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三十五章 这回真的,诈尸了!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腾蛇好歹也是在仙派待过几年的。那金光一落下,她就知道是什么了。腾蛇并不担心,因为她够自信。凭她现在的修为,一般的净邪阵法,在她的邪气里,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腾蛇笑的得意,仰头看着上面。她在等下一刻,等着那华丽耀眼的金光,重新被黑暗击散,消失不见。

    然而,笑容越来越僵硬。

    前殿的顶上,金光从上而下,照耀着每一寸地方。之前笼聚在那里的邪气,被金光一照,正在快速的消散。

    腾蛇期待的场面,并没有发生。相反的,她的邪气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怎么可能!”腾蛇是又惊又恐,“白矖的净邪阵法,怎么可能会……”

    话没讲完,两把利刃从她面前,一前一后的袭来。腾蛇闪身一躲,又正巧撞上卢盏的佩剑。右手臂上,随即出现一条血痕。

    “……”

    白泽合起琉光银扇,对腾蛇说:“我说过的,今天放过你,滚吧。”

    异兽的皮肤坚硬的很,兵器注入灵气,才能划破。卢盏灵气本是不足,但如果,刚才那一串行动中,配合白泽的,是一个修为不错的剑修。那么此时的腾蛇,伤的不会这么轻。

    “……”

    果然是个危险的男人。站在敌对的立场上,白泽,不能留。

    腾蛇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遍:“白大哥,你哪怕是骗我一句都行。我只是想听你说一句,就一句……”就一句,假的也行。我腾蛇,拼死也会护全你。

    “滚。”白泽这个字,讲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之前至少,还有愤怒。现在是真的,再无瓜葛。

    腾蛇落泪,彻底给这段暗恋,画上终止:“白泽,你一定会后悔的!”

    接着,腾蛇身形发生变化。原本保持着的人形上身,也变成了蛇。

    殿里,一条巨大的黑蛇,眼中发着绿光,看着白泽四人。

    白矖还是第一次见到腾蛇的原形。说实话,有点可怕。

    白泽重新打开琉光银扇,有些不理解的说:“奇怪,她是生气了吗?为什么?我都说放她走了。”

    其他人:“……”

    卢盏扶额摇头。白泽的外形很招女孩子喜欢,但他至今没有情侣的原因,虽然本人是说,心里已经有人了。不过卢盏却觉得,是他完全不懂女生的心思。任由她们眼睛眨到抽筋,白泽也没个反应。

    这样不开窍,姻缘见到,都得绕道。

    经历了这么多事,赤霄顺其自然的,风轻云淡起来。面对白泽,也敢打趣,好像已经忘记了,这人的恐怖:“白大哥,要不,你牺牲下色相?好歹让我们先离开这里。”

    白泽回头,瞪着赤霄,咬牙切齿的说:“你,找死?”

    不料,一旁的卢盏,居然同意这个提议:“我觉得行。”

    “……”

    白矖眨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白泽:“哥哥,我想回家……”

    “……”他有一句格外特别的问候语,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边的腾蛇,见四人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特别不甘心地吼了一嗓子。成功引来四人的注目。

    “现在怎么办?”白矖问道。

    白泽已经打开银扇,随时准备挥动:“看上去,只能打了。”

    赤霄看见白矖撸起了袖子,对她说:“白姑娘,你就不用上了吧……”

    白矖摆摆手:“没事,我打架很厉害的。”

    赤霄拉着她,往后面的尸身走去:“那是蛇,一条比你这身板还要粗大的巨蛇。不是你这拳头能对付的。乖,听话,跟我到那边去躲……”

    “笨蛋赤霄,放手!快放手!不然我咬你了,我真咬了!”白矖对着赤霄的手,准备下口。却发现这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不止如此,从刚才其,他好像就没动过。白矖抬头看他,问,“你怎么了?”

    赤霄咽口唾沫,眼睛死死盯着前面,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白矖顺着他的目光,往前一看……

    “……”

    两人一起呆在原地,不敢动了!

    “都怪你刚才胡说八道,现在遭报应了!”白矖快哭了。突然出现魂体,她不怕。可眼前这个,太诡异了。

    赤霄颤抖着声音问:“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白泽和卢盏两人,站在前面,气势全开,和腾蛇对峙着。就算白泽心里,此时早已不知所措,也不能让腾蛇看出来。

    兵不厌诈,腾蛇刚才接连吃亏,现在瞧见两人气定神闲,更加心,一时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白泽听见后面的白矖“嗷”的吼了一嗓子,顿时慌了,赶紧转身。只见妹妹速度快似一阵风,直冲过来,扑到他怀里。后面跟着一个,努力不让自己腿软跌倒的赤霄。

    白矖扑到白泽怀里,带着哭腔大喊:“哥,这回是真的,诈尸了!”

    白泽和卢盏听得稀里糊涂,这两人刚才不是去尸身那边躲着吗?发生什么事了,吓成这样?

    前殿里,焚天烈火珠和阵法金光,将这里照的通亮。白泽和卢盏同时抬头,往尸身那边一看……

    原本躺在那里的,半人半兽的尸体,不知何时,竟然坐了起来。现在正歪着头,看着他们。

    这姑娘全身,甚至是脸上,一半是兽形,一半是人形,看不出情绪,看不穿想法。就见她坐在台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白泽几人。

    “……”什么情况!前有暴怒的凶兽,后有诈尸的先人。今天是什么日子?不宜张眼吗!白泽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点背。只要能出去,他一定焚香沐浴,清心寡欲,吃斋三,不,吃斋五日!

    白泽心里在考虑,这样的情况,他要不要去出卖下色相,先稳住腾蛇?

    这边正想着,台子上的姑娘,动了。

    她跳下石台,摇摇摆摆地往前走。手脚极不协调,感觉随时都会跌倒。

    她走到白泽面前,抬起那只人形的手,摊开。嘴里艰难的发出声音:“打……打按……打……”

    应该是太久没说话,她发出的声音,听上去,断断续续的。白泽好不容易才听懂,她在说丹,内丹。

    白泽赶忙拿出内丹,重新放到姑娘手里。她握着内丹,笑得像个孩子。

    看到这里,白泽长舒一口气,看来,这位前辈,应该不会为难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