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三十二章 怎么又是你?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安海说:“我听不懂,友在说什么。”

    “听不懂没关系,我帮你捋一捋。”白泽摆弄着剪雪笛,“这个秘境是封死的,凭一只笛子,不可能从里面,冲破结界。剪雪笛虽说修出了器灵,大概是因为在秘境里的关系,它的器灵不完整。证据就是,器灵不能化人形,连话都说不了。所以,秘境的结界,不会是它撞破的。唯一的可能,是有人,从外面,强破了结界。使得封印了千年的秘境,重新开启了。”

    “清溪村的神迹,的确是剪雪笛弄出来的。它本意应该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仙修一脉的注意。”白泽问道,“矖,知道为什么吗?”

    白矖说:“因为有人,闯进了秘境。而且这个人,剪雪笛打不过。所以它才要请外援。”

    白泽笑笑,接着说:“有一点你说对了。秘境中残留的灵气,是真正的安海释放出来的。剪雪笛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了千年,潜移默化的,被这种异人的灵气给影响了。清溪村来了那么多人,它唯独找上我,是因为它,下意识的认定,我和它的主人一样,是个好人。”

    “当时矖和我站在一起,它的目标应该是我们两个才对。可是后来矖救我时,它发现,矖是符修,但是这个秘境里,符咒,不能用。于是,我们第二次来到水池边时,它只卷走了我。”

    全身苍白透明的安海,好像变得更白了。

    赤霄问:“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白矖送他一对白眼:“他一出来,我们就知道了。你真以为,本姑娘会害怕他这副样子吗?”

    白矖不怕是真的,不过知道有问题,是看见了哥哥的眼神后。反正白泽又不会拆穿她,趁机威风一下,又没什么关系。

    赤霄投降,他就是一个大夫,哪里比的上这些人一肚子的坏水,不是,是一肚子的心眼。

    “你不是仙修,没看出来也正常。”卢盏解释给赤霄听,“魂体,是由灵气幻化而成的。这个自称是安海的残魂上,却感知不到一丝灵气。太刻意的隐藏,反而成了破绽。”

    白泽接话,说道:“他大概是以为,秘境中到处都散落着灵气,我们一路走来,习惯也麻木了,不会特意去感知一个魂体的灵气。还有,他的样子也是故意的。突然出现,吓我们一跳,就更顾不上了。”

    赤霄又问:“这么说来,他刚才讲的故事,都是假的?”

    “不,是真的。他不敢说假话。”白泽说道,“后殿的壁画没能迷惑我们,矖只问了几个细节疑惑,他没有真正经历过那场浩劫,一时半会儿,又编不出合理的解释来。所以,他把整个故事,都讲了一遍。你若不信,出去后,可以跟我们上昆仑山。那里的禁书,一定有线索可以证明。”

    卢盏咂舌,刚说拐人上山,现在就开始下套了。

    完全猜不到白泽套路的赤霄,傻傻地点了点头。

    白泽微微一笑,接着说:“密室里的药方,是你故意放的。一来,加深我们对你的信任。二来,借机要求我们帮你取下内丹。”

    赤霄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不自己取?”

    “他要是能取下来,剪雪笛就没有时间去找救援了。”白泽摸擦着手指,“我第一次碰到内丹时,发现尸身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禁制。对我没用,可是他却无法靠近。见我碰到了内丹,他才现身,设计了这么一套,让我帮他取丹。”

    白泽举起剪雪笛,说:“顺便说明一下。剪雪笛见到你那么激动,不是开心地,它是想提醒我们,这个安海,有问题。”

    综上所述,进到密室后,白泽断定里面一定有东西。找到了药方,拿给安海,又乖乖的听话,将药方烧毁。平心静气的,等待他真正的目的。

    只是……

    “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要把内丹给他!”赤霄问,“这样不就成全他了吗?”

    白泽痞笑一下,问白矖:“矖,你看这个内丹,有什么问题?”

    白矖摸着下巴:“太了。虽然我没见过内丹,但是后殿的壁画上有画过。最起码,有半掌大吧。可是这个,才珍珠那么大。明显不对啊。”

    听见白矖这么一说,安海也觉得不对,伸手拿下内丹,仔细观察。

    魂体,是不能触碰东西的。果然和白泽说的一样,这个安海,有问题。

    四人静静地看着安海,看着他仔细地鉴别手中的内丹。

    良久后,安海一副恼羞成怒的表情。苍白的魂体慢慢变了形状。他的双脚融在一起,身形也高大了一些。过了一会儿,哪里还是原先那副,七窍流血,胸口有血洞的魂体样。一个上身人形,下身蛇尾的女子,出现在大殿中。

    白矖惊呼:“影?怎么是你?”

    赤霄也跟着惊呼一句:“怎么又是你?”他还记得,盘龙镇外,这个蛇蝎美人一出来,他和白矖,差点就死了。

    腾蛇愤怒的将手中的内丹,扔了出去。同时,剪雪笛从白泽手中飞出,迅速的接住了内丹。

    “什么?”腾蛇眼看着剪雪笛将内丹送回到白泽手中,有点蒙……

    白泽重新接过内丹,叹口气,对着她说:“就你这个脑子,真不适合出来骗人。挖空心思设的局,全被我们看破了。拿到手的宝贝,也能丢出去。”

    腾蛇有点搞不清了:“我刚刚明明……”

    “明明感知不到,内丹的灵气?”白泽告诉他,“很简单的。把它给你的时候,我做了点手脚。”

    腾蛇大喊一声:“不可能!”

    白泽将内丹收起来,重新拿起剪雪笛,说道:“腾蛇,有句话你听过吗?叫浓缩的,都是精华。这颗内丹在这里放了一千年了,体型变得了些,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内丹给你了吗?不这样做,怎么逼你现出原形。”

    那边的腾蛇再不肯相信,也改变不了事实。她刚才亲手把到手的宝贝,给扔了出去。

    “你骗我!”

    “对啊。”白泽说,“你忘了吗?骗人,我最拿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