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60章 再次轮空……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稍不留意,便从手指尖流过,让人猝不及防,再回首时,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的光景。

    施展冰属性血脉之术的陈芳芳胜出之后,之后的几场对决赛,就再没了之前的那种迅猛的劲头,开始了漫长的厮打。

    吴迪这才稍稍的安下了一些心思,若是一直都是如此迅速的了解战斗,他还怎么从中窥探这些人的作战方式?又如何从中汲取经验来是自己成长?

    终于,数个时辰的漫长等待之后,最后的几名晋级者也都产生了出来。

    咚咚咚!

    三声鼓声响彻此地,宣判第一大轮的对战告一段落。

    镇烈也很是时候的站了出来。

    只见他从裁判席上,一跃而下,身形停留在半空中,双眼扫视底下。

    他的双眼中充满了威严,让人不敢冒犯。

    “好了,第一大轮擂主赛,老夫宣布,到此结束,请第一大轮胜出者来到擂台之上!”

    刷刷刷!

    起到身影,连同吴迪的身影,也都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吴迪也都面不红心不跳的走上擂台,虽然他这一站纯属躺赢,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自己运气好,能怪谁啊?

    吴迪来到擂台上之后,发现此时能留在擂台上的几人,与自己所估量的几人,相差无几。

    三名修罗血榜之人,毫无疑问的晋级了,虽然最后一位的晋级速度着实是很缓慢,足足用了数个时辰之久。

    剩下的四人,除开自己,徐福,陈芳芳,还有一位外貌与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少年。

    此人吴迪在待战区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不过依旧是不认识。

    此子的战斗方式,吴迪也是大致从方才看出了一些规律。

    “别看此人的年纪不大,对战方式却是十分奇特,借助强悍的防御力以及迅猛的速度,生生的将敌人给耗死,这样的作战方式,还真是独特。”

    “好在此子的战斗力并非很强,若是能突破他的防御,同时能赶上他的速度,此子倒也不成问题。”

    相比较于剩下的5人,吴迪还是比较希望自己的对手是这个少年的。

    “三位修罗榜之人,哦,不对,应该是叫血修罗了,凡是登上修罗榜之人,都是被叫做血修罗,血修罗之上还有修罗王,不过只有十人,对应本次赛事前三甲。

    这三位血修罗都不是好热的家伙,遇到了,难免有一番苦战。

    至于徐福与陈芳芳,这两人都是血脉之术觉醒者,血脉之术觉醒者,是100人中都不一定会出一位,也都不好对付。

    如此说来,若是能对战那少年,倒也不是为一种好的结果。”

    吴迪心中盘算着,踩狗屎运的事情,他是不敢再想象了。

    若是第一次还好说,第二次,难免有暗箱操作之疑。

    “你们七人,是第一大轮的胜出者,恭喜你们胜出了,来,这是第二大轮的顺序排,老规矩,还是会有一人被轮空,就看你们谁运气好了!”

    说罢,真烈还煞有介事的看了一眼吴迪,之后只见他大袖一挥,数道与之前无异的流光从他的手中飞出。

    流光一出他的手,便是分作了七份,与之前无异。

    七人不用再提醒,纷纷出手。

    刷的一声。

    白道子依旧领先,夺得三号牌子。

    接着,徐福紧随其后,夺得2号牌子。

    再之后的顺序,便是三号,一号,二号,一号,以及……零号!

    刷刷刷!

    当零号牌出现的时候,几乎的所有目光都是看向吴迪。

    吴迪低头一看,脑筋有些转不过来了。

    在他手中的,竟然又是零号牌子!

    这……

    难道今天是自己的黄道吉日?

    吴迪不知道啊。

    底下的观众更是蒙圈了片刻。

    哗!

    哗然声四起。

    这家伙的运气,也难免太好一些了吧!

    第一次能抽到零号牌被轮空就算运气,那第二次呢?

    主办方难免有暗箱操作之嫌啊!

    场上除开吴迪,剩下几人看吴迪的目光都是有些不大一样了。

    他们拼死拼活才得打的晋升在吴迪这里,居然直接就得到了通行证。

    人比人,气死人啊!

    镇烈看了一眼吴迪手中的牌子,确认是自己的牌子,并没有做过任何的手脚。

    连他都是有些不相信了,亲自从吴迪的手中拿过牌子,再三确认,没错啊,就是自己的牌子啊!

    这事他可做不了决断了,开场的时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与其你也是实力的一种,原本他是不大相信有人能够连续两次抽到零号牌的,但是吴迪的运气,实在是超出他的预料啊!

    无奈,镇烈只好来到裁判席,与几位在座的裁判商议此事。

    盏茶功夫之后,镇烈好似有了决断,再次走上擂台。

    他想了想,道。

    “你居然能第二次在抽到这零号牌,你的运气实在是……罢了,既然你抽到了,老夫也不为难你,准你晋升便是。

    但,为了避免有人说事,下一场三甲的晋级赛,你可是要连续挑战两人,胜出才可算是三甲之一,这,你可否答应?”

    吴迪想了想,自己连续两次被轮空,难免有些嫌疑,而且还有些不厚道,这样就算是晋升了也不得人心。

    他正色道,“晚辈听从前辈指示!”

    “好,那你先到一旁去等候吧。”

    说罢,镇烈大袖一甩,吴迪又飞上了方寸之地上。

    剩下的6人,面色各异。

    这个姓吴的,运气也太好一些了吧!

    虽然方才镇烈给出了解决的方法,但还是有些难以服众啊,但碍于镇烈长老的面子,底下的观众年工业都不好发难。

    对于吴迪这个磨皮境大圆满的小子,存满了更多的怀疑。

    甚至连之前听信他人,说吴夜可以越级杀人之人,也都对吴迪的实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

    接下来的比赛,在一炷香的休憩之后,才开始。

    吴迪在这段空暇时光之中,打坐起来。

    虽然两次都被轮空,免去了前两轮的晋级之苦,但是这第三轮的晋级,字节可是要对战两位高手啊,光是想想都觉得有些吃力了。

    “若是不能晋级三甲,之前的努力都将会化作泡沫,只有晋级了三甲,才能夺得那丰硕的元晶奖励,我才能以此为资本,一鼓作气,冲上换血境,成就血脉境二境大成,到时候,便是你土豹喋血之时!”

    吴迪心中充满了斗志,眼神之中,更是有隐藏的极深的冰寒。

    他来到这个异世界之中,不知不觉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他在隐忍。

    一个月的时间里,争分夺秒的晋升自己的修为。

    一个多月的时间,在21世纪的时候,吴迪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在这异世界之中,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吴迪可以说是数次死里逃生,这也更让他懂得了在异世界的生存不易。

    而他现在还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生完毕。

    他的肉身,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停下崩溃的脚步。

    他之前已经有一小节小拇指崩溃了,再加上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的小拇指基本上已经废了。

    若是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不出半年,吴迪相信自己的半个肉身便是会瘫痪,到时候,别说报仇了,自己可能连活动都成问题了。

    好在这样的崩溃是无声无息的,也不带任何的感觉,不然吴迪可就要饱受崩溃之苦了。

    这就是吴迪目前的状况,准确的来说,是吴迪在肉身境的时候的状况,至于日后若是有机会晋升到真元境,用元力能否抵制崩溃的势头,那就不得而知了。

    咚咚咚!

    三声鼓声响彻此地,预示着第二大轮的比赛,正式开始了!

    吴迪睁开双眼,底下的三组对战,尽数落入眼中。

    擂台也由之前的七个小擂台,变成了三个打擂台。

    “徐福,对战一位血修罗;陈芳芳对战另外一位血修罗,白道子对战少年……”

    吴迪看了一眼,这样的对战次序,倒是没有多么出乎他的预料。

    “这三人的背景看来也是不小,而且似乎是直奔三甲去的,如此对战下来,若是换作平常,这三人或许稳操胜券,三甲的位置都是被他们所包揽,但是今日却是多了几个变数。”

    吴迪也不再是之前那个什么事都不打明白的都市人了,而是一个懂得顺藤摸瓜,懂得分析状况的人了。

    三位血修罗同时到来,看样子,还似乎有结盟的关系,那么,这里面可能就大有文章了。

    隐隐间,吴迪感觉在这里面,仿佛有一张巨大的网。

    而自己仿佛也深陷其中。

    可是,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自己拿了元晶就跑路,到时候这个世界上再没了吴夜这么一号人,看他们能拿自己怎么样?

    比赛,在裁判席的宣布下,再次开启了!

    三组选手,各自都施展了浑身的解数。

    最精彩的一组,莫过于白道子这一组了。

    “两人都是以速度见长,而少年的攻击力虽然不行,但是防御力却是可怕,有意思,有意思!”

    “哎,那算啥,你看,徐福这匹烟马才是最厉害的,之前的两场就已经看得出他绝非什么等闲之辈,现在你看,他对战起这血修罗来,也是丝毫的不落下风啊!”

    “徐福看来是有望斩榜等名啊!”

    “……”

    吴迪闻言,笑而不语,只是依旧在观看。

    外人看来,吴迪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风轻云淡的坐在那里,若不是那双目不转睛的眼睛,怕是没有人怀疑这家伙就只是一个观众而已。

    “嘿,你说,这夜修罗比起徐福来,谁更厉害?”

    “这可就不好说了。”

    “为什么?”

    “你不知道啊?在这之前,徐福就与吴”夜修罗有过一次摩擦,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

    “只可惜这两人没有打起来啊!不然这两人的高低就可立马的分下来了!”

    视线拉转,到了暗室之中。

    芸娘坐在椅子上,丰腴诱人的身躯慵懒的靠着椅子,漏出淡淡的女子妩媚。

    “风伯,我看,吴公子晋级三甲是没有什么悬念了。”

    “哦?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他连续两次被轮空啊,我都怀疑是不是烈叔放水了。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你镇烈叔的秉性,我是很清楚的,他就是那一种一丝不苟的糟老头子,对我他都没有什么情面可以讲,又怎么会对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娃娃放水呢?”

    “说的也是……”

    “且行且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