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61章 横生枝节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第二大轮的比赛,相比较于第一大轮,用的时间长了许多。

    吴迪端坐在方寸台上,玄色的衣衫紧贴着他的胸膛,他呼吸均匀,双唇微微抿起,双目紧紧的盯着底下的几组人,仿佛他此时此刻并非置身在擂台之上的参赛者一般,而是一位观战者一般,他的表情也都是平静如水的。

    “徐福擅长血液奇功,能引起敌人血液的异样,具体详情不知,果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陈芳芳的血脉之术乃是极寒,虽并并无任何外在表象,但凡触及她体表者,稍有不慎便会化作活生生的冰雕,也不容小觑。”

    “少年的功法甚是奇特,居然能与白道子交战数个回合而不落下风。”

    “至于白道子……此人功力太过深厚,速度极快,凭我之力竟然难以捕捉他的身形,而且他擅长施展强悍掌法,此人……绝对是这三人之中最棘手的一个……”

    吴迪一边看着,心中一边总结。

    三组人中,四人的表现各异,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饶是对战者皆是血修罗,也不曾见他们能在这三人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第二轮,看来需要消耗一些时间才能完成了。”

    “罢了罢了,我也得认真起来才是了,这毕竟是要命的比赛。”

    ……

    “小子,我看你还往哪里走!”

    白道子面色森寒,冷冷出声,身形如同泡沫一般,瞬息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个刹那,一张蕴含强悍气息的手掌,忽然从少年的身后探出。

    少年早已注意到,可是,那一掌太快太急,少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躲闪,如此危急情况下,少年面色一沉,一块玉简被他祭出。

    一层带着强悍防御力气息的丈大光膜,出现在他的身边,竟然是在这电光火时间完成了凝结!

    “同样的招式对白某可没有作用!”

    白道子似乎早知晓少年回事如此一般,冷哼一句,原本打出的一掌居然一个曲肘便是收了起来,转而另外一只手掌,从怀中迅速掏出一块玉简,只不过是烟色的。

    远远的,只见一道乌芒掠过,直接打在光膜之上。

    烟色的玉简如同是光膜的克星,光膜如同受到了腐蚀,竟然是肉眼可见的化开来,被腐蚀的地方,更是在短短一秒时间里,露出一个一掌大小的洞!

    与此同时,白道子早已蓄力已久的一掌,如同找到了宣泄口的洪水,轰然杀来!

    嘭!

    一掌,正中猝不及防的少年后背,少年一口鲜血当即吐了出来。

    身子更是如同切断了线的木偶,轰然倒地。

    “能逼我用出元器的人,你还是头一个!”白道子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少年,冷冷出声,说罢,也不去管少年是生还是死,转身离开了此地。

    “第一位晋升者,白道子!”

    镇烈苍老的宣判声,响彻此地。

    与此同时,徐福的战场,与他对战的,赫然是一位血修罗,只不过比起这徒有血字名的修罗,徐福的外表,更让别人相信,他才是真正的血修罗。

    “妈的,小子你找死!”

    那位于徐福对战的血修罗显然是被徐福的难缠给惹怒了,大吼一声,全身通脉境的气息迸发开来,隐隐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个气场。

    那是通脉境独有的气场,凡是开了气场的通脉境强者,战力都将成倍的飙升,但这也意味着,对手的战斗力,逼得他不得不施展出这一招。

    徐福面色依旧平静,仿佛此人的气场丝毫不能影响他一样。

    他转过头,看向吴迪,与此同时,吴迪正在观看陈芳芳的对战,并未注意徐福这一边。

    徐福双目一寒,感觉备受到了轻视。

    他原本冰冷的脸,瞬间就憋成了猪肝色。

    那是给吴迪气的!

    “吴夜,夜修罗!你就运气好点罢了,那一眼之仇,我徐福,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还给你!”

    吴迪哪里知道,徐福早已经从那一眼开始,就已经惦记着他了……

    嘭!

    拳风震荡,一拳朝着徐福的面门砸来。

    徐福没来得及躲闪,正中一拳,可他骨头如同软糖一般,被一拳打的窝了进去,当血修罗将手抽出来之时,竟然又恢复成原来的形状!

    咔嚓!

    血修罗还未来得及将手抽出,徐福的双手已经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的十指,更是化作了十根水蛭,血修罗原本壮硕的身躯在肉眼可见的干瘪!

    这一瞬间只是电光火时间,当观众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徐福面前的,只剩下一句皮包骨的干尸了……

    徐福舔了舔嘴唇,看了眼吴迪,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

    “希望,你的鲜血,不会令我失望啊!”

    这位血修罗的死,宣判了徐福的成功晋级。

    经过大半日的对战,此时,只剩下最后一组对决了。

    不过,看样子,也偶读接近了尾声。

    陈芳芳与那一位血修罗,都是满脸疲惫。

    陈芳芳虽然是女子,可她的强悍冰术,绝对是一般人不能匹敌的,那位血修罗也是深深的体验到了这一点,在他的身上,多出肌肉被冻伤,甚至有一些已经是坏死了,根本无法再施展力量。

    此时此刻,两人都是油尽灯枯,就看谁能撑到最后的时候了!

    “对不起了,虽然你很强,但是,三甲,我一定要进去!”

    陈芳芳俊俏的脸上写满了坚毅,旋即,她艰难的支撑起身体,伴随着她站起来的,还有……漫天的雪……

    冰寒笼罩了此地。

    观众纷纷抬头看天,当他们看到那一小团经营无暇的云团,以及那不断飘落的絮状物时,他们面色都是愕然。

    “下雪了?”

    底下的观众有些愕然。

    此女竟然还能有召唤雪的奇功?!

    只不过,这雪的范围,着实有些小,只是在陈芳芳的身体一张开外开始下,就仿佛是天地单独为了她而下的雪一样。

    “这小娘皮,真是难搞啊!”

    雪飘落在陈芳芳的身体上,还未来得及触及陈芳芳的肌肤,他的肌肤就已经开始变色,那是被冻伤所独有的颜色,这个雪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不单只对敌人有杀伤力,对自己也是有杀伤力的。

    吴迪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

    哗啦啦!

    雪下了数秒左右,便是骤然停顿!

    陈芳芳俏脸惨白如金纸,用面无血色来形容最为恰当,即便如此她依旧是双手抬起,迅速的比划出一个极其古怪的手印,朝着那名血修罗就是一指指去!

    哗啦啦!

    呼呼!

    风声,水流声,伴随着雪的骤然停顿,尽然是在半空中变为了一枚枚拇指粗细的冰柱,远远看去,密密麻麻的围绕在陈芳芳的四周,显得霸气十足。

    而这些冰柱,更是在陈芳芳的一指之下,轰然朝着血修罗杀去。

    即便相隔很远,寒气依然逼人!

    那位血修罗早已是油尽灯枯,本想着耗死陈芳芳,那里想到陈芳芳还有这么一手。

    而他身上多处流血,那些冰柱还未杀来,森寒已经将他伤口处的血液凝固,一路蔓延至他的血脉之中,他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

    在他慌乱之中,冰柱杀来!

    噗呲!

    一根根冰柱如同死亡的镰刀,刺进了他的胸膛与喉咙,他滚烫的鲜血还未来得及流出,便是伴随着蔓延他全身的冰蓝色,化作了冰块。

    人死,如冰。

    连惨叫声都还未来得及发出……

    陈芳芳看着他毙命,自己也是受伤严重,双眼一翻,也是昏死了过去。

    此战以血修罗的身死,而宣判了陈芳芳的胜利。

    “好了,此战,由陈芳芳获胜,但考虑到还有一人未参加比赛,所以,而陈芳芳又受伤严重,经过裁判席讨论决定,第三大轮的比赛,将在一日后在此地举行!”

    镇烈站在台上,宣布完此事,正欲去,一道声音却是忽然出现。

    “慢着!我看,此事不妥!”

    一位麻衣老者,伴随着苍老的声音而来,与之同来的,还有三位中年人以及一位少年。

    来人都是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镇烈抬头看去,一看来人,面色一沉。

    他冷冷道,“怎么,你们高家,有什么意见吗?”

    “高武德,你说话注意一下场合,此地乃是我镇家的修罗对决场,容不得你捣乱!”

    裁判席上也有老者出声。

    被唤作高武德的老者并不在意,而是看着吴迪,冷哼道。

    “哼!怎么,你们镇家做事不干净,难道还容不得别人说不成?”

    镇烈,“哼!你个老匹夫,说话嘴巴放干净点,什么做事不干净?我们镇家做事光明磊落,容不得你这老匹夫污蔑!”

    高武德,“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没点底吗?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少年,正是你么你镇家此次的押注者吗?!”

    镇烈,“你……”

    高武德,“我什么我?!是不是真的,找你底下的小辈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找就找!”

    镇烈的面色很难看,他原本是不知道吴迪是自己家族的押注者的,但是经过芸娘的确认之后,他的面色难看无比。

    之前吴迪不是自己镇家的押注者的话,纵使他一路轮空到逐鹿赛,观众都不会多说些什么,毕竟与他们镇家没有设么关联。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吴迪这小子居然是自己家族的押注者。

    自己暗箱操作的嫌疑,看来是无法洗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