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二十六章 半人半兽的尸体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赤霄转身往宫殿里面走去。

    白矖在后面追着他:“登徒……不是,赤霄!”

    后面的白泽和卢盏,也是互看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等等!”白矖追上去,拉住赤霄的衣袖,“那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很危险的。”

    赤霄回头看着她,没有表情的问道:“危险?比如那个被逼迫的少年?还是那个无辜身死的少女?”

    “……”白矖弱弱的说道,“那个壁画,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弄的,或许是假的呢,又或许,我讲错了!”

    赤霄转过身,面对着白矖,脸上没有表情:“这么说,白姑娘不认为仙修会乱杀无辜?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今天,难道仙修一脉,就不会这样做了吗?”

    “不会!掌门和师公,一定不会这样的!”白矖从没见过赤霄这样的神情,陌生的可怕。

    “白姑娘,你错了,他们会,一定会。”赤霄说,“为了仙修一脉的名誉,为了仙修的威望,灭尽一族,又有何妨。”

    “不,他们不会。”白泽走上来,说的肯定,“事情如果发生在今天,空桑山一定不会这么武断的做出决定,造成驳兽一族同样的后果。”

    白泽走到赤霄身边,眼神坚定的看着他,接着说:“我不管一千年前,那些仙修是为了什么,非要屠尽驳兽一族,篡改真相。至少现在,空桑山作为仙修之首,一定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来。还有昆仑山,招摇山。相信我,他们曾经做过另一种选择。”

    白矖看看哥哥,又看看赤霄。她当然相信哥哥所说的,只是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舒服。就像有根针,不停的在戳她的心。

    卢盏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我们进去看看吧,都走到这里了,也知道了这么多,总要弄个清楚明白。”

    白泽看着一旁的剪雪笛,说:“没错。故意把我们引来,应该不是光看壁画,听个故事那么简单。”他再次背起卢盏,对白矖和赤霄说,“走吧,我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相。”

    剪雪笛开的那个洞,通往后殿。四人让剪雪笛带着,往前殿走去。

    看这前殿的布置,再次确定,这座宫殿果然是仙派的。

    白矖四处评赏,感叹仙修一脉千年来不变的审美观。她转着圈,打量殿内的一些。转着转着,然后就发现,上方本应是放着宝座的地方,这里却横放这一个奇怪的东西。

    白矖眯着眼睛,仔细一看,接着,嗷的一叫,扑到旁边白泽的身上。

    “那个……”白矖伸手,指着上方。

    三人顺着她的手,往上一看。

    白泽将妹妹递给卢盏,大着胆子走上去。他看了一眼躺在这里的东西,对着三人说:“是个死人。”

    “……”赤霄问卢盏,“仙修都喜欢把死人,放在大殿的上方?”

    “……”不,并不是!

    “咦?”白泽不太确定自己看见的,于是叫来白矖,“矖,你来看看,这个人,好像刚才壁画里的那个……”

    卢盏带着白矖和赤霄一起上去。四个人围着莫名其妙的尸体,谈论起来。

    白矖上来才看清,这个尸体应该是个女人的,她一半脸是兽皮,另一半则是正常的人脸。不光脸上,连身上也是这样。一半是兽,一半是人。

    咦?半人半兽?

    白矖想起刚才在壁画上看见的,那个姑娘用精血救了少年,因此元气大伤,不能保持完整的人形。变身后,她的样子和这尸体一模一样。

    “难道是那个姑娘?”白矖问道。

    白泽想了想:“壁画上最后也说过。少年抱着姑娘的尸体,跳进了秘境中。这么说来,十有八九,就是她了。”

    卢盏感叹的说:“这个秘境果然有问题。先是不能使用符咒,然后又出现千年不腐不坏的尸身。真让人琢磨不透。”

    四个人,围在尸体四面,白泽还举着焚天烈火珠照明。这个画面,远比这所宫殿,还要诡异。

    焚天烈火珠在是尸身上方划过,赤霄发现这姑娘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白大哥,这是什么?”

    白泽把焚天珠放低,照在双手的地方。

    姑娘半握的手中,有一颗珍珠大的红色珠子。焚天珠照过来,那珠子的里面有流光在浮动。

    白泽说:“是内丹。里面的修为灵气还在。”

    白矖觉得奇怪,问道:“哥,你不是说过,内丹离开异兽的身体,修为灵气就会消散吗?这珠子放在这里一千年了,还活着呢?”

    卢盏解释道:“保存异丹的方法,早在万年前就有了。西海上,有座无极殿,里面供奉着人间大战时,陨落的那些大异兽的内丹,都是活着的。”

    白矖点点头:“这么说,这颗珠子,应该就是山海界现今,唯一的驳兽内丹了吧。”

    “这东西,要是拿了出去。不知道,又会掀起什么腥风血雨。”白泽将姑娘的手翻了一面,让半握在掌中的内丹,彻底被姑娘的手挡住。这样的东西,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吧。

    赤霄看的眼里,却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姑娘在这里,那个少年呢?还有,内丹,不是在他体内吗?怎么会被姑娘握在手里?”

    “这个姑娘在进来前,应该是死了。”卢盏说道,“所以,内丹,是有人放在她手里的。”

    赤霄又说:“除了姑娘和少年,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白矖皱起眉头,问:“不会是那个少年,自己把内丹挖出来,放在这里的吧?”

    白泽觉得不是。挖丹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不光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就算少年当时,因为爱人过世,悲痛万分,白泽也认为,他不可能冲破那道心里防线,自己动手挖丹。

    可是,就像赤霄所说的。这个秘境里,应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对。

    白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害怕的把双手缩在胸前:“不会是这姑娘,诈尸了吧……”

    “我想不会。”

    这个回答的声音,很轻,但每个字都很清楚,还有些缥缈。重要的是,白矖好像没听过这个声音。

    她抬起头望着三人,问:“你们刚才说说话?”

    只见三人齐齐摇头。

    “不对啊,我刚才明明听见一个男声。”

    白矖刚说话,看见对面的哥哥抬手指向她的身后。她慢慢后头一看,然后又嗷了一声,扑到她左边的赤霄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