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二章 登徒浪子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矖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拉扯她的领子。努力张开眼睛,就见一陌生男子,正压在她身上。那张脸近在眼前,还在向她靠近。眼看就要贴上自己了。

    白矖惊呼一声,右手已经握拳打出,将男子打到一旁。白矖起身,看见自己的衣领处已经被解开。再看看男子,难道这人就是师娘说过的,登徒浪子?

    师娘还说过,遇见,揍之。

    白矖双手握拳,准备将男子毒打一顿。

    “别乱动!”那男子捂着脸,嘴角都流血了,“你中毒了,不能乱动,否则毒入全身,神仙难救。”

    白矖想起来了,最晚程影咬了她。

    腾蛇的毒比较特别。中毒之后,反应有很多种。比如白矖,她现在是醒了,难说一会儿会不会毒发身亡。

    白矖拿出乾坤袋,东翻西找:“之前空青长老给的药丸呢……我放哪了……”

    男子上来抓住白矖的手:“让你被乱动了!”

    这时,白矖突然身子一软,全身力气都被抽走,软倒在男子怀里。

    “我先帮你把毒吸出来。”男子一脸严肃的说。

    白矖见他又往自己身上靠:“你干什么!”

    男子指着她的脖子:“伤口在你脖子上,你刚才这样乱动,估计毒更深了,再不吸出来,会死的。”接着他又指了指周围,“这里是深山野林,眼下又找不到第三个人,你伤在脖子,难道要自己吸吗?”

    白矖全身无力,毫无意义的挣扎被男子无视。把着白矖,男子俯身下来,双唇贴到脖间,对着伤口处轻轻一吸,反复数次,直到吸出的血重新变为红色。

    白矖静下心调息片刻,再从乾坤袋中找到解毒药丸服下。身子这才轻松不少。

    再来说说男子。

    男子名叫赤霄,据他所说,他是个医者,正在游历四方。清早路径这里,见到白矖倒在地上,于是施以援手。

    赤霄见白矖没事,就准备离开,继续上路。没想到刚走几步,自己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住提起,半吊在空中。他身后的白矖正手握符咒。

    “……这是做什么!快放我下来!”赤霄发现自己无法挣脱离开。

    白矖走到他面前:“师娘说了,你这种登徒浪子必须要好好教训教训。看在你为我疗伤的份上,我就轻轻地教训一下好了。”

    “……”赤霄沉默一会儿,“姑娘,你知道什么叫登徒浪子吗?”

    白矖从生活在山上,就算偶尔下山,身边也有数人陪着。她的确不太明白世间的事情。山上的师娘倒是经常告诫她这样那样的,只不过从未独自面对过。

    “师娘说了,那些第一次见面就扑到我身上来的人,就像你这样的,还解我的衣服。”白矖回想师娘的话,“没错,你就是登徒浪子。”

    “……姑娘,他们扑你是为了占你便宜。我刚才是在帮你疗伤,所以才会去解你衣领,这怎么能一样呢!”赤霄无奈的解释。

    白矖点点头:“所以我只是吊着你而已,这个教训已经很轻了。”

    半吊在空中的赤霄,无言以对。

    白矖收拾好东西:“阵法一个时辰后就会解开,你放心,周围我已经布下了防御结界,不会有凶兽来吃你的。不用谢了,本姑娘还有事,就先走了。”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贴心?”赤霄行医这么多年,头一次生出悔不当初的感觉来。

    白矖路过赤霄的包袱时,一个翡翠的葫芦引起她的注意。

    “这个葫芦好漂亮!”白矖再对赤霄说,“你刚才占了我便宜,这个葫芦就当补偿了。”说完,拿起葫芦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怜的赤霄还在半空大喊:“那个是我的!你给我回来!回来!”

    白矖仔细分辨程影的气息,一路追赶,走到了盘龙镇。

    刚到镇口,白矖就皱眉停足。

    盘龙镇上方,血光冲天,邪气肆虐。怕是这镇中,一场生灵涂炭避免不了了。

    白矖从乾坤袋中拿出避灵符贴上,以免打草惊蛇。

    程影的气息在盘龙镇中,不知道眼前的景象是不是跟她有关。

    进镇打听了一圈。百姓只说镇中出现了癔症,不停的死人。白矖大概检查了尸体,都是邪气入体,五脏被腐,死状极其痛苦。

    说起来,六合四海中,最近老是出现这种事情。似乎跟天地间突然暴增的邪秽之气有关。空桑山掌门早已下令暗行弟子,抓紧调查。白矖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外出探查的哥哥和盏哥了。

    随便找了间客栈住下,或许是中毒的原因,白矖觉得很累,还是先休息一下的好。

    晚上,白矖梦见七年前,自己跟师傅下山除邪那次。

    那次也是她初见程影。

    当时去的村庄,听师傅说是一个异兽村。空桑山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满地的尸体,全是被咬死的。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甚至根本就不认识。那些凶兽冲进村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开始杀戮。

    白矖在废墟下发现了一只腾蛇。师傅说,她年纪已经能化成人形,天赋极好。只是当时,腾蛇受到了刺激,她体内的灵气开始转换成邪气。

    异兽的心智很容易被左右,一旦生出了杀心,灵气便会转变成邪气。此时的异兽若是开始了杀戮,就会变成凶兽,再也回不到当初。

    空桑山的弟子说要杜绝后悔,要杀了她。

    是白矖挡在她身前,恳求师傅:“师傅,她还那么,不要杀她好不好?大不了……矖以后会看着她,不让她乱欺负人。”

    程影这个名字是白矖起的:“以后你就是影,我是矖,矖,记住了吗?”

    程影是异兽,还是个出现过邪气的异兽。空桑山的人的确对她不太好。偏偏空桑山一霸的白矖护着她:“再敢欺负影,我就把你们统统丢进哥哥的炼炉里!”

    空桑山上,程影的邪气再也没出现过。直到一年前,白矖和程影下山除邪。那里的情况和七年前的异兽村一模一样。程影再次受到刺激,邪气肆虐。

    白矖以符阵强行替她压了回去,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没想到还是被掌门发现了,连禁地都不准她踏入。

    白矖知道,程影想提升修为,想靠自己报仇。只是这一差二错,成了现在这样。

    昨夜,程影的眼神让白矖感到陌生。

    有什么东西,在那一刻间,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