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十二章 破土之力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空气中满是血腥味。

    白矖看见黑袍人突然出现在战场中间,他们那诡异的黑色邪气,化成无数根黑线,分别延伸到每一只狸力身上。

    白矖看见,这些狸力的眼神变了,刚才的悲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杀意。

    白矖看见,这些狸力开始自相残杀。

    白矖看见,倒下的异兽,越来越多。

    ……

    赤霄觉得,自己应该拉着白矖。他总觉得现在的情况,这姑娘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赤霄的手刚伸过去,白矖就腾空飞走了。

    “白姑娘!”

    “矖!”

    白矖飞到黑袍人面前,散发出灵气,恶狠狠的说:“给我滚开!”

    黑袍人对这声警告无动于衷。这姑娘的实力,他们已经清楚了,为什么要怕一个姑娘?这样想着,然后,两个黑袍人就吃了大亏。

    白矖的灵气是白色的,据说遗传自她的娘亲。

    那股白色的灵气从白矖的手中冲出,生生将两个黑袍人打飞。

    “……”黑袍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又一阵紫光正面冲着他们而来。

    来不及躲开的黑袍人受到第二次攻击。彻底被打倒在地的黑袍人,身上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白矖看见一块石头从黑袍人身上滚了出来。

    石头?一块普通样子的石头?一块非常普通,却又特意放在身上的石头?

    白矖低喃一声:“长生石?”

    “矖!”

    白矖听见白泽的声音,接着,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头上。抬头一看,那只凶兽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就在凶兽张开血口咬下来时,白矖召唤出惜琼伞。伞开,阵起,挡下了凶兽的攻击。可惜白矖的灵气修为不够她再接下第二次。眼看那张血盆大口又要咬下来了……

    白泽和卢盏已经腾空飞起,快速的朝白矖这边赶来。

    这时,一声吼叫让凶兽停了下来。

    一只较的狸力,艰难的站起来。它身上血流不止,伤的很重,一只脚明显使不上力。

    白矖感知到它的灵气很熟悉:“宝?”

    狸力对着凶兽连续吼叫了两声,接着,它奋力一跳,扑向凶兽。

    白矖看见它的眼睛里,有泪。

    ……

    “宝有个弟弟,也不见了。”

    “对了,族长说宝的弟弟也不见了。他在这里吗?”

    “这,这是,贝!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它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孩子!”

    ……

    白泽冲过来扶起白矖,听见她说:“难道这只凶兽是……”

    宝还,就算变回了兽形,身躯也明显比其他狸力要一些。可是现在,那个比凶兽了几倍的狸力,正努力的压住比它强大的凶兽。

    突然,白泽感觉到脚下传来了震动。越来越强。

    “什么情况?”白矖也感觉到了。

    白泽赶紧带着白矖飞远些,卢盏也带上赤霄飞了过来。

    四人站的高地,看着下面的土地渐渐生出裂痕。所有裂痕的方向,都是朝着凶兽和宝那里。

    异兽狸力,擅于动土兴筑。

    “哥,这是什么?”白矖问道。

    “破土之力。”白泽回答她,“这是异兽狸力的力量。但是这么大的规模,只有耗尽内丹全部灵气,才能做到。”

    白矖再问,带着哽咽:“它要干什么?”

    “……”

    大地崩裂,一根根岩柱,从地下冲出。

    凶兽拼命的挣扎着。压在它身上的狸力,就像一座大山,千万斤的重量,死死压住凶兽。

    大地被岩柱冲破,碎散。

    一根巨大的岩柱,从凶兽身下的大地中伸出,穿过它的身体,也同样穿透了狸力的身体。周围冲天的岩柱慢慢的朝他们靠拢,慢慢的将他们包围起来,慢慢的将他们掩埋起来。

    白矖再也看不见凶兽和狸力,也感知不到,它们的气息。

    同归于尽。这就是宝的打算。

    “……”

    一个黑袍人看见这样的结果,发了疯的狂啸:“混蛋!好不容易炼成的凶兽!竟然!竟然就这样……”

    另一个也不甘心,紧握着双手:“慌什么!只要长生石还在,山海界那么多异兽,你还怕炼不出来吗!”

    黑袍人刚说完,白矖的声音就在他们身边响起:“谢谢你提醒我,一定要抢走你们的,长生石。”

    白矖他们已经飞到黑袍人身后,持符御剑祭法宝。

    黑袍人散出邪气:“就凭你们几个,也想跟我们动手?”

    “事实上。”白矖说,“我们这边的队友,比你们看见的要多。”

    刚才那一战,狸力一族并非全灭。此时,黑袍人的前面有白矖等人,身后,十几只狸力正双眼发红,带着杀意,顶着他们。

    “呵,正好,就先用你们来炼化。”黑袍人故技重施,黑线伸出想要控制住狸力。

    白矖将符咒贴在佩剑上。

    卢盏御动佩剑,将那些黑线统统斩断。

    “……”黑袍人终于惊讶的发问,“怎么回事?”

    白矖好心的告诉他们:“你们难道没发现,刚才中了那道紫光之后,邪气就不好控制了吗?”

    那道紫光来自白泽的法器,打中目标的同时,能暂时击散并混乱他们体内的气,在短时间内,不太好控制。

    黑袍人转向狸力:“生出邪气,泛了杀心,你们以为,这些仙修能放过你们吗!”

    卢盏摸出随身携带的本子,在上面认真的记录:半人族,智商堪忧。

    ……

    “你们,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一只狸力说道。

    “把长生石给我。”白矖说道。

    两个黑袍人互看一眼。

    “代价?跟我们作对,你们的代价便是死路一条。”

    黑袍人说完这话,反手,凭空劈开一条虚空裂缝。

    “糟糕!”白泽看见裂缝,已经立刻冲上去抓人,可惜还是晚了。

    两个黑袍人闪身进到裂缝中,消失了。

    常烝山上,吼叫声震天动地。

    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黑暗笼罩着一切。

    不知道是哪里的一所破旧宫殿,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正在商量着要事。

    “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不用担心那些意外,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发展。”

    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黑色的面具,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只能从语气中听出自信。

    “他呢?”

    “活的很好。”

    “也是时候了。”

    “之前放在仙修的棋子,终于可以用了。”

    “家里那个走丢的孩子,还没找回来吗?”

    “从空桑山里掳人,没那么简单。”

    “没关系,迟早会回来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