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十七章 半夜出门的姿势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卢盏越听越心疼:“如果,你今晚出去,遭遇什么不测,矖要怎么办?”

    白泽回头,笑着看向他:“那就拜托给你了。”

    “呸呸呸!”卢盏知道他在开玩笑,就是心里很不舒服,“别胡说八道!”

    白泽用一种委屈巴巴的表情,看着卢盏。

    “……”

    再加上一点可怜兮兮。

    “……”

    再加上一点眼泪汪汪。

    “……”卢盏终于松口了,“我陪你一起去,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你必须马上跟我回来。否则,我现在就去告诉师傅。”

    白泽满意的露出笑容。对付卢盏,他很有经验。

    两人离开后,躺在床上的白矖睁开眼睛,一眨,一眨。

    早在白泽和卢盏谈话时,白矖就醒了。此时白矖心中有两个想法。

    一,神器居然是我哥的!我哥果然厉害!

    二,他们偷偷出去找神器,居然不带我!

    清溪村地方不大,突然涌来的仙修,唯一的客栈早就住满了。村长对仙修极其崇拜,带着村民将各自家里收拾出来,给仙修们暂住。

    一栋两层的木质楼,楼上的窗户大开着,长门和夜西风坐在窗边,晒着月光,品着清茶。

    楼的院子里,先是两个男子,一起走了出去。接着,又来一个女子,偷偷摸摸地跟了出去。最后一名青衫男子,心翼翼地尾随着女子,也出去了。

    ……

    长门喝口茶,说:“我就知道,这两个熊孩子,肯定不会听话,乖乖待着不动。”

    夜西风借机感叹自家徒弟,太过好心,被熊孩子吃的死死的。他问长门:“传讯符放了?”

    “嗯,算算时间,最快要后天才能到。”长门传讯回山,请千钧上仙移驾来一趟,“这边也安排好了,放心。”

    夜西风说:“我真是搞不懂你想干嘛。这边说担心他,不想让他去接触神器。另一边有偷偷安排,故意吊起他的兴趣,引他去寻。”空桑山大弟子说,“长门,我发现你这些年是越来越像你二师兄了,这些弯弯绕绕的,真让人看不懂。”

    长门微微一笑,不解释。

    夜西风又问他:“天阔有联系兰舟吗?”

    “别提了。”长门叹气,“二师兄找到招摇山去,守山弟子死活不放他进去,说是封山不见客。那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说是大师兄下的令,亲弟弟来也不见。”

    楚兰舟只好气急败坏的回到昆仑山,关着门大骂楚天阔,说什么再也不管他了,最好臭死在招摇山上。

    “……”聊不下去了,夜西风赶紧换一个话题,“那个叫赤霄的,什么来头?”

    长门说:“听泽说,是矖这次下山遇见的一个医者。出自念萝医谷,好像是医仙的嫡传弟子。”

    “没听说过医仙,有嫡传弟子的?真的假的?”夜西风不太相信。

    长门想了想:“我见他医术的确不错,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扶掌门不会交代你,处理掉跟矖走的近的男人吧?”

    “……”

    再次来到水池,果然四周还是有很多人。沐浴着月光,奋发图强的,不知疲倦的,在继续寻找神器。

    “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

    “这边也没有。”

    “没关系,咱们再找一遍!”

    “好!”

    最近这些热血青年,还真多。

    卢盏问道:“现在怎么办?”

    虚影出现的地方是断壁,可是那里没有能躲藏的地方,要是上去找,一定会被发现的。

    就在白泽思考的时候,一个绿光点出现在身边。

    只见光点晃晃悠悠的往水池的方向飞去。

    四周仙修的注意力都被光点捕获。

    “咦?这是什么?”

    “好像是荧光符。”

    “谁在这里玩荧光符!”

    “会不会是神器放出来?”

    “管他是不是,宁错过不放过,大家快追!”

    那绿光点摇摇晃晃的飘进了树林,守在水池旁的仙修全都跟着进去了。

    “……”白泽知道这个光点是荧光符放出来的,更重要的是,绿点里有白矖的灵气。

    白泽回头一看,白矖正站的不远处傻笑。再远一些,那个叫赤霄的也在,就是脸上似乎在抽搐。

    赤霄在心里怒骂自己多管闲事,他举起手说:“我是看见白姑娘鬼鬼祟祟的偷溜出来,怕她出什么事,才跟着来的。我发誓,绝对不是故意跟踪你们的。”

    白矖跳过来拉着他哥:“哎呀别管这些了,我们现在去哪里找?”

    卢盏有些头疼,他都不知道白矖也跑来了。这两熊孩子合伙,总觉得要出事。空桑山上,有一堆血淋淋的教训。

    白泽看见白矖,先是吃惊,接着淡定,最后说:“我们先去白天的断壁上找找看。”

    “……”

    来到断壁处,白矖什么也没发现,白泽也感知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卢盏声说:“不见得会一直在这里等着,应该早跑了。”

    那些在这里找了一晚上的仙修,什么也没找到。这神器还真能躲。

    白泽摇摇头:“我感知不到。”

    远处,那些被光点框走的仙修,陆续回来了。

    “不行,我们待在这里太明显了。”卢盏说,“先走吧。”

    一转身,没想到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人。

    “哟?这么快?不再留会儿?”

    来人是之前调戏过白矖的大叔。章莪山,曲宁。

    “……”

    见没人答话,曲宁又说:“那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

    白矖对这个大叔印象还不错,觉得他挺逗的:“大叔,你怎么也在这里?”

    曲宁坐到断壁旁:“是你们舅舅拜托我来看着你们的。”他又对白泽说,“你要做什么就去做,有我在,没事的。”

    树林中,之前离开的仙修全都回来了。有人发现断壁处,曲宁带着几个晚辈在,竟然没说什么。自顾自的,记着忙他们的事情去了。

    曲宁将腰间的酒壶拿下来,饮上一口。

    白矖不解的问他:“舅舅既然知道我们会来,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曲宁告诉她:“长门和夜西风,一个代表昆仑山,一个代表空桑山。要是大晚上的都跑这里来,势必会引起骚动的。我呢,孤家寡人一个,闲云野鹤惯了,他们看见是我陪着你们,只会认为我带着你们几个晚辈在胡闹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