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四十一章 寒意来袭,小心身体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泽说:“我看过内心,人是不错的。他身上的功德,还挺厚。又几次三番的相助,说实话,我真不想把他想的那么坏。”

    风落寒想了想:“这怎么可能分辨的出来。不过我瞧朱颜的样子,好像认定这人好不错。”

    元念呵呵一笑:“在朱颜眼里,能背出几个药名的人,都是好人。”

    “……”风落寒尴尬地笑笑,“呵呵,医家。”

    接着,千钧又说:“把人带上来也好,要真有问题,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也好防范些。不是说,他是医谷的人吗?派人去查查吧。”

    上方的长亭点点头。

    千钧看着白泽,问他:“这小子真的不是,爱慕小矖的人?”

    长亭刚喝上一口茶,听到这话,直接把茶喷了出来:“什么?”

    大殿众人,齐刷刷地看向白泽。

    白泽嘴角抽抽,他肯定千钧是故意的。还是快些解释清楚的好:“师公,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骗您了。您放心!赤霄这小子,要是胆敢对小矖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一定亲自,抽飞他。”

    千钧满意地点点头,喝口茶,又说道:“我总觉得,那孩子身上,有种感觉,莫名其妙的熟悉。”说不清,道不明。千钧绝对不认识赤霄,那种感觉却特别的熟悉。又一时,想不起什么来。所以才说,莫名其妙。

    元念飘一样的来到千钧身边,问他:“是不是,百感交集,悲喜交加?莫名有一种,亲切感?”

    千钧知道这人故意逗他,恐怕他又会语出惊人。干脆就不去理他。

    没想到,元念根本不在乎,继续说:“难怪我看那孩子,眉目之间,于师弟你,有七八分相似。”

    “……”大殿里,一片寂静。这明显是胡说八道的!

    千钧先是一愣,然后转头,看着元念,带着怒意,问:“你想说什么?”

    元念知道后果的,但就是忍不住:“师弟,那孩子不会是你早年间,遗落在外的亲生子吗?你放心,师兄一定会帮你守住这个秘密。从今以后,我会对那孩子,像小泽小矖一样好。”

    白泽心想,娘啊,元念师公一上场就作了这么大一个死,真的不会有问题吗?不对,我还是赶快遛,免得师公反应过来,殃及我这条无辜的小鱼鱼!

    白泽身形一闪,逃出了大殿。

    风落寒听到这里,手一抖,茶杯没拿稳,掉在地上,碎了。不是被这惊天大秘密给吓的,而是担心元念的安危。这般的胡说八道,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元念还在讲述,很久很久以前,千钧和一个女子间的爱恨情仇。这样的故事里,一定会有一个棒打鸳鸯的坏人,两人被迫分隔天涯。然后,女子发现自己怀有了身孕。十八年后,孩子前来寻找亲生父亲……

    长亭等人,看到白泽跑掉后哦,也想跑来着。可惜,晚了。

    千钧体内的寒气,暴走涌出。大殿内,瞬间,犹如冰窖一般。

    上仙饶命!我们是无辜的!长亭等人,此刻心中,想法一致。

    **********

    白泽心有余悸的感叹,还好自己跑的够快。千钧的功力深厚,他那寒气,一般人沾上,五脏就得被冻坏冻死。还有那种雪窖冰天,寒风侵肌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总感觉,元念这些年能活下来,也挺不容易的。

    白泽决定,去医家那边,给朱颜长老说一声,让她准备点姜汤什么的……

    医家的院子里,不种花草,有土的地方,都种植了草药。

    白泽穿过药圃,不经意间看见妹妹在窗户下,鬼鬼祟祟的,而窗户里面的人,是赤霄。

    赤霄来到医家院子后,对这里的草药来了兴趣。这段时间,到处跑,他都很久没静下心来,研究医理了。

    朱颜长老对医家弟子,一向大方。赤霄住在这里,这些草药,器具,他都可以随意使用。

    闻着草药的味道,之前惴惴不安的心,也静了下来。

    赤霄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摆弄他的药丸。还想着,再加些什么进去。窗外,突然冒出一个女子来。

    “赤霄!”白矖悄悄地爬到窗户下,然后猛的站起身。

    要是在一个月前,赤霄真的会被这种无聊的事情,给吓一跳,但是现在,他只是呵呵一笑,脸不红心不跳。果然,出谷游历,能让人成长……

    赤霄问白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白矖趴在窗框上,说:“哥哥在跟师公他们商讨事情,没人陪我玩。刚好逛到这里,就来看看你。”白矖说,“你要住在医家的院子里吗?要不,你跟我们一起,住无垢阁吧!那里是千钧师公的寝殿,又大又舒服。”

    赤霄发现自己最近多了个毛病,无缘无故地生出寒意来。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比如现在,好好地在跟白矖说话,突然就打了个寒颤。

    “你怎么了?生病了?”白矖看见赤霄面前的桌上,有一堆药丸。

    赤霄笑笑,答说:“没事,估计是之前受了惊,吃几副药就好了。”

    白矖看着桌子上的药丸,然后伸手,拿起一颗,直接放到嘴里,一边吃还一边问:“这个是什么东西?”

    “……”赤霄问她,“小白,你师娘没有告诉过你,外人的东西,不可以乱吃吗?”

    白矖认真的说:“有啊,可你又不是外人。”

    这话说完,赤霄又打了一个寒颤,寒意比刚才更加厉害。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白矖又问了一遍:“这个到底是什么?”

    赤霄说:“自己做的一些药丸。”

    “这是药?”白矖觉得奇怪,“那为什么不苦?”

    “也没人规定,药就必须苦吧。”赤霄说。

    白矖还是不相信:“朱颜长老和空青长老,做出来的药,都是很苦的。小时候,我最怕生病了,每次都要吃那些苦药。就连以前,青姨做的也……”

    白矖后面的话没说完。赤霄发现,她提到那个叫青姨的,就沉默了。

    赤霄接过话,继续说:“良药苦口,生病喝苦药,好的快。我这个药丸,是用味道甘甜的甘草做的,吃起来不会太苦。主要是清热解毒,调理脾胃的。平日里,当零嘴吃也行。”

    赤霄找出一个小瓷瓶,装了一些药丸进去。递给白矖:“你试试。”

    白矖开心地结果瓶子,又说道:“我想去后山禁地看开明兽,你陪我一起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