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四十章 见家长了?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昆仑山,相传,乃是天神在下界的都城。方圆八百里,高达万仞。四面有多条河流,从这里流向六合四海。山中,有上古的神兽,瑞兽,相护相守。昆仑山的南面,有一个水池,华美绮丽,据说,这便是西王母的瑶池。

    走下仙舟,赤霄看见的是,雄伟壮丽的宫殿,高大巍峨的山门,气势磅礴,雕梁画栋。之间在秘境中见到的,平丘仙派,远远比不上这里。

    大门打开,紫衫弟子纷纷从里面跑出。

    他们先对着千钧跪拜,接着又去白矖身边问候。赤霄见这些弟子,虽对白矖很关心,却一直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赤霄又看看在旁边,目不转睛盯着那边的白泽……哦,懂了。

    赤霄走过去,对白泽说:“白大哥,借一步说话。”

    白泽知道他要说什么,微笑着,和赤霄往旁边走去。

    “白大哥,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对白姑娘,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保证!”赤霄说道。

    白泽微笑着说:“如此甚好。

    赤霄长舒一气,又说:“那就麻烦白大哥,跟上仙解释一下。就要到年节了,我也不便打扰,就,先告辞了?”

    白泽拦住他,说:“既然已经来了,就留下住几天吧。你救了矖,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赤霄觉得自己的表情有点僵硬:“呵呵,不用,不用了。”

    “要的。”白泽说,“这是我一份心意,不要推脱了。”

    “……”赤霄觉得自己,无福消受这份心意。

    白泽拍拍他的肩,又说:“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赤霄回答说:“听你这么一说,我更担心了。你还是告诉我吧,到底叫我来做什么?”这分明就是绑架!绑架!

    白泽思虑了一会儿,说:“我呢,就这一个妹妹。腾蛇的事情,我不想发生第二次。”

    赤霄不是白痴,这么明显的话,当然听的懂:“你们怀疑我,故意跟着白,想要害她?”

    白泽摇摇头:“我从没这样想过。”

    “……”才怪!你一定是这样想的,赤霄心里想着,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们不会是想把我,囚禁在昆仑山上吧?”

    白泽又是微微一笑:“那不能。我说过了,留你住几日,好好感谢你而已。”

    “……”

    昆仑仙派的大殿,名为天一,取天人合一之意。

    进到殿里,白矖乖巧的叫人:“成暮阿公好,大舅舅好,风阿公好,元念阿公好,朱颜阿婆好,楚舅舅好……”

    一圈叫下来,赤霄越听越晕。

    这都是怎么定的称呼?

    关于这个称呼,当年可是紧急召开大会,商讨了三天三夜,最终才定下的。

    话说当年,白家兄妹上了空桑山。这件事肯定是要通知昆仑山的人。

    昆仑山的掌门,长亭,是兄妹二人娘亲的大师兄。奉剑长老成暮真人,是长亭的师傅。风落寒元念这些,是师叔辈的,还有楚兰舟长门这些师弟。

    长亭这一辈还好,直接叫舅舅。千钧上仙呢,肯定是师公了。就是成暮真人这一辈,不知道要叫什么好。

    叫长老?好像不够亲近。

    当年商讨了好久,最终才定下,叫阿公……

    过了几年,扶千算发现,白矖叫人的称呼,两边不一样。

    昆仑山这边叫舅舅,空桑山那边却是叫师叔。昆仑山叫阿公,空桑山却叫掌门。

    结果,扶千算硬是开着镜像,和昆仑山这边再次统一了称呼。

    从那之后,昆仑山这边还是这么叫,空桑山那边,只要没外人,白矖也不介意叫阿公,叫大伯。

    等白矖乖乖的叫完人,风落寒才走过去抱着她瞧:“怎么廋了!这次下山,吃了很多苦吗?”

    白矖说:“苦倒没吃什么,但也没吃到好吃的。阿公,我想吃你做的米糕。”

    风落寒笑着说:“好。阿公做给你吃。”

    “咳咳。”这时,成暮真人说话了,“千钧,这位友是?”

    成暮指的,自然是赤霄。突然带回一个不认识的人,大家都想知道是什么人。

    赤霄心想,坏了,要是千钧上仙说出什么大吃一惊的话来,比如,是爱慕白矖的人,之类的,他还不被这一屋子的人,给生吞活剥了!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为今之计,赤霄只好给白泽使眼色。

    白大哥!救我!

    白泽看见赤霄整个人呆若木鸡的样子,噗笑一声,赶在千钧开口前,先答道:“阿公,赤霄是医者,念萝医坝医仙的嫡传弟子,是我们这次下山遇到的。他出手救过我们,所以我请他上山,略表谢意。”

    千钧听白泽这么一说,也没开口,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赤霄。这人听见白泽的话,似乎松了口气。

    赤霄对着众人行上一礼:“诸位前辈有礼。晚辈赤霄,师承念萝医坝。”

    医家的事,朱颜长老比较在行。她早就注意到这个赤霄,腰间的药包传出微微的药味,细细评析,味道,倒是正宗。

    之后,朱颜长老热情的邀请赤霄住在医家院子里。这让赤霄放心不少。

    白矖知道哥哥他们还要商讨要事,也乖乖的,离开了大殿。

    千钧问白泽:“那个赤霄,到底什么来头?”他刚才没有拆穿,是因为相信白泽的判断。非要把这个赤霄带上昆仑山,一定有什么原因。

    白泽将清溪村的事情,秘境的事情,还有一千年前驳兽的事情,又讲了一遍。接着,又跟风落寒核对了一遍,之前腾蛇所讲的故事。结果,是一致的。

    然后白泽才说道:“千年秘境重启,驳兽一族无人知晓的幸秘,腾蛇居然能讲的有头有尾。矖曾经亲眼所见,腾蛇和半人族是一伙的。这些事情,腾蛇不可能知道,只能是半人族告诉她的。”

    “后来我又想,半人族能挖出千年前的事情来,恐怕也已经知道了矖的事情。而这个赤霄,出现的太巧了。”白泽说,“这几天我观察过,并没有什么问题。唯有阿盏发现一件怪事。”

    他又将卢盏所说的事情讲了一遍。再次提起,白泽也越来越怀疑,赤霄的身份。

    楚兰舟说:“照你这么说,阵法出错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只凭这一点,的确不能排除他的嫌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