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圣人无敌 第75章 悟战(下)(第二更求订阅!)

时间:2018-04-07作者:指尖清江

    竟然在最后的时间里,就要宣布结果的时候。

    吴迪的双眼,睁开了。

    双目之中流露出与他外表不符的浓烈沧桑气息。

    就仿佛一双原本属于饱经沧桑的老者双眼,被安在了吴迪的眼眶里。

    一切都仿佛被他看淡了一样。

    一股巨大的反差感,让人过目不忘。

    最关键的是,他嘴角竟然是带着一丝弧度的,他……居然在笑!

    之前让白道子惊恐,让徐福忌讳的环境,吴迪从中出来后,竟然是在笑?

    他难道是感悟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又或者是看到了什么欢喜的画面?

    没人知道。

    高武德心中猛地一个咯噔,一股大事不妙的感觉笼上心头,到了嘴边的名单也都吞了下去。

    芸娘看见吴迪醒了过来,大喜过望,眼角不自觉的留下了晶莹的泪水,那是喜极而泣。

    徐福则是一脸郑重,在他看来,没有吴迪的比赛,是不完整的。

    “你、你怎么现在才睁眼,哼,不过你睁眼也没用了,时限已经过去了,三炷香已经烧完了,你现在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高武德冷冷道,一脸厌恶的表情。

    燕无名也是看向吴迪,吴迪的醒来让他微微惊讶,但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他淡淡道,“即便你现在醒来,也无济于事,身为施术者,也是布局者,我未曾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气息波动,如此说来,你应该是一无所获才是,你能醒过来,或许也是因为我的某个疏忽产生的漏洞罢了,你能醒过来,纯属巧合。”

    吴迪闻言,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肯定。

    确实,自己是没有产生任何的波动。

    可也不代表他一无所获啊!

    吴迪用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徐福,回应他的,则是徐福的一声冷哼。

    旋即,吴迪看了一眼一脸厌恶的高武德,又看了一眼一脸淡漠的燕无名,再之后,吴迪看了芸娘,看了镇家三子,镇烈、镇风、以及每一个吴迪能看到的人。

    吴迪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燕无名前辈说的话,晚辈只承认一半,只是,晚辈确实是有感悟的。”吴迪若有其事道。

    “哦?那你且说说看。”燕无名道。

    “不行,凡事都有规矩,燕无名同门,你看,这时限已经过去了,此子再发言是否有些不妥?”高武德当即就出来制止。

    燕无名没有理会他,继续道,“你且说罢,若是你真的能拿出撼动前面两者的感悟,这第一给你又何妨?若是是你胡编乱造的,哼!燕无名虽然爱才,可也会当场将你诛杀。”

    吴迪点点头,站起身来,道,“晚辈感悟的,并非是战字的感悟,而是人生的感悟。”

    “人生的感悟?你个小娃娃就会信口雌黄,这比赛的规则明明就是叫你感悟字环境,你却去感悟人生,诸位,我看这小娃娃是想第一想疯了,随便说说的,大家散了吧!莫要听他胡言乱语了。”高武德一听吴迪如此说道,当即笑道。

    言语刻薄,讥讽吴迪。

    吴迪不为所动,继续道,“我所见的幻境很是奇怪,并非是连续的,第一世的时候,我是一个将军,背负大国复兴大计,却不料被敌人偷袭,兵败逃窜,我替代的时候,正是逃窜之时,手下只剩下几个残兵败将……”

    吴迪一字一句的说着,逐一的将各个时候的幻境都说了一遍。

    底下观众听着,如同上瘾了一般,就仿佛吴迪说的使他们的故事一样。

    “第二世,我变成了一条鱼……我与同族被渔翁捕获,不管我们怎么逃,怎么逃都逃不出那张网,那张网便像是这天,我们就是鱼,不论我们怎么走,怎么跳,我们都是在天之下,被天笼罩!”

    讲到此处,吴迪双目中如同蕴含不甘,一腔热血仿佛要喷出。

    天!这就是天!

    他当时的表情亦如现在的表情,都是不甘!

    “第三世……我变成了一朵云,无忧无虑……第四世,我变成了垂钓者,而我垂钓的,竟然是上一个环境的我……”

    吴迪每说一个故事,表情便是变换一次,每一个看似不相关的事件逐渐在吴迪的描述下,神奇的靠着某种联系,联系啊到了一起。

    在场的人,脑海中也逐渐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位将军,在兵败如山倒的势头下,奋勇上前,英勇杀敌,最后杀退地方大军。

    将军死后,子孙不再从政,而是放野山林,将军的子嗣中,有一人是渔翁,每日垂钓,观测天象,那人一日垂钓到了一条鱼,甚是有灵,便是放生了,不曾想一日,妻子难产,却有一位不知来处白面书生来救,妻子得以存活,香火也得以传承。

    多年以后,渔翁的儿子去寻仙道,偶遇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竟然就是当年救下他的白面书生,而白面书生却是已经升仙的鱼妖。

    鱼妖的祖辈,便是将军的妻子。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终点。

    这一切仿佛就像是轮回一样。

    “说到最后,你是不是想说战就是轮回?”白道子忽然出声,打断了吴迪的故事。

    故事里,吴迪变换成了故事中的每一个角色。

    到头来,一切因缘都是他自己与自己结上的。

    这一切就像是轮回一样。

    吴迪可乐一眼白道子,道,“是,也不是!”

    “我想说的,只是人生的感悟罢了。战字的本意,不是轮回,而是突破。”

    “突破?”

    “纵观我方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在轮回之中,可,一切也都在战之中。

    将军要战,为了将士,为了国民,与敌族作战!鱼儿要战,为了族类,为了生存,与渔翁作战!渔翁要战,为了妻子,为了香火,与死神作战!孩童要战,为了成仙,为了得道,与天地作战……他们,都在作战。

    如是硬要说他们的共同点,便是他们都没有找到真正的作战对象!

    他们要战,确实要战,可却是应该与我作战。

    只有杀了我,这一切战才不会出现……”

    “所以,战,是我,我便是战!若是我要战,天地亦是,若是我不战,天地亦止!”

    吴迪一口气吧话说完,眼中的沧桑浓烈到了极点。

    四周鸦雀无声,都被吴迪的一番话给镇住了。

    各个面有所思,仿佛被在参透,被点醒了一样。

    良久,燕无名用凝重的目光看向吴迪,道,“这、这是你感悟的?”

    吴迪点点头,不可置否。

    燕无名眼中流露出凝重,不假思索道,“你赢了!”

    底下的观众依旧鸦雀无声,仿佛依旧没有从方才吴迪的一番话中反应过来。

    吴迪看着燕无名,眼中的沧桑依旧没有消退,仿佛在他眼中,众生都是一样。

    他要战,便战,天地都会战。

    他若不战,天地战,亦都不能让他战!

    这便是,战的本意。

    吴迪胸中舒泰,脑中更是清明,如同什么东西被人点通了一样。

    良久,才有人反应过来,看向吴迪的时候,目光中都是带着震撼、震撼之中,带着崇敬!

    那是只有对强者的时候,才会有的目光!

    “你……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差点把老夫都唬住了,诸位,这时限早已经过去了,此子是在时限之外作答,他的答案即便再有理,也不能当数啊!”高武德醒悟过来的时候,心中大乱,依旧捣乱。

    “够了,我说他赢了,他便是赢了,大家有目共睹,逐鹿赛选的,是英雄,不是狗熊,你要有什么说法,下一次逐鹿赛你自己参加,你若能赢我什么话都不说!”燕无名低声开口道。

    吴迪再看燕无名,心中对燕无名的印象改观了一些。

    此人虽然性情淡漠,性子高冷无比,可是还算是一个有脑袋的人,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好吧,既然结果大家也都清楚了,老夫就来补充一下吧,此番逐鹿赛,到此结束,经过四轮的选拔,终于是角逐出了这一次的英雄。

    第三名,白道子。

    第二名,徐福。

    第一名……”说道此处时,镇烈看了一眼吴迪,眼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欣赏,“第一名就是我们的后起之秀,吴夜!”

    他把话说完,镇家三子也都是齐齐飞出。

    嗡!

    一口一人多高的石碑从地底升起。

    石碑之上,半壁已经被刻满,上面刻着的是一个个人的名字。

    “既然如此,老朽三人,便将此番的记录,记录在石碑之上!”

    说着,镇家三子齐齐动手。

    吴夜。

    徐福。

    白道子。

    三人的名字便是被雕刻在了石碑之上。

    就此,逐鹿赛,终于是完成了!

    吴迪的名号,也是在这一场文斗之后,响彻了整个修罗场。

    夜修罗的教主之名,也是被坐实了。

    夜修罗的名号,如日中天,但凡是听说那场对比的人,都是惊叹不已。

    只可惜吴迪此时不是血修罗,若是吴迪是血修罗,估计他的名号,会更响亮。

    三日后,吴迪睁开了双眼,不多时,门被一双小手推开了。

    来人,赫然是芸娘。

    “夜哥,你要的元晶,我都给你兑换出来了。”芸娘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储物袋,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