击穿,打通了他的心脏!

    他此时的低头,也如回光返照一般,只是一刻灵魂残留在身体上时的光景罢了。

    下一秒,他视线如同被蒙上了烟布,漆烟一片,肉身更如失去了细丝操纵的木偶,轰然倒下!

    壮硕如山岗般的肉身,重重的打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一注滚烫腥臭的鲜血才如恢复了时间限制一般,从他心脏处的破洞,迸发而出,足足飞了一丈多高!

    在决斗场的这么一小块地方,竟然是下起了一小片的血雨。

    吴迪距离山岗最近,血雨洒在他的面颊上。

    他的表情依旧冷漠,双目更是锐利如刀,锐利逼人!

    这样的表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他收了架势,直起腰来,转过身去。

    这一刻,仿佛被定格,如同史诗画卷的开篇。

    这是一个少年。

    在他的身后,一具壮硕如山丘一般的尸体,如咸鱼一般躺在那里。

    一张多高的血泉冲天而起,化作一小片的血雨,洒落在少年的身上。

    这位少年,面色平静如水,甚至可以说是面色冷漠,他双眼之中,看不到丝毫的怜悯,只有如深潭一样的古井无波。

    若不是在他脸上,依旧残留着运动而潮红的肤色,甚至没有人会怀疑,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

    一股无形的威压,虽然并非存在,却是确确实实的从这位,修为仅是磨皮境大圆满的少年身上,散发开来。

    压在众人的心头,那分量,比之通脉,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一个刹那,吴迪的面容,他的气息,以及他的种种,如同烙印一般,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吴夜的形象,以及夜修罗的名号,也将会因为这一场超乎其神的对决,而彻底的扬名。

    真可谓是,一战成名!

    不论是吴夜也好,夜修罗也罢,在不知多久的时间里,必定是众人热议的对象之一了。

    此时此刻,吴夜的名号,就如同冒了头的朝阳,闪耀无比!

    徐福,镇风,裁判,以及芸娘,都是面色凝重。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山岗死了。

    那可是一位通脉境的肉身高手!

    即便是镇家,也不敢说自己的手下里,通脉境十分常见。

    吴夜的价值,更是今非昔比。

    这样一个,能够越级杀人的变态修炼者。

    绝对是每一个实力争抢的对象。

    你可以想象一下,他只是磨皮境而已,就已经能够斩杀通脉,那么当他淬肉之时,又将何等恐怖?

    越级杀人,在他们的世界观之中,原本极难达到的事情,却是在此时,在吴迪的身上实现了,若是让他们知道吴迪只是服用了神幻丹改变了气息,不知道他们会做何感受。

    但这终将让吴迪的修为蒙上了一层面纱,让他又多出了一张底牌。

    只可惜。

    在那一刹那,没有人看清楚,施展了奔雷九霄决·奔的吴迪,究竟做了些什么,动作太快,再加上本就是血脉只是,讳莫如深,更加没人能看清,山岗是怎么死的了。

    但,逐鹿赛就是逐鹿赛。

    哪怕是晋级赛也罢,只论结果,不论过程!

    你赢,他败。

    你输,他赢。

    只有这两种结果。

    良久,底下的人都回过神来,再看吴迪之时,双目中少了八分轻视,多了六分敬畏,以及,四分的恐惧!

    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个,能够越级杀人的恐怖存在。

    即便在场的人之中,有像是镇风这样的老狐狸存在,也都会因为吴迪的潜力,而对吴迪持以另外的目光看待。

    若是能拉拢,假以时日,此子绝对是一飞冲天。

    若是不能,也要尽早铲除,与此子对立,即便只给他一点点的时间发育,对于己方势力来说,都等于一颗致命的毒瘤。

    镇风的目光深邃,昏黄的双眼之中露出了思索之色。

    眼下,吴迪是为他们所用,但日后,就不好说了。

    还是先看看吧,实在不行,在强力镇杀!

    在各自心怀鬼胎的时间里,裁判回过神来,一脸凝重过的看着吴迪,宣布了结果。

    “我宣布,此番守擂,擂主,吴夜,胜,直升擂主赛!”

    说罢,久久不听见啰声。

    裁判看去,这才发现,那敲锣的小厮,已经被吓得七魂没了六魄。

    一番教训之后,啰声响彻此地。

    第三区的晋级赛,终于是到此结束了。

    吴迪下了台。

    底下的观众,犹如避瘟神一样躲开,自动的让开一条走道,看他的眼神也多是恐惧的。

    这也难怪,人毕竟是人,对未知的事物,多是报以恐惧的。

    吴迪见状,只觉得似曾相识,“哈哈,我怎么忘了,方才那徐福,也是被如此对待的,看来,我可能也要被当瘟神一段时间了。”

    吴迪无奈一笑,朝着镇风与芸娘的位置走去。

    才走到一半,面前却是一凉。

    人还未到,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却是让人皱眉。

    吴迪看去,在自己的面前,一身刺眼猩红血袍,格外显眼。

    方才距离过远,吴迪为来得及多做细看,现在这么近的距离,此人的形象才彻底的在吴迪的脑中成型。

    这是一位青年,身穿猩红色的长袍,柔顺如用了飘柔的长发自然垂下,他肤色苍白,如同失血过多一样,双唇也都是发烟,面目阴柔,眉宇间透露着一股子阴邪之气,此人才来到吴迪的面前,二话不说,一股无形的威压,朝着吴迪,如潮水一般压来。

    四周的观众都是面色巨变。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一些还未来得及躲闪的,修为又是低下的群中,直接就是被这威压,压出一口老血。

    这徐福,竟然是如此恐怖,光是威压,就足以让人吐血!

    此时此刻,站在吴迪面前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位瘦弱的男子,更像是一只,披着瘦弱外表做伪装的斑斓大老虎!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此人看来,不是来谈笑风生的。

    但,这又何妨?!

    吴迪面色不变,这威压对于他来说,不痛不痒,他如同没有看见徐福,径直走过,没超前行进一步,他能感觉到那不痛不痒的威压就是加剧一份,但,依旧是不痛不痒……

    直到吴迪走到徐福的面前,他的面色,依旧不变。

    步履更是轻松,甚至是带着一些欢快……

    “他娘的,这皮包骨头想干嘛,作死啊,跑过来一声不吭板着脸,我欠你钱吗?”吴迪心中腓腹,面色却依旧装逼高冷。

    “比起装逼,当年吴某自傲校园可是驰骋装逼界,谁于匹敌?!”

    “在我面前装逼,真是装逼装到祖师爷面前了。”

    吴迪心中冷哼几句,当他走到徐福身边,肩并肩的时候,他故意瞥了一眼徐福,那眼神里充满这不屑。

    做完这些,吴迪便不再看他一眼,迈开欢快的脚丫子,朝着芸娘走去了。

    徐福转过身来,看着吴迪有些……欢脱的背影,他面色都是变成了猪肝色。

    那是给气的。

    自打他觉醒血脉以来,从未有人敢给他方才的那种眼神。

    这无异于对他的一种挑衅。

    四周推开的观众,似乎也注意到了吴迪,与这血魔有点不大对劲。

    有些老道之人甚至断言,两人必定有一战!

    第一场赛事,就是如此落下了帷幕。

    没有人会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快速。

    只有第一场的时候,那个擂主有些墨迹。

    第二场与第三场,虽然是在台上的时间不久,但都是展示出了各自的风采。

    一时间,血魔、夜修罗二人的名号,便是在这一战之后,广为流传开来。

    吴迪退敌之法,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要挟无比。

    但这不是吴迪所关心的。

    一眨眼,晋级赛三日之后。

    一间装修虽算不上是豪华,却比之前吴迪所住客房,要奢侈不少的客房之中,一位少年,正盘腿而坐,如同老僧入定。

    在他的身上,披着一件质地不凡的衣衫,衣衫上,隐隐有电弧流淌。

    即便少年的眼睛是闭着的。

    但在他的左眼皮下,依旧是有亮光发出。

    如同被蒙上了布的灯泡,只是,这个光源的形状,却是闪电形的。

    下一刹,他的双眼猛地睁开,嘴中吐出一字,“闪!”

    再下一刹,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这房间之中,而再次出现之时,竟然是在这房间之上的楼顶!

    这几乎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时间而已。

    但,即便如此,少年的脸上却是依旧露出不满之色。

    “经过这几日大量的元晶元力堆积,我的奔雷九霄决·奔字决已经成功突破一重,到达了第二重,但……为何还是如此之慢?”

    他的目光之中,透露出深深的疑惑。

    如他预想之中,突飞猛进的速度,并没有因此而到来。

    这第二重与第一重,虽然有所长进,但相比较于生筋与通脉,那简直就是蚂蚁赛大象,无法比较。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的血脉之术,就是如此之弱?”

    正当他疑惑之时,底下的房间之中,也就是吴迪的房间中,忽然传来了声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