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73章 悟战(上)(求订阅!)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燕无名朗朗一笑,很是和煦,话语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明眼人都能看出,吴夜是惹怒此人了。

    且不说此战能不能赢,吴夜日后的路,怕是不大好走了。

    不少人并不知晓燕无名的身份,只觉得吴迪是惹怒了一个大佬而已。

    可,镇家之人都是知道的。

    吴迪竟然为了他们一个正在走向衰败的家族,而去得罪这么一个大势力,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找死的行为啊。

    芸娘看着吴迪的身影,眼中流露出温柔。

    不管吴迪是不是因为她才做出这么一个决定,这对于镇家来说,是一次大恩,,对她来说,更是一次大恩。

    她默默的攥紧衣角,芳心早已许给了吴迪。

    镇家三子也是惊异不定的看着吴迪,他们见过太多见风倒戈的墙头草了,在燕无名的压迫下,镇家嫡系的人都有可能做出叛变之举,吴迪区区一个外人,居然为了镇家而与燕无名对抗?

    他们获得岁月太久了,心智早已如妖,但依旧是看不透吴迪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可不论好药坏药,吴迪现在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就凭他敢再如此威压下还已然选择镇家,镇家便是欠吴迪一个人情!

    他们赞赏的看着吴迪。

    镇心则是双目一冷。

    看来,吴迪并非是怯懦不堪的,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好了,此话到此结束,还是快些开始吧。”

    裁判席上,除了镇家三子外,还有燕无名,以及高武德。

    赫然是修罗场的三大持权者!

    高武德冷冷的扫了一眼吴迪,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吴迪看都不看他,径直的走向徐福与白道子那边。

    徐福与白道子早在吴迪之前就已经来到了对决场。

    白道子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了,他便是高家这一次派来夺冠之人,更是在修罗血榜上,有着不俗声望的白衣血修罗。

    “白衣血修罗,排行八十九,虽然位置靠后,可是他的战力比之排行六十一的憾山拳曾猛相差不相上下,传言他留在这个位置,只是为了等候一朝突破六十而已。”

    “不会吧,前六十的可都是些妖孽级别的存在啊,白道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都说了是传闻,传闻又有谁只知道是真是假啊……”

    “都说这逐鹿赛的文斗,是感悟的事儿,谁感悟够深,谁就是强者,真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你能懂你还会坐在这里?不聊这个了,传闻文斗是很精彩的,若是你能从他们的感悟中获得灵感,兴许对你的突破有帮助啊。”

    “难怪逐鹿赛的门票卖得这么贵,居然一百元晶一张……”

    底下叽叽喳喳声音传入吴迪耳中,吴迪这才知道了白道子的具体地位与排名。

    “排行八十九,却是有着堪比六十一战力的……白道子么,有些意思,若是我斩杀了他,那我是否也可晋升修罗榜?”

    至于逐鹿赛的比赛规则,他早就知晓了,要想夺冠,就必须在感悟上作出惊人之处。

    他低声喃喃道,不知不觉间,吴迪已经来到了徐福的跟前。

    “……要说最厉害的还是徐福,你还记得上次的那个被徐福斩杀的血修罗吗?他排行是九十一,这徐福也是一个狠角色,本来自身的身价易境无限接近登榜线了,斩杀了那血修罗之后,直接就蹦到了八十三……”

    “八十三?那不是比白道子还厉害?”

    吴迪又恰好的听到了这么一出谈论,他也知晓了徐福此时的身价。

    果然,这两个家伙都是大有来头啊!

    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

    吴迪来到了第三张,也是对决场上唯一剩下的一张桌子前,这张桌子便是为了他们而准备的。

    至于逐鹿赛的规则,早在之前的时候,吴迪就已经从芸娘给他的玉简中了解了个大概,此时在桌面上,只有一封未开封的信。

    吴迪大概猜出是要干嘛了,有点像是高中的时候写的命题作文,给出命题写作文,只是这一次不用笔来写,而是用嘴来说罢了。

    “规则想必三位都已经了解了,你们的桌前各自有一封未开封的信,根据你们看到的,说出你们的感悟,根据感悟的深浅程度,决断出此次比赛的前三名。”

    “时间是……三炷香!”

    说着,远处早已准备好的香炉上,一根燃香被点燃了,同时,三声沉闷的鼓声响彻此地,宣布本次比赛的开始。

    吴迪徐福还有白道子都是拿起手中的信,嘶啦一声,信被撕开了,一张白纸掉了出来。

    吴迪手上的,也是一张白纸,打开之后才发现纸上写着一个‘战’字。

    “战?”吴迪一脸懵逼,居然有这样的题目?

    同样的,在徐福、白道子手中的,也各是一个字,但却不是战字。

    “好了,比赛开始,你们有三炷香的时间思考,到了时间,逐一上来阐述你们的理解,裁判会根据你们的理解程度给出相应的名次。”

    果然……

    这就是逐鹿赛的文斗。

    虽然没有任何的打斗,但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什么战斗,都是有形的,都会以肉体间的碰撞,人与人之间的生杀而呈现的,绝大多数的竞争都是无形的,无形的厮杀,更为致命与无声。

    “战?!这意味着什么?”

    吴迪看着手中购得战字,陷入了沉思。

    说白了,这场对决比拼的不是感悟,而是感悟力。

    这是一场关于感悟力的比拼,谁的感悟力强,有可能从这一个简单的字中,窥探自己的道,自己的法,这种感悟是可遇不可求的,寻常人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遇到一次,所以感悟力的强大与否,便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战?

    粗略一看,扑面而来的炸裂打斗场面,厮杀声震天,吴迪愣了愣,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种错觉,他才回神,便消失了。

    “怎么回事?”吴迪有些搞不懂,方才的那一幕很真实,不像是假的一样。

    “难道……这个字,不是简单的字?”吴迪面色微变,再看这个写在白纸上的战字时,面色猛地大变!

    四周的人,脚底下的对决场,甚至是时间,都瞬间消失了。

    寒风凌冽,打在脸上凉的刺骨。

    吴迪低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了一处雪原之上。

    他抬头看去,远处,烟压压的一大片,竟然是一大群身穿盔甲的凡人士兵,看这数量,起码上千!为首的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汉子,一看便是将领。

    他二话不说,就是长剑出鞘,嘶声震喝一声,“杀!犯我国者,虽远必诛!”

    “杀呀!”

    “杀!”

    杀!杀!杀!

    他身后的士兵亦都嘶声厉吼,声势吓人,如蝗虫一般朝吴迪这边凶猛扑来,吴迪面色狂变。

    此时,一道声音却是传入他耳边,“将军,你快走,贼寇快来,我们掩护你!”

    吴迪回头,发现在他身边只有十数名身穿将领服式的军人,还有数十名伤兵。

    “将军,快走啊!”

    方才出声之人,嘶声恳求,他双目通红,看向吴迪的时候,吴迪只看出了一种情感。

    忠诚!

    此人,是自己的一名忠诚手下!

    而其余的人亦都是如此表情,一幅甘愿为自己赴汤蹈火的模样。

    “你们……”

    我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这一幕是如此的真实,他不能多加思考。

    他的双目也是赤红了,“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了!他们的目标是我,我走了你们肯定也活不了!你们快走!我来顶住!”

    “将军!大国复兴在即,大国可以没有我们这些士兵,可大国却不能没了你这位将军!将军,大局为重啊!”

    一人赤红眼眸规劝道。

    “将军,大局为重啊!”

    “将军,大局为重啊!”

    如此危难之际,这些人竟然还为了自己的安危,为了大国的复兴而甘愿现身,即便这一幕吴迪知晓是假的,但他还是双目含泪,震喝道,“住嘴!我出征前说过,不成功,便成仁!战吧!兄弟们,战吧!”

    “纵使天地要我死,我能与你们一起,也认了!”

    吴迪震喝,抽出还未趟干血的白刃,剑指冲他而来的数千敌人,抽刀便上!

    他身边的人,都被吴迪的铁血所感染,只感觉这个将军不像是之前的将军,而是一位至刚至烈的绿林好汉,为了兄弟,什么都干来的好汉!

    “战吧!为了将军!为了大国!”

    一人双目赤红,鼻息沉重道。

    “对!战!不就是宵小之辈,数千又何妨?!”

    “战!战!战!”

    一骑当先,吴迪手持长剑如长枪直直插入敌军腹部,跟在他身后的数十名残兵败将,也如扑入羊群的猛虎,一通杀戮嗜血。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一战,天昏地暗!

    鲜血横飞,刀光剑影。

    吴迪什么招式都未曾学过,但手一碰到兵器,便像是长在了他的手上一样,挥洒自如,刷刷刷,一颗颗人头落地。

    一注一注血液冲天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迪杀得麻木了,手脚早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可他依旧在本能性的挥刀砍杀。

    上千人的队伍,硬是被这数十人的残兵砍杀的只剩下千余人。

    敌方的将领兴许是被吴迪的凶猛吓到了,而且,远处大国的援军已然杀来,他们便是带着千余名残兵夹着尾巴就逃。

    此时此刻,足足一千多具尸体躺在吴迪的身边,如同小山一样高!

    吴迪身边的几人都死了。

    吴迪孤独的、麻木的站在原地,双目却空洞了。

    这就是战吗?

    吴迪心中突兀的出现这么一个念头,可,却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不,这不是战!”

    咔嚓,眼前的一切如同玻璃一样碎裂开来。

    吴迪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条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