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二十章 神迹?凶兆?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泽打量手中的黑枝,不对,这根黑枝,真的是根笛子。

    荧光化作一条白色的绳子,一圈一圈缠绕了整个笛子。在尾部,绳子又绽放开。像是在笛子的尾部,开出一朵白花。

    曲宁同样在旁边观察:“黑笛,白花,应该就是它了。和前辈描述的一模一样。”

    “所以,这个就是神器?”白泽感觉手里的笛子力劲十足,他不得不用两只手抓住笛子。

    “搞出神迹的就是它,不过,不是什么神兵仙器。只是一个开始成精的老物件。”曲宁伸手去拿酒壶,又想起,酒早被他喝完了,悻悻的放下手来,接着说,“这个东西曾是一位修为高深的仙修前辈,炼造的法器。”

    “就算如此,时隔千年,为什么这个法器会在此时醒来?”

    “这事说来话长。要从一千年前的平丘说起……”曲宁停下话,因为他看见白矖三人慌张的跑了回来,“怎么了?”

    卢盏说:“不对劲,我有一种要倒霉的感觉……”说话间,卢盏已经看到了白泽手上的东西。

    白矖和赤霄也看见了。

    曲宁挡住白矖崇拜的眼神,问卢盏:“你是暗行弟子?”

    卢盏点头回应。

    “暗行弟子对周围存在的危险,十分敏感。”曲宁看看四周,又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白泽摇了摇手上的弟子,问他:“会不会是因为这个东西?”

    白矖无所谓的说:“反正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们先回去吧!”她想快递回去,玩神器!

    曲宁赞同的说:“也对,我先送你们回去。一会儿再细说。这件事,还要禀报给空桑山才行。”

    “我想问一下。”这时,赤霄突然插了一句嘴,“神器已经找到了,那神迹,是不是该消失才对?”

    白矖再次鄙视他:“神迹是神器引起的,现在神器被我哥抓在手里,哪里还会有什么神迹。”

    “那么……”赤霄指着断壁下面,“这是什么?”

    几人往下一看,只见水池中出现一个大漩涡,已经将这个水池都扰乱了。

    赤霄问白矖:“这是符咒弄的?”

    白矖摇头:“真的不是。”

    水池旁的仙修想再次下水查看,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了回去。

    “下面有东西,大家心!”

    反应过来的仙修,纷纷防御起来。

    别说卢盏了,曲宁都觉得大事不妙。他看看白泽手里的笛子,又看看那翻腾的水池,眼中有光一闪。

    白矖问白泽:“哥,是不是下面还有一个神器?”

    白泽说:“应该不会……”这个都是假的。

    “别看了,先离开这里,快走!”曲宁催促着几人离开。

    就在他们转身时,下面的水池中,射出两股水流,向着断壁处打来。

    长门和夜西风同时聚灵御剑,两股剑气一前一后,攻向水池,都被弹开。

    夜西风皱眉:“结界?”

    刚才,两人还在暂住的楼里喝茶聊天,突然感觉到强烈的晃动。震源正是来自水池这边。

    长门和夜西风腾空过来,却看见曲宁正在召唤落雷,劈打水池。

    曲宁吞吞吐吐的说:“长兄,夜兄,我要是告诉你们,那四个孩子被卷进了水池,你们会揍我吗?”

    “……”

    “……”

    试了几次,水池上的结界坚硬无比,攻打不开。

    曲宁大概说了一下刚才的事情。

    “你是说,根本就没有神迹,更没有什么神器?”夜西风现在更想揍他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只是猜测,或许真的是个巧合呢?”曲宁挠挠头,“这不,今晚再来,我才敢确定。”

    长门问他:“你知道这水池下面是什么吗?”

    曲宁看着水池,轻叹一声:“天妒英才,红颜薄命,不能同生,唯有同穴。”

    “说人话。”

    “是一个仙修前辈同爱人的合葬之墓。”曲宁又加上一句,“大概在一千年前。”

    “……”

    “……”

    曲宁说:“章莪山上有只狰,你们都知道吧。前段时间这个前辈突然来找我,说感觉到平丘这里要出大事。我再一想,平丘这个地方大约在一千年前,出过一次暴乱,会不会跟这事有关。结果那个前辈还真就这么说的。”

    “这没凭没据,也没个先兆,谁会相信?赶过来一看,清溪村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仙修,非说那怪事,是个神迹。我没见过神迹,这怪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兆,况且又没有邪秽之气。万一是个巧合,要真是个神迹呢?没办法,我只好继续,暗中观察。”

    长门看着他:“难怪我找你帮忙的时候,你答应的那么干脆。”

    “……”曲宁讪讪一笑,“我这不是,趁机再来观察观察嘛。没想到,白天从池子里炸出来的,竟然会是一件千年前的法器。白家那子刚找到笛子,水池就出现了异状。我正要带他们回去,一股水流飞过来,就把那子就卷跑了。美人他们几个一看,二话不说,跟着就跳了进去。结果,就这样了。”

    那股水流直接冲着白泽来的,水池边那么多仙修,都没事。卷走人后,水池上就张开了结界。曲宁落雷打了半天,连点裂痕都没有。

    夜西风问长门:“现在怎么办?”

    长门思虑良久:“现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我们又进不去。”

    另一边,白矖和白泽被卷到了一个山洞里。

    “水底下有山洞?”白矖一脸嫌弃,“这是谁设计的。”真没品。

    白泽召出法器焚天烈火珠,将山洞照亮。

    两兄妹同时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白矖问:“哥,现在怎么办?”

    白泽说:“师傅说过,不能坐以待毙。”

    白矖说:“这里面好黑,不会有鬼吧。我害怕。”

    白泽说:“没事,哥哥在。”

    白矖说:“那我们去找盏哥和登徒……不是,和赤霄?也不知道他们掉哪里去了。”

    白泽说:“我们四个一起被水流卷进来的,他们应该掉在其他地方了。先找找看。”

    白矖说:“这里怪怪的,竟然不能用符咒。”

    白泽说:“跟好我,别乱跑。实在不行,我召法器出来。”

    白家兄妹,山洞探险,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