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63章 唇枪舌战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来人,是一个青年。

    年纪约莫在二八左右。

    他的外表与他的名字并不相称。

    高丘,顾名思义,乃是高大的山丘,而他却并非给人一种鲁莽高大的感觉。

    相反,他长得甚是俊朗,且说是剑眉星目,身材修长匀称,贴身的玄色长衫穿在他的身上,给人一种甚是俊逸的感觉。

    再加上他那一身不俗的修为,让他的原本就甚是不俗的气质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他应了高武德的话,缅甸微笑,缓步走上前来。

    高丘并非是真元境的修为,所以,他并不能够踏空而行,即便如此,他缓步的走在平地上的时候,也都给人一种十分飘逸的感觉。

    不少少女都拜倒在他的俊逸的外表之下。

    可吴迪心中很是清楚,越是这样风轻云淡之人,便越有可能化身为一招致命的绝命毒蛇。

    高丘缓缓走到吴迪的面前,眼皮微微的下垂,伸出脑袋,在吴迪跟前嗅了嗅,像是要从吴迪的身上探测出什么一样。

    吴迪看的见他的鼻翼动了两下,就像是狗在嗅气味一样。

    可是吴迪很清楚,他并非是在嗅气味,而是在嗅自己的修为。

    一个人的修为,可以通过气息来察觉。

    这是一种很是粗糙的探测方式,在现在已经并不流行了。

    很可惜的是,吴迪的修为在神幻丹的作用下已经被完美的掩藏了,所以这样粗糙的验证方法是根本验证不出来吴迪的修为的。

    至于高丘的探测,自然也是无果而终。

    高丘却并不气馁,似乎早就猜测道是这样子一样,“小兄弟,我们且来过几招吧,你且放心,我只会施展出五成的功力,也就是相当于是生筋境初期的修为,这样的修为水平恰好是擂台赛的水准,好了,我在那边的擂台等你,你若是想好了,便去那边的擂台来找我吧。”

    说罢,高丘缓步的朝着一处对决场走去。

    吴迪看着他的背影,狠狠的在心中啐了一口,“妈的,见过能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能装逼的!”

    “不就是打一架吗,最多也就是施展出通脉境的修为罢了,我敢打赌这个家伙绝对不敢施展出全力,不然,他的颜面都会扫地,顶多他会施展出通脉境后期的修为。

    如此说来,通脉境后期,我尚且还有一战之力。

    相反,我却是可以施展出全力,但是他却无法从中定夺我的具体修为。

    我在暗,他在明,这就是我的最大优势!”

    “既然如此,此战,有何好怕的,即便打不过,我也没有丢了面子,而且靠着奔字决,逃跑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到时候逃开了那致命的招数,镇家一定会保我!”

    心中做下决断,吴迪眼底流过一抹五人察觉的精芒。

    高武德一脸运筹帷幄的样子,似乎吴迪的全部算盘都被他算尽了。

    在他的脸上,仿佛写着一句话,“此子,若是情报准确,他的修为顶多也就只是通脉境中期罢了,派丘儿去对付他,游刃有余,此子,不足为虑……”

    “夜兄弟,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镇烈见吴迪一直不出声,以为吴迪是被吓傻了,开声问道。

    他倒不怕吴迪不接战,吴迪不接战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对方的修为就摆在那里,知难而退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高武德,“哼,有什么好想的,我看这小子就是怕了,看到实力不济的,就跑过去装腔作势,碰到了修为强悍的,就被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哈哈。

    要是我,我现在立马投降,道歉下跪还来得及,总比搭上自己的性命要强!”

    吴迪淡淡的看了高武德一眼。

    他与这高武德可以说是无冤无仇,自己只是替镇家打擂台赛罢了,就落得此人的讥唇相讽,此人的心眼可见一斑。

    此人的品行,更是由此可见。

    如此品行之人居然还能担任高家族内的要职,看来高家的家风也确实不怎么样。

    这就叫做以小见大,吴迪表面依旧不漏声色,他现在还没有打与高家彻底翻脸撕破面皮的时候。

    高武德,“依我看啊……”

    吴迪,“高武德长老你怎么知道晚辈不敢接战了?难道,长老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被人压迫过上擂台对决?不然你怎么会如此了解晚辈此时的心情?”

    “老夫没有!”

    “老什么夫?在诸位大能面前,你这么一个宵小之辈敢自称老夫?

    还没有?高长老,我方才只是在发呆而已,你和镇烈长老的对话不是我们小辈能插嘴的,所以我就在发呆了,我就发了那么小会儿的呆,你就这么着急干嘛?难不成你的大限将至了?”

    “你你你……老……我……哇呀呀!气煞老夫!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子!”

    高武德硬是被吴迪的这么一句话气堵住了咽喉,气的是肝胆皆炸。

    更让他气中无奈的是,吴迪的话中是不带一个脏字,却偏偏将他骂的是狗血淋头,而且顺路还带上了几位连他都是不敢得罪的大能,让他是空有一腔怒火,却抓不住吴迪的一丝把柄,正宗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到头来,他怒极反笑,只从嘴里憋出了一句话,“好好好!好生厉害的小辈,那你且说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吴迪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转身朝镇烈以及在裁判席上端坐的几位老者恭敬一拜。

    “晚辈吴夜,见过镇家诸位前辈。

    晚辈乃是镇家这一次的派出者,自认实力低下,所以在未取得成绩之前,还尚不敢将自己的身份告知诸位前辈,所以给诸位前辈带来了麻烦,还请诸位前辈见谅!”

    小吴迪的肉身,此时还只是少年阶段,也就是俗称的变声期,所以他的嗓音中,带有一丝沙哑,也带有一丝稚嫩。

    饶是如此,他的话语也是落地有声,铿锵有力,语法得体,让人不能从中查出一丝的不足之处,再加上他那真挚的表情,更让人信服。

    镇烈以及对裁判席上的几位老怪闻言,对吴迪的话他们是惊讶、惊讶之中又带有一丝的好奇。

    能将素以毒舌见长的高武德七成这个样子。

    此子,人才啊!!

    若不是此时的地点不大合适,或许他们早已会下来与此子交谈起来,甚至会抛出交好的橄榄枝。

    镇烈虽然心中对吴迪是喜爱有加,但是他蔓榕依旧是冷漠的,而且他也是有意要试探一下这个吴夜的具体深浅,于是,他装出面色凝重的样子,道,“好了,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你未及时上报之过,待本次比赛之后我们再找你算账,现在,你可以给老夫以及台上诸位一个答复了,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接受本次的比赛?”

    吴迪抬起投来,双目如同火炬一般炯炯有光,他点了点头,“与此人一战,又何妨?”

    哗!

    底下的观众方才全称观看吴迪影帝级别的表演,才对吴迪的有情有义,拿捏得当有了一丝的好感,可是吴迪现在此话一出,让吴迪在他们心中过的这点好的印象彻底的崩溃了。

    不知死活、自大……一系列的贬义词瞬间就被安插在了吴迪的头上。

    “哎,此人虽然修为底下,但是方才的变现来看,此人的秉性不坏,日后若是注意一下自己的信誉,或许或是一位绿林好汉,可是现在看来,此人怕是要命陨当场了!”

    “哼,自作孽不可活,此子若是知难而退,我们倒也不会追究他什么,秉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道理,或许我们还会对他宽宏处理,但是此子居然不知死活的要与一位通脉境巅峰的高手对决,还是不能投降的生死对决,此子真是活该陨落!”

    “要我说,我们只是观战者,就在一旁老实本分的做一个看客罢了,不要如此在意他们的对错!”

    “有道理……仁兄果然深明大义!”

    “……”

    底下叽叽喳喳,吴迪的面色依旧是平静的,仿佛四周的一切都不能让他面色改变一样。

    他也不等镇烈的回答,自行便是朝着高丘所在了擂台走去。

    每当他走出一步,一股无形的气势,便是从他瘦弱的身体之中释放而出。

    数十步之后,俨然在他的身体周遭,形成了一股无形的气场!

    通脉境,会有气场加持战斗力,达到战斗力暴涨的增幅。

    但,还有一种人,也会有气场!

    那边是主宰者!

    亦或者说,是掌舵者。

    但凡掌舵者,久居高位后,都会有一种平常人所没有的气质,那就是霸气!

    也就是王霸之气!

    吴迪的王霸之气,并非是长久的掌舵而产生的,而是,与生俱来的!

    生来,便是要做掌舵者!

    可是,这样的气质,此时此刻,在吴迪的身上还没有太多的体现,缺少太多的成分,连最基础的岁月淘洗都是没有。

    他此时,正如一块新出于天地的璞玉,缺少金与火的洗礼,岁月的打磨。

    但,只要让他一直生存下去,假以时日,这块璞玉再现天地之时,便是一块旷世神玉的现身之时!

    那时起,风起云涌,主宰沉浮,逐鹿天地,纵使天地都不能把它桎梏!

    而现在的与高丘一战,正是这块璞玉所需要的东西!

    生与死的考验,是最快的提升方法!

    吴迪走到对决台下,头上却是传来高丘淡漠的声音。

    “小兄弟,你要想清楚哦,或许你的一声,只有这一次的上台机会了。”

    吴迪闻言,嘴角弯起一丝的弧度,他也是不咸不淡的道,“此话,原话奉还!另外,再加上一句,你的人头值不值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