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十六章 堵门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回到落脚的地方,白泽一直陪着白矖。

    夜西风和长门,闭门交谈。

    “失神掉下断壁?”夜西风听完长门的描述,“不像泽会做的事情。”

    长门说:“当时唯一的异状,就是那件神器出来,没了踪影。”

    “你的意思是,泽受到神器的影响才会这样?”夜西风说,“可当时那么多仙修在场,为什么只有泽受到了影响?”

    “你说,会不会是神器,找上了泽?”长门说出猜想。

    “……”夜西风担心起来,“那就不妙了。”

    “这是什么意思?”长门不解。

    夜西风在房里来回度步,这是跟扶千算学得,他每次想事情就这个样子,一直走来走去。

    长门最受不了这个:“你别走了,赶紧说,到底怎么了?”

    夜西风重新坐下,神情严肃的说:“如果,神器今天找上的是你或者是我,那就没问题。带着神器离开这里回山,你我都能做到。可是泽,就不见得了。”

    长门是昆仑山成暮真人的弟子,掌门长亭的师弟。夜西风,是空桑山大弟子。抛开这些的身份背景不说,两人的实力在仙修一脉中,都是响当当的。这样的背景,这样的实力,没人敢主动招惹他们。

    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夜西风一句话就吓退了那些对白矖感兴趣的人。如果是他们两其中一个被神器选上了,完全有能力自保离开。可是白泽,就不见得了。

    每次神器出世,都带着腥风血雨。外面那些人当中,有不少人某狗样的混蛋。这种人觊觎神器,又得不到,于是就在背地里搞些事情出来。

    神器到手,不出一天,仙修就莫名其妙死掉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

    “要是被人知道,神器看上的是泽……”夜西风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泽本身的修为也不够,阴招如风骤雨,说来就来,他连自保都成问题。”

    这奇遇,也不知,是福是祸。

    良久沉默后,夜西风又说:“这次泽要真能得到一把神器,以后就好过了。”

    白泽看着床上睡着的白矖。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是听不见声音,接着又听见一声笛音,看见一团幻影,然后呢?然后他做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事?

    白泽努力回想,他听见笛声后,突然就想去触碰那团虚影,再后来,就想不起来了。

    替白矖盖好被子,白泽来到长门房外敲门,果然,门开后,夜西风也在。他敢用他未来媳妇打赌,长门和夜西风一定知道原委,但是等一下,他们一定会告诉他,不准再管这件事。

    讲明了来意,夜西风还真就这样回答的他:“没事,我们会处理,你就别管了。”

    “……”白泽抬手揉着自己的额头,“师叔,这话你打发矖还行,在我这,行不通。”

    长门偷偷摸摸地发笑。

    白泽直接问:“今天那东西,是不是神器?”

    在夜西风说出那些哄孩子的话之前,长门先一步开口:“行了,你当他还是三四岁的孩子,随便骗吗?我来说吧,十有八九,真是那件神器在搞鬼。今天在场的仙修很多,唯独只有你中了招。所以,我们猜测,神器,看上你了。”

    “……”白泽表面装的风轻云淡,心中早就炸开了花。难道是老宅的那位祖宗显灵了?白吃白喝这么对年,终于觉得不好意思了?

    白泽又问:“为什么那团幻影模模糊糊的,神器长什么样,我都看不清。”

    “你现在不光看不清,还碰不到。”长门继续解释,“神兵仙器和一般的法器不同,它们本身是有灵性的。虽说它是看上你,但你有没有能力拥有它,还要通过它的考验才行。”

    比如,从几十米高的断壁上摔下去?白泽询问他们如何通过考验。

    长门却回答他:“我不会告诉你的。”

    “……”白泽说,“舅舅,说话说一半,很讨厌的!”

    长门告诉他:“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去冒险尝试。所以,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夜西风点点头:“这几天你们就在村子里玩,神器的事情,我们来想办法。”

    “……”

    回到房间,白泽先查看了一下白矖的情况,然后收拾好东西,开门想出去。可是门一开,白泽就看见卢盏站在门口,一副我就知道,特意在这里等着你的样子。

    卢盏问他:“要去哪?”

    “呃,起夜?”

    “……”

    “赏月?”

    “……”

    “晚上吃太多,出去消会儿食。”

    卢盏走进房内,把门关上。

    白泽就怕他冷着脸:“好吧,我去找神器。反正都是我的,早些拿,晚些拿,不都一样吗?”

    卢盏瞪着他:“师傅和长门前辈说了,让你不要乱来。你也知道,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干嘛非要急在这时?外面那些仙修都盯着神器呢,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你会很危险的!”

    “你别急,我知道……”

    “知道你还要去!”卢盏情急下喊的比较大声,随后想到白矖还在一旁睡着,又压低声音,“今天晚上,你哪也别想去。”

    “嘘……好阿盏,你轻点,别惊动了舅舅他们。”白泽说,“我听你的,不去行了吧。”

    白泽走到床边,看着白矖:“舅舅说的试练,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我是怕夜长梦多。”

    卢盏也坐下来,大有一种,今晚不睡也要看着你的架势:“不就是一件神兵仙器吗。你白大少爷手里有多少上古仙器,还舍不得丢掉一件神器吗?”

    白泽没有答话,过了好久才说:“我们兄妹的处境,你是知道的。谁也说不准,哪天,刀就驾到脖子上了。我曾经想过,努力变强,就能保护矖了。可是,修炼到师傅的水平,要几十年,修炼到师公那样的,就算我资质再好,也要个一百年。我就是怕,等不到那个时候。这次的奇遇,不管是富是祸,我都想拼一拼。要是真能得到神器,将来,应该就能护住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