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三十六章 赠笛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再说说腾蛇。

    尸身重新坐起,她也吓了一跳。实在太诡异了。后来,她又看见,白泽拿出内丹,还给那个半人半兽的东西。

    腾蛇觉得,是个机会。

    巨大的黑蛇腾空而起,扭动着蛇身,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剧毒的蛇牙,冲向半人姑娘。对准她拿着内丹的手。

    白泽被腾蛇的突然发难,吓了一跳。回过神,他已经没有时间多做布置,只好闪身挡在半人姑娘前面。他身上常年带着一个很厉害的法器。受到攻击时,法器会自动张开结界。虽然不强,关键时候,挡一下,还是可以的。

    只见腾蛇,越来越近。那对带着剧毒的牙齿,似乎放着寒光。

    白泽乍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法器的结界,不会被腾蛇给咬碎了吧!我的祖宗,你可千万不能坑我!

    千钧一发之际,半人姑娘从白泽身后闪了出来。她抬起兽形的手,对着空中的腾蛇,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腾蛇像被定在了空中,连扭动蛇身都不行。

    腾蛇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半人姑娘。这股力量,强大又诡异。她好像看见了自己死掉的画面。

    另一半,白泽等人,同样受到这股力量的干扰。赤霄直接跪倒在地,白泽和卢盏试图反抗,最终还是被迫单膝跪下。唯有白矖,一点事也没有。

    “哥!你们怎么了!”白矖扶住白泽,担心地问道。

    半人姑娘回头,好奇的看着白矖。后者吓得,缩成一团。

    白泽觉得不妥,赶紧说:“前辈!我们是剪雪笛带进来的,并无恶意。”

    半人姑娘对着他点点头。

    也是,她一直躺在哪里,说不定,刚才发生的事,她都听见,看见了。

    白泽想不通,为什么突然就诈尸了?是因为他拿走了内丹吗?又为什么当时没事?想来想去,倒是有一个反常的地方。

    腾蛇变回完全的兽形。

    难道是因为这个,才把这半人姑娘给弄诈尸了?这是什么操作?

    只见那半人姑娘,手臂一挥,腾蛇巨大的身体,重重摔倒在地。接着,蛇身上燃气熊熊大火。不管黑蛇怎么扑腾,就是躲不开,也扑不灭。

    殿里,腾蛇在撕心裂肺的喊叫着。

    白矖实在看不下去,拉着白泽的衣服:“哥,哥……”

    白泽见腾蛇这样,也是于心不忍。心想,罢了,好歹相识一场,今天过后,这缘,也就彻底断了。他用天心传音,告诉腾蛇:“变回人形,快!”

    大火中,腾蛇忍住身上传来的碎骨之痛。转身,变回了人形。随即,大火立刻被半人姑娘收回。

    腾蛇趴在地上,全身上下,一点被火烧过的痕迹都没有。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火烧的不是肉身,是元神!要是在燃一会儿,她必定神形俱灭。

    腾蛇侥幸逃过一劫,这里她不敢再待下去。最后看了白泽一眼,化成一缕黑烟,飞走了。

    不久后,白泽怀着极度悲痛的心情,后悔今天的这一举动。

    半人姑娘……应该叫她瑶晴。

    瑶晴见腾蛇逃走,也不去追。转身,看向白矖。

    白泽现在还站不起来,只能伸手,将妹妹往身后挡。

    当白泽看见瑶晴再次举起兽形的手时,赶紧大喊:“前辈!我们无意惊扰你!只是受剪雪笛之托,前来敢走觊觎内丹的人。还请前辈息怒!”

    与此同时,剪雪笛恢复了一些体力,马上飞了下来。刚才器灵自主攻击,使得一段时间,无法控制笛身。它看见瑶晴起身,早就想飞过来了。

    “雪……”

    瑶晴用人手,抓住剪雪笛。那一刻,白矖觉得剪雪笛,在给瑶晴传递什么信息。

    过了一会儿,瑶晴放下对准白矖的兽手。她将人手上的剪雪笛,递到白泽面前。

    白泽战战兢兢的,双手接过笛子。然后,他听见一个声音。可眼前的瑶晴,并没有开口说话。

    “照顾好它。”

    送完笛子,瑶晴重新摇摇晃晃地,走回石台。起身上去,重新躺下。内丹依旧被她抓在手上,放于胸前。最后,瑶晴闭上了眼睛。

    一切又恢复到刚开始的样子。石台上,姑娘的“尸体”,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压制白泽他们的力量,突然就消失了。

    几人站起来,白矖检查他们有没有受伤。

    白泽看看手中的剪雪笛,又看看瑶晴的“尸体”,说道:“这里不能留了,我们快离开。”

    刚才,白泽看见腾蛇往西南反向逃去,于是,他带着人,也往西南那边走。

    出了大殿,四人同时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来。尤其的白矖。

    卢盏问白泽:“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活了?”

    白泽摇摇头,这个秘境中,隐藏的东西,太多,也太诡异了。

    白矖问道:“哥,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她吓坏了。刚才瑶晴抬手对准她的时候,她几乎感觉到了死亡。

    白矖看看白泽手上的剪雪笛。她知道,要不是剪雪笛及时过来,对瑶晴说了什么。恐怕此时,她已经和腾蛇一样,被熊熊大火点燃了。

    这时,秘境中,准确来说,是在四人的附近,响起一阵敲打声。

    “又怎么了……”白矖带着哭腔说。

    白泽半搂着白矖,将她往自己身后带。卢盏凭着敏锐的感知,发现前面有东西飞来。

    “那是什么?”那东西飞的太快,卢盏看不太清楚。依稀觉得,是把飞剑。

    白泽同样定神细看。

    的确是把飞剑。剑身雪白细长,看上去,像是女修惯用的佩剑。但是,这把飞剑,并不属于女修,而是昆仑山长门的佩剑,星霜。

    白矖说:“是舅舅!”

    秘境外,长门和夜西风,收到风落寒长老的传讯后,立刻布阵,强破结界。没想到,秘境外的结界虽破,他们还是进不去。

    夜西风再次被弹回来,着急的说:“怎么会这样?进不去,可怎么办?”

    长门详细检查了这个结界,说:“原来如此,双重结界。就算我们破开了第一重,第二重挡着,我们也进不去。”

    夜西风问:“那现在怎么办?”

    长门聚灵御剑,星霜腾空而起:“趁着结界现在不稳,我试着让星霜进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