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二十八章 心不动,哪会痛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我,答应了。”

    “……”白矖说,“前辈,恕我直言,您有点混蛋。偷内丹就偷内丹,干嘛要欺骗人家姑娘。你们就是看她没爹没娘,好欺负。”

    白泽拦住白矖,起身打算行礼赔罪。

    安海摆摆手,没有计较:“姑娘讲的没错,我自己也觉得,混账的很。”

    白泽重新坐下,无奈的表情,温柔地眼神,看了白矖一眼。后者偷偷对他吐吐舌头。

    上面的安海接着说:“当时,凶兽带来的邪秽之气,侵入了平丘,我整日忙着祛除。虽然常常见到瑶晴,却没机会,也没时间去偷丹。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天伺真人,也就是我师傅,竟然会突然出手,将我打成重伤。我躺在床上,听见他对瑶晴说,异丹,能救我命。”

    “我想,他的本意,是想让瑶晴,将异丹带来给他。不料想,瑶晴根本不相信仙修,趁夜将我带离了仙派。回到村子,驳兽对我的伤,也无计可施。瑶晴最终说出了异丹的事情,她跪求那些异兽救我。哪怕是一命换一命。”

    “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异丹真的融进了我的身体里。在此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白矖和白泽互看一眼,这种炼化异人的禁术,原来早在一千年前,就有了。

    “等我恢复后,我就回到仙派。”安海的表情,变得沉重,“我本来想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想到,他竟然会跪在我面前,希望得到我的原谅。他说他病了,唯一的良药,需要异丹来炼造,所以才会迫切的想拿到异丹。我告诉他,异丹没了。看见他失落的表情,我又告诉他,一定会为他找到良药。日子还没有回到从前,异化,开始了。”

    “我在仙修长大,跟着师傅学到的,见到的,都是善恶分明,邪不压正。没想到,让我真正看清这个世间的人,还是他。”

    “天伺发现了我的异化,他假装好心的询问我原因。经过上次的事情,我不再那样完全的信任他。这或许就是人心,一旦被砸伤,就很难复合了。”

    “我始终不肯透露驳兽村的事情,他将我囚禁起来。瑶晴来寻我,天伺竟然告诉她,我和他是同谋,为了骗取她的信任,从村里偷取异丹。我想,瑶晴一定很伤心。天伺同我说,无论是异丹,还是那种奇怪的炼化之术,他都要得到。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了炼化术的事情。他说,哪怕屠尽驳兽,也在所不惜。”

    “我趁他不备,挣脱了束缚。逃离密室时,发现他留下的东西。天伺是病了,病的名字,叫做怕死。我在那堆东西里,找到了一张奇怪的药方。上面的确写了,异丹一颗做引,长生药可成。他想炼造长生药,让自己长生不死。后来,他又得知了异丹的炼化术。于是,他又想要力量。天伺已经疯了。”

    “我闯出了仙派,想去找瑶晴。想解释,想弥补,想告诉它们真相,想劝说它们离开。天意弄人,半路上,我的异化,彻底爆发。我,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身在驳兽村里。”

    “瑶晴告诉我,我发了狂,杀了很多人。她用自己维持人形的精血,唤醒了我。可她,却永远都会是这副,半人半兽的样子。”安海说到这里,特意问白矖,“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白矖点点头。

    “那你相信,日久生情吗?”

    白矖再点点头,然后说:“爹娘是一见钟情,师傅和师娘是日久生情。不管是哪一种,真情假不了,为什么不相信?”

    安海哈哈一笑:“讲的好!真情,假不了。瑶晴对我,是一见钟情。而我对她,是日久生情。我将天伺的事情告诉了驳兽,它们太善良了,竟然妄图说服天伺。去往仙派的两只驳兽,就这样,白白送了性命。过了几日,天伺派出弟子,偷偷将瑶晴掳走了。再和气的异兽,也是有脾气的。驳兽,终于是发怒了。”

    “我带着它们来到仙派。我跪在那个,曾经视为亲父的人面前。我请求他,不要再执迷不悟。而他,却说出了,另一个故事。”

    “天伺,就是当年害怕与兽同眠,逃离村子的年轻人。他就是,瑶晴的亲生父亲。早在第一次见到瑶晴时,他便确认了。所以,就生出偷取异丹的计划来。这也是为什么,瑶晴能随意进入仙派的原因。”

    四人这时,似乎听见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他当着瑶晴的面说,若是早知道异丹珍贵,若是早知道驳兽一族有炼化之术,当初离开时,就该屠兽,抢术。”

    “人渣。”赤霄说的这两个字,引得其他三人,点头赞同。

    “瑶琴伤心极了,她体内,半人的力量,在那一刻,施展了出来。天伺看到,欣喜若狂。他又想要这样的力量。仙修和驳兽,正式开战。”

    “没过多久,仙修一脉的人就来到了平丘之地。天伺说,他发现驳兽作乱,于是布起结界,防止它们流窜出去。”安海看着白矖说,“姑娘又说对了一件事。仙修一脉并不傻,天伺的话,他们没有全部相信,而是派出使者,和驳兽和谈,又派出弟子,彻底调查这件事。”

    “天伺知道,事情一旦暴露,他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希望,就是被他囚禁的瑶晴。他告诉瑶晴,那些仙修不会放过,身为异人的我。他让瑶晴给他内丹,给他禁术。他说,等他变强,会来救我。”

    白泽说:“半人,没有内丹。”

    安海无奈一笑:“瑶晴也不知道,什么炼化之术。天伺开始折磨她,根本不管瑶晴,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我觉得。”赤霄再次说话,“他不是不管,而是无所谓。对他这样的人渣来说,若那首领还活着,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利用她的感情,达到他的目的。”

    白矖沉下脸:“那个首领真可怜,爱上这么一个东西。”

    安海摇摇头,对着白矖说:“爱情这东西,不分好坏。人兽相恋,多有发生。若真要去计较,谁是谁非,谁善谁恶,哪里还会有瑶晴这样的半人。爱上了,就没有可怜的说法。一切的因果,皆有心起。心不动,哪会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