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69章 日后?(二更求订阅!)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吴迪面色大变,骨子里的迂腐劲儿又出来了,他连忙推辞。

    “这样……不大好吧。”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吴迪心中有些无奈,看着小妞的架势,是吃定自己了,若是换作平常,这么一个大美妞送上门来,在允许的条件下,傻子才不要,可是吴迪现在是有复仇大计在身,出师未捷,就娶了老婆,无异于带着负重去逃命,找死的事儿。

    强娶的事情吴迪在新闻里面没少看,可是强嫁的事情吴迪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吴迪想了想,他不想害芸娘守寡,也不想拒绝芸娘的好意,正是苦恼之时。

    “好了,芸儿穿好衣服了,你可以睁开双眼了。”

    闻言,吴迪悄咪咪的睁开一条眼缝,看见玉娘真的是穿好了衣裳,这才睁开双眼,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

    “相公,你在叹什么气啊?”芸娘坐到吴迪身边,方才借着酒劲,她主动出击吴迪,那样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拘谨的了。

    吴迪虽然有些不适,可是还是默许了芸娘坐在自己的身边。

    马德,难道种马的生涯就要从此开始了吗,吴迪隐隐感觉自己的肾有些疼。

    吴迪低头,芸娘也在看他,美眸亮晶晶的,里面写满了爱慕与崇敬,如此矛盾的敢情同时出现在一双眼睛里,吴迪感觉有些怪异。

    而芸娘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俏脸依旧红彤彤的,平添一丝妩媚气息,她外表的年纪比吴迪是大上几岁,看起来是成熟妩媚,可是实际年龄是和吴迪同龄的。

    这是吴迪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看这丫头娇艳动人的模样,而且似乎还很崇拜自己?

    吴迪才平静下来的心有不禁加速了几分。

    乖乖啊,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虽然我并非英雄,可芸娘确实是一个美人。

    看样子是酒精的作用下去了,我的个乖乖啊,吴迪心中暗骂,刚才差点没有吓死他,不过确实很刺激。

    差点就把这个小妞吃了,好险,要是方才没把持住自己……

    哎,这小妞也真是的,明明这么漂亮,要找什么样的男票没有?偏偏就赖着我干嘛?难道他发现了我平凡外表下不一般的灵魂?

    嗯……这个可能性也不大,吴迪心里疯狂yy ,要把刚才差点得手的失落感都补回来。

    “你在想些什么啊?方便和我说说嘛?”

    芸娘与吴迪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之后,性情可以说是大变。

    从最开始的冷淡高雅,变成了现在的小鸟依人,若不是吴迪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这居然会是一个人。

    “没什么,只是好奇高某究竟做了何事,值得芸……芸儿你如此回报。”

    “就这事啊?”芸娘咯咯一笑,笑声如银铃铛,清脆动人,“好吧,看夜哥这么诚心,我就告诉你吧,自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吸引了,报恩之类的,只是借口而已啦。”

    吴迪,“……”

    芸娘,就是这么一个人,吴迪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她的鲜活。

    “哼,想什么呢,在胡思乱想小心芸儿把你吃了!”芸娘张牙舞爪恐吓道,十足一个小孩子。

    吴迪有些无奈,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便宜媳妇呢。

    又是一番女有情男无意的调情之后,芸娘脸上的潮红也是褪尽了,酒精看来也是散的七七八八了,吴迪真的很好奇是不是酒里下了什么药,吴迪也没敢在打趣,玩意这丫头酒精又上来了,自己可真的就要犯错误了。

    芸娘见吴迪一脸拘谨的模样,与在场上的冰冷霸气完全相反,她心里感觉这样拘谨,有些腼腆的吴迪,才是真正的吴迪,“或许,你可以戴上面具,但是你的气息,芸儿会一直记在心里的,直到永远!”

    芸娘心中默念,心中的意念如同亘古的一瞬,不论多少年后,都一直留存在这颗鲜活的心中。

    或许,某一年,有一位老妪闭目之前,脑海之中所浮现的,也是一生之中最难以忘记的画面,就是这一幅了吧。

    兴许是芸娘的酒劲已经完全过去了,又或者是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她再度披上了那副成熟妩媚的外表,“逐鹿赛的规则,芸儿都记录在玉简之中,公子可自行,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凭着上次芸儿给你的牌子,直接……直接到芸儿的房间找芸儿,芸儿若是无事一般都会在房中。”

    说到这里,芸娘的脸不自觉的又红了。

    吴迪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芸娘竟然把她房门的钥匙都直接给他了,这不就是意味着,他可以随时随地,想去找她都可以吗?

    注意,是随时随刻,想去就去,这可是一位女子的闺房,有如此特权的,恐怕也只有这位女子的丈夫亦或者是钟情之人才有这个专利吧。

    这不就是变相的勾引了吗。

    吴迪吞了吞口水,暗暗下决心,凭着他的素养,这规则他一定要看懂。

    交代完了事情,芸娘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吴迪尴尬的坐在芸娘的身边,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极其的被动,对付一个钟情与自己的女子,远比对付一个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修炼者,还要棘手。

    芸娘似乎看出了吴迪的尴尬,咯咯娇笑道,“吴公子,芸儿有这么可怕么?”

    “没……只是有些不习惯。”

    “日后你就会习惯的了。”芸娘道。

    日后?好吧吴迪想歪了。

    ……

    好说歹说,吴迪终于是说服了芸娘,让她暂且回到自己的闺房等待他的答复,锁上门后,吴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乖乖啊,刺激归刺激,香艳归香艳,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丫头的身份很不简单,应该是镇家嫡系的族人,自己一个泥腿子出身的人,要什么没什么就随意的把大家闺秀给睡了,光是想想那后果就觉得有些可怕。

    在异界,宁愿是惹怒一位修为高出自己许多的高手,也不要惹怒一位拥有不俗背景的人。

    但是,在吴迪这里,这样的规矩是行不通的,他不愿收了芸娘,完全就只是因为自己的复仇计划还未完成,所以才不收的。

    长须一口气,吴迪决定暂时将这件事情忘记,待到比赛结束后,世界上就再没吴夜这个人,芸娘要找自己也是不大可能了。

    不知怎么的,吴迪忽然感觉心中有些惆怅。

    “罢了,想这么多干嘛,我还是先提升战力才是,第一我并不强求,也没有必要强求,升到逐鹿赛的位置,我所需要的元晶就已经是够了。再多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只是作息要做全套,日后我若是还需要元晶,还可再以这个身份回来,省去很多麻烦。”

    想到这里,吴迪拿出了芸娘留给自己的玉简。

    这是一块与之前差不多的玉简,四四方方,上面雕刻有一些奇特的纹路。

    玉简上还残留着运年温润的体温,以及淡淡的芬芳。

    想来那件外套是没有口袋的,如此说来,这块玉简应该玉娘的贴身之物。

    想到此处,吴迪脑海之中不禁又浮现出方才与芸娘不清不楚的画面。

    他连忙甩了甩头,“我这是在想什么,大仇未报,还不是考虑此事之时!”

    想罢,他便是开始仔细的玉简中的规则。

    不得不说的是,逐鹿赛与之前的三场比赛,相差甚远。

    “之前的三场比赛,都是武斗,以武力论英雄,谁的拳头硬,谁的法术强,谁的命大,谁的诡计多,谁就有可能获胜,但到头来,也只是一个莽汉,虽然术法也分文武,可是在对决的过程之中却并不能过多的体现。

    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也只是最为直观的激烈打斗场面。

    逐鹿赛,名字虽是杀气盎然,可实际上,却是一场没有打斗的厮杀。

    因为,这是一场文斗!”

    文斗,顾名思义,是文人、文章、书法等等,总之就不是对决这样的大都比试,在21世纪的时候文斗也是最常见的,比如高考啊,会考啊之类的,也是让人所熟知。

    然而,这里是异世界,异世界里没有什么高考之类的,比拼的也不是什么分数,而是一种感悟,一种在九死一生修炼之后,所产生的迥异不同的感悟。

    感悟,有强有弱,有优有劣,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吴迪虽然修为达到了通脉境,可是他的感悟却是没有多少。

    他绝大部分的修炼过程,都是借助石片中所兑换出来的丹药,升级的速度和开挂没什么区别,要想有感悟是不大可能的了。

    所以,这场比试吴迪还未参加便是大致可以猜到,自己估计是第三。

    三个人的比赛自己落得个第三,也就是倒数第一,其实并不是不光彩,毕竟他所展示出来的修为也只是磨皮境大圆满而已。

    “罢了,既然意外晋级了,也是出乎意料之事,那就权当走个过场吧。”

    吴迪心中想了想,便是有了决断。

    时光飞逝。

    眨眼,逐鹿赛,就是到了开启之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