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三章 一块破石头,还当成宝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矖整日都在调查盘龙镇的异样。寻了几遍,竟然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奇怪,怎么会找不到呢?”镇里邪气浓烈,白矖放出的符咒却找不到源头,“方圆数里,邪气全部聚集在这里。按理说,释放邪气的东西也该在镇里才对,怎么会找不到呢?”

    白矖放出传讯符蝶,这里的情况严峻,尽快让空桑山的人来看看吧。

    盘龙镇爆发怪病两月,已经死了一半的人。一些有能力的都走了,镇里就剩下一些孤儿寡母,老弱病残。连个大夫都找不到。身子不舒服了,就只能等死。

    白矖的乾坤袋里有抵抗邪气的丹药,给人吃下能好受一些。若想彻底根治,还是要清除掉邪气来源才行。

    符阵,法器,白矖用了很多办法,就是找不到源头。

    一个孩子拉住白矖的衣服:“姐姐!那边……不行了……”

    白矖赶忙跟着孩子过去,没想到见到了赤霄。

    赤霄满脸焦急,见到白矖立刻冲上来抓住她:“我的葫芦呢?”

    白矖抽回手,后退两步:“一见面就扑上来,还说不是登徒浪子!”

    “啧,我没功夫陪你瞎闹,赶紧把葫芦给我!”赤霄有些急了。

    白矖捂着乾坤袋:“不给,葫芦已经是我的了。”

    赤霄强忍着怒气:“葫芦里有药!”

    “骗人,我试过了,葫芦根本打不开。”的确,白矖打不开翡翠葫芦。

    “我没跟你瞎话,葫芦里真的有药。人命关天,赶紧给我。”

    屋里躺着的孩子七窍开始流血,看上去是快不行了。

    白矖从乾坤袋里拿出翡翠葫芦,递给赤霄。那葫芦在赤霄手里,竟然真的打开了。

    赤霄从葫芦里倒出一颗药丸,喂那孩子吃下。的身躯慢慢从痛苦的挣扎中平静下来。

    赤霄长舒一气,将葫芦里的药丸全部倒出,收进自己的包袱中,再重新盖好葫芦,递给白矖。然后也不理人,走了。

    白矖试着打开葫芦,手都弄疼了,葫芦口还是紧闭着。

    “喂!你等等!”白矖追上去,拉着赤霄问,“为什么我打不开?”

    赤霄低头看着她的手:“姑娘是仙修吧?眼下这般,你还有闲情纠结这种事吗?”

    白矖语气放轻:“我已经查遍了所有地方,镇子下方三尺地都御符下去过了,可就是找不到原因。”

    白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爹娘师傅兄长,不管什么事,她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面对。怎么现在被赤霄一瞪,有些心虚了呢……

    赤霄见她一脸委屈,浑身散发着被虐的气息,觉得好笑:“刚才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现在怎么又委屈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先讲清楚,我可什么都没做。这可是你自己扑上来的,可别再说我是登徒浪子了。”

    “谁委屈了,登徒浪子!”白矖昂着头,高傲的走了。

    黄昏时分,白矖腾空飞上高楼顶,再次布阵搜寻,依旧没有结果。

    “师傅说过,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百密都有一疏的时候,往往最不起眼的地方,就是关键。”白矖站在楼顶,俯视整个盘龙镇。

    左边,邪气充盈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右边,一样被邪气笼罩着。高楼的正前方,有一个两层的楼。看来看去,这盘龙镇除了被邪气笼罩着,并没有什么不同。

    白矖从乾坤袋里拿出符咒,分别飞散到四周。跟之前一样,符咒飞到一定距离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着住,停在空中。再过一会儿,四周的符咒全被邪气撕成了碎片。

    如此几次,白矖倒是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

    符咒被拉扯住的时候,在空中的方向都发生了变化,似乎全部都对准了高楼前方那块地。

    白矖从高楼跳下,遇见有人便打听那是什么地方。

    “您问的二层楼,是我们镇上的祠堂。”白矖给的药让那些患病的人得以好转,所以镇子上的百姓对她很是客气,“我们镇里多是姓吴,那里是吴氏的祠堂。”

    日落月升,白矖就着夜色走到祠堂查看。

    祠堂的样子似乎都是一样的,这里的摆设装饰没什么特别。只是这祠堂中间供奉的,不是祖宗灵位,而是放了一颗石头,周围还要大量燃尽的香灰

    白矖一想问题就喜欢摸下巴。她绕着那石头左右观察了半天,没有奇怪的感知,什么也没发现。正要放弃离开时,祠堂二楼传来脚步声。

    白矖心想,镇里的人大多抱恙,夜深露重的,应该不会跑来祭拜祖宗吧?

    拿出符咒,白矖心翼翼的往二楼走去。登上楼梯,她先躲在角落边,听清里面的人在什么位置,然后猛的闪身出去,手中的符咒随即打出。

    结果,里面的人是赤霄。

    白矖看到是他吓了一跳,赶紧收力。那符咒已经飞到赤霄脸前,接着白矖一收,失控的打到窗户上。把那扇窗户直接打飞出去。

    赤霄看着飞出去的窗户,楞了一下:“我觉得,你还是飞扑比较好……”这是什么怪力……

    白矖同样看着那窗户,一通尴尬。那只御符的手从身前收回,直接捂到额头上。她转头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赤霄放下手中的香炉,“今天听说一件事,所以来看看。”

    这祠堂的二楼,放置着许多灵牌。

    白矖说:“这盘龙镇是什么习俗啊,祖宗灵位放在二楼,下面却供奉着一块破石头。”

    “你也看见那块石头了?”赤霄问,“有没有发现什么?”

    “一块普通的破石头,没什么特别的。”白矖打量着祠堂二楼,“对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事?”

    “我听镇上的人说,下面那块石头是几个月前被一个人外出回来的货郎带来的。说是仙石,能治百病,试了几次,的确有效。于是,他们就把石头放进祠堂,供奉了起来。”赤霄看着白矖,说,“你猜,这场癔症,第一个死的是谁?”

    “不用猜,一定是那个货郎。什么仙石,还包治百病,一听就是假的。师娘的故事里,都是这么说的。我看那货郎不是被骗了,就是倒了大霉,捡了一块破石头,还当成宝。”白矖再一想,“不对啊,你刚才说,有人治病成功了?”

    “第一个死的的确是那个货郎,接着的,便是当时实验真假,治好了病的人。”赤霄说道。

    白矖又开始摸下巴:“这么说来,最先接触到石头的人,还有和石头有过接触的人,死的最快。癔症其实是邪气侵体,石头来了之后才出现了癔症。那这石头有很大的问题啊!”

    赤霄听着她分析,接着才说:“我是医者,灵气感知和常人差不多,你刚才看见石头了,没发现什么吗?”

    “没有啊,就一块普通的石头。”白矖想了想,又说,“难道是什么邪物附在了石头上,现在又跑掉了?”

    看来祠堂里也查不出什么,白矖和赤霄决定再去问问镇里的人。

    两人离开祠堂,夜已经深了。刚出来,白矖就停住脚步。

    赤霄问她怎么了。

    白矖说:“不对劲,这里的邪气怎么有了血腥味?”

    赤霄四处打探,接着,就看见他们左边来了一群人。他们走的很慢,朝着祠堂这边过来。

    同时,白矖也看见右边,也来了一群人。

    这些人走路的动作很怪,步伐沉重,脑袋半低或是歪向一边,就像要掉下来一样,身上还散发着血腥味,以及,杀意。

    白矖立刻拉着赤霄退回祠堂内:“快上二楼!”

    路过时,白矖顺手将那块有问题的石头拿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