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十四章 白家爹娘,威武霸气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泽之前也没想到,清溪村会来这么多人。

    白天在街上就遇见了好些个仙派的长老和弟子。好像,都是冲着神迹来的。

    入夜后,白泽来到长门房里商谈:“要不,我先带矖走吧。”

    长门说:“不用。空桑山传了消息来,说已经派夜西风赶过来了。机会难得,只要确定这里没有邪气危险,我也是赞同你们留下的。”他笑了笑,“现在就算你想带矖走,她应该也不会同意的。”

    白泽苦笑着点头。

    其实,白泽和白矖的身世并不是什么离奇怪异的事情。只是他们的娘,在仙修一脉眼中,有些碍眼。

    两兄妹的娘亲是个异人,当年不知道为何,这个消息走漏了出去。

    那年,山海界的灵脉开始出现弱化。

    不知道哪里来的传言,说灵脉弱化,都是因为异人逆天而生的缘故,而当时,他们能找到的异人,就只有还在空桑山上的,白泽兄妹的娘亲,阮绫烟。

    这件事,常应曾经跟白泽说过。

    “我从未见过他们如此齐心,上了空桑山,逼着掌门处决你娘。那气势,好像掌门不同意,他们就要荡平空桑山。后来你爹娘出来,二人合力,将那些来闹事的全都踢下了山。嗯,是真的,踢下去的……然后,他们就离开了。那些人找不到你娘,就改逼掌门颁布肃清令,要六合四海追杀你娘。反正我是不相信他们有这本事。招摇山的无上天尊,昆仑山你那几位舅舅,连千钧上仙都来了。还是没用。”

    常应这样评价过兄妹两的父亲:“你爹这人,平时倒没什么,唯有一点,就是将你娘放在了心尖上,所以谁要对你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不尊重,他就敢当场拔出佩剑,送那人回忘川。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个人诅咒你娘来着,你爹没等她说完,就把她舌头给割了。”

    “那些人待在空桑山就不走了,非要一个结果,半个月后,结果来了。各派弟子纷纷来报,说趁着他们不在,一个白发男子,手持一柄黑剑,把各派祸害了遍。人倒没死,就是山头宫殿,毁的差不多了。”这人就是兄妹两的父亲,空桑山弟子,云苍仙君的徒弟,常应的师弟,白辰。

    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绫烟夫妇怕牵连空桑山众人,就再也没回去过。

    然后就是十五年前,两个孩子到了空桑山……

    作为仙修之首,平日里注意空桑山动静的人有很多。自古不收女修的空桑山,突然收了一个女弟子,自然也会有很多人去调查她的身份。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白家兄妹的身世总会被人发现。

    于是,扶千算干脆就默认了这件事,并联合了昆仑山和招摇山,摆明态度,死保两个孩子。如此一来,倒是让那些心存不轨的人有所忌惮,反而不敢轻举妄动。对付绫烟,他们师出有名,可对付两个孩子,这就说不过去了。

    如此这般,风平浪静的过了十五年。

    长门放下茶碗:“最近山海界不太平,连招摇山都一反常态的闭门锁山。千钧长老怕师妹他们在外面,会有什么意外,已经将你娘留下的传讯符放了出去,趁着年节,让他们回一趟昆仑山。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你和矖也随我一起回去吧。”

    白泽微微一笑:“矖会很高兴的,算一算,十五年没见过娘了。”

    “对了,今天跟你们一起的那个医者,是空桑山的?我怎么从没见过?”长门问道。

    “不是,他是矖这次下山遇见的。”白泽提起赤霄,一脸不屑。

    长门看看他,又问:“过完年,矖就十九岁了。空桑山上就没有她看的上眼的?”

    白泽说:“应该没有吧。空桑山的人几乎都被我揍过,没见她对谁特别上心的。”

    “……”长门心想,果然如此,“你们这样,是不打算让矖嫁人了?”

    白泽特认真的说:“仙修寿命长久,等过两年,矖修为提升,就能永葆容颜,她还呢,现在不急,慢慢挑呗”

    长门笑着说:“我就怕空桑山那群人,挑来挑去,也挑不出合眼的。你还真想让妹妹七八十岁的,还待字闺中?”

    “那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白泽说,“我的要求已经很简单了,法器在手,只要能打赢我就行。”

    “你手里的可都是白氏法器,大多是上古时期的顶级法器,年份最低的那个,也是六百年前炼造的。那是一般仙修能打赢的吗?”长门扶额轻叹。

    “舅舅,这个要求已经很低了。师傅和师娘的女婿符合条件,要写在纸上,能有十尺长。”

    “……”

    “再说了,为什么要找一般的?连我都打不赢,我怎么放心把妹妹交给他?要找,就找最好的,最强的。我爹是天下第一仙修弟子,我妹妹,怎么也得找个第二吧。”

    “……”

    烟师妹,你快回来吧。你闺女,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回到房间,卢盏还没睡。

    “谈完了?”卢盏替白泽倒上一杯水,“要送矖走吗?”

    “不用,夜师叔带着人,正赶来呢。”白泽将那杯水一饮而尽。

    卢盏担心的问:“真的没事吗?矖是空桑山唯一的女修,很容易被人知道身份的。”

    “空桑山和昆仑山的人都在,他们应该不敢动手。”白泽说道,“这两天我跟着矖,心点就行。”

    卢盏点点头:“本来是说来这里探查一下神迹真伪的,没想到已经聚集了这么多的仙修。你说,那神迹会是真的吗?”

    白泽想了想:“清溪村这里的灵气并不是很强,要说这里有什么神迹,我还真不信。不过山海界最近,本来也不太正常,说不定,还真是什么歪打正着的神迹呢。”

    白泽脱下长衫,整齐的挂在架子上。

    卢盏这时笑着对他说:“哎,我跟你说,那个赤霄是念萝医谷的弟子,你猜,他师傅是谁?”

    山海界的医者,多数都进过这个念萝医谷学医,但是能称得上是医谷弟子的,很少。一般的医者,学完艺便离开了医谷,有选择做一个普通大夫的,也有上了仙修门派的。能做医谷弟子的,首先天赋不能差,其次,要终生授命于医谷,不可以独立门派,更不可以依附别派。

    “医谷最厉害的,我记得是那个医仙……”白泽看着卢盏,“那子不会正好是念萝医仙的嫡传弟子吧!”

    卢盏说:“答对了。”

    “……”白泽楞了一下,“看来,除了生活不能自理,还得再加上一条。”

    “加上什么?”卢盏感觉不太对。

    “丧失记忆。否则被医谷知道,就麻烦了。”

    “……我该不该夸你,考虑周到?”

    另一边,赤霄正在房里摆弄他的药,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他抖了抖身子,起身将窗户关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