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十九章 寻找神器的正确姿势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矖卷起袖子,准备再闹一场,制造点混乱,帮哥哥拖延些时间。捣乱,她是专业的!

    白泽给卢盏递个眼神,卢盏看了曲宁一眼,转身跟着白矖下去了。赤霄觉得气氛不对,也跟着走了。

    断壁处,只剩下白泽和曲宁两人。

    白泽行上一礼,恭敬的说“还请,前辈指教。”

    曲宁一笑:“指教?我能说的都说了。”

    白泽继续恭敬的说:“前辈方才的话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眼下的情况,不像神器所为。”

    曲宁装傻:“是吗?我有说过吗?”

    “前辈方才说,神器不可能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这么好,又询问我们是否会玄冰术。底下那些人,应该早就用术法找过了,显然,没有发现。如果只是找东西,符修的阵法比灵修的术法更好些,但是前辈直接问的是术法,还是玄冰术。我记得前辈后来又说了一句,变成冰天雪地就很容易找到藏起来的东西。如果真是天地孕育的神兵仙器,晚辈认为,光靠玄冰术,怕是寻不到的。”白泽直接将问题说出。

    “……”曲宁哼笑一声,“你子,有点聪明劲。”

    “还请,前辈指教。”

    曲宁摆摆手:“行了,这套虚头巴脑的就免了吧。我问你,底下这些仙修为什么来这里?”

    白泽认真的回答道:“清溪村之前出现神迹,他们都是来寻神兵仙器的。”

    曲宁说:“他们认为这里出现的是真神迹,所以才会觉得,池水中炸出来的,是真神器。可那神迹是真是假,好像并没有人确定过。”

    “……”白泽无言以对,难道这么多仙修都被骗了?不对啊,卢盏这些暗行弟子以前就来查看过,神迹的确存在的。

    “没有邪气的怪事,不一定是好事。”曲宁说道,“从那池水里炸出来的东西,不是邪物,却也不是你们认为的神兵仙器。”

    白泽问他:“那是什么?”

    “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曲宁看向水池。

    白矖躲在树林里,放出符咒。她刻意让符咒贴在地面行动,大半夜的,又有杂草遮掩,没人会发现一张符纸。

    符咒偷偷飘到池水边,白矖运灵发动,池水再次飞散炸开。

    周围又变得热闹了。

    “什么情况!”

    “池水怎么又炸了?”

    “难道神器在水池下面?”

    “不会吧……”

    “可我们好像真的没下去找过。”

    “快下水!快!”

    赤霄看见一群人,像下饺子似的,噗通就往水里跳。没多久,他们又爬了上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谁这么无聊!在这里玩爆破符!”

    无聊的白矖微微一笑,操控着符咒往山林中去。周围人再次被林中的动静吸引过去。

    赤霄问卢盏:“明知有问题,还要去?这些人就那么喜欢被骗吗?”

    卢盏说:“事到如今,就算知道有人在捣乱,他们也不敢不去亲眼看看。”

    这时,白矖对他们说:“走,换个地方,继续。”

    “换地方?”赤霄不解地问。

    “要是一直在这里,会被他们发现的。”白矖解释道。

    “……”果然是专业的。

    就这样,符咒带着一群仙修,东奔西走,上山下水,白矖玩的不亦乐乎。赤霄和卢盏跟着她后面聊天。

    赤霄说:“有个问题,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白姑娘说过,神器会自己找主人,无缘无份的,拿不到它。那这些人,干嘛这么拼命?”

    “这些天地孕育的神兵仙器,存在便是后患。他们找神器是想确认,神器最终会落在谁的手里。从而评估这个人,或者是整个门派的实力,再决定,是继续维持表面的友好,还是无所顾忌地直接撕破脸皮。”卢盏说,“仙修一脉的关系,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和气。”

    空桑山每年都会收到各派上呈的书函,其中一半,都是因为私斗的事情。近几年,灵脉弱化,干涸,仙修一脉表面冷静,内里,早就乱了。为了争夺灵脉而大打出手的,不是少数。这次传闻能引来这么多仙修,一方面是神兵仙器难得,另一方面,说白了,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

    如果只是一般的泄愤私斗,空桑山,扶千算,还能管管。可事关灵脉,就管不了了。

    灵脉,是一派之源。对仙修门派来说,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灵脉弱化,实力就会大减。要是灵脉干涸,在仙修一脉中,哪还有立足之地。师门没了,修为没了,命也没了,谁还会去管什么规矩,道义?

    “这么说来,拿到神器的那个人,不是更危险了吗?”赤霄怯怯的问,“白大哥,为什么非要去拿?”

    卢盏望向断壁处,没有答话。

    “你刚才说,这东西什么样,已经猜到了七八。”曲宁对白泽说,“说来听听。”

    白泽把事情讲了一遍:“我听见一阵笛声。猜想,应该是笛子一类的东西。”

    “笛子?果然……”曲宁想了想,“果然不是什么神兵。”

    白泽问他:“前辈来此的目的,难道和水中炸出来的东西有关?”

    曲宁摆摆手:“先不说这个。你刚才以为是神器,所以感知的是灵气。”

    “是,神器有灵,感知它的气息,是最快的方法。”

    曲宁问他:“你是炼器师,应该知道怎么感知法器吧?你再试试。对了,那东西估计有一千年的历史了。”

    一千年!这么久?还好是白泽,他从在一堆上古法器里玩大的。要换成别人,恐怕真的感知不出来。

    白泽闭上眼睛,感觉着四周的气息流动。再厉害的东西,过了一千年,一定会带有一股死气。

    白泽很快就找到了,因为它就在这断壁旁。看来,白天被打断后,它根本没有离开这里。

    那股气息连到旁边的一颗矮树里。白泽扒开树枝检查,发现这矮树上,有一截树枝,明显不同。

    白泽回头询问曲宁,后者调出灵气,示意他动手。

    一把抓住树枝,白泽感觉手中的东西在奋力的挣扎。然后,慢慢放生了变化。

    树枝慢慢变黑,一丝荧光缠绕在黑枝上,再汇聚于尾部,绽放开来。炸一开,还以为是枯枝开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