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四十三章 一无所知的事情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大殿又是一阵沉默。

    “还能有什么。搞一群异人大军出来,制霸山海界呗。”元念说,“这群半人,早些年,还算安生。灵脉一出事,他们就坐不住了。”

    扶千算说:“陆续都有仙山灵脉干涸的消息传来,看势头,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愈演愈烈。仙修一脉的实力,日渐衰弱。如今还稳得住兽族。我就怕,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

    风落寒一脸惆怅:“山海界两件大事,均威胁到眼下的平衡。我们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仙修一脉如此被动,不是什么好兆头。”

    空桑山作为现今的仙修之首,山海界中,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知道。像灵脉干涸这样的大事,扶千算早已派人调查。

    数年来,灵脉的情况,越来越糟。而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结果,还是一片空白。

    扶千算不得已,联系白辰绫烟帮忙调查。元念常年游历**四海,这几年,也无心玩乐,四处打探情况。

    一无所知的事情,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

    就像风落寒说的一样,如此被动,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

    大殿内,众人沉默不语,气氛都萎靡了不少。

    元念受不了这个,大叫着:“不是半人就是灵脉,这两个话题都太沉重了!我们谈点别的吧,比如,有人知道招摇山的情况吗?”

    仙修一脉的仙派,按照实力排名,应该是,招摇山,空桑山,昆仑山。空桑和昆仑的实力差不多,千钧和云苍一直是不相上下的。只是长亭作为掌门,资历肯定比不过扶千算。所以昆仑山排在最后。

    至于招摇山。此派有一尊者,是目前仙修一脉中,修为最高,位份最高,资历最高,连年龄也是最高的长者。称为,无上天尊。

    大约半年前,招摇山突然闭山,不见客,也不见有人出来。扶千算派了好几拨人去打探消息,最多也就是知道,招摇山灵脉出了问题。

    “就算是灵脉出了问题,也不用连我们也瞒着吧。”元念说,“闭山,会不会太严重了?”

    成暮也觉得不妥:“这样刻意的避免见人,不是更容易被怀疑吗?”

    扶千算思虑一会儿,说道:“以南宫云清的个性,就算灵脉出了问题,也实在不至于如此。除非,还有另一件严重的事情,同时发生了。比如,招摇山的人,出了什么事。”

    元念说:“要说到招摇山的人,能让南宫云清这个掌门,做到这样地步的,难道是天阔?”

    这种时候,和长亭一样不怎么说话的楚兰舟,答道:“我觉得不像,要真是我哥出事了,守山弟子也不用连我也瞒着,不让进。”

    “云清这小子,除了对这个徒弟上心,还有谁啊……”元念突然想到一个人,“等等,不会是,天尊吧……”

    扶千算接着说:“我也想过是尊上,可再仔细想想,就算是尊上出了事,云清也不用连我们也瞒着。”

    元念越想越糊涂,他对扶千算说:“我算无遗策的扶师兄,你还是直接说吧,最有可能,是个什么情况?”

    扶千算对他的恭维,微微一笑,然后说:“最大的可能,灵脉出事,无上天尊知道了什么。但是云清不肯联系我们,那说明,尊上现在没办法出来证明。”

    元念又问道:“没办法出来证明?病了?伤了?可这都半年了。”

    “这事,肯定和灵脉脱不了干系。”一直在喝茶没说话的云苍仙君,说,“我打算过几天,上招摇山找云清。半年都没解决,说明他们也无计可施了。咱们这么多人,总能找到办法。”

    元念觉得不行:“兰舟上去都被挡回来了,他们是铁了心不想让我们插手。”

    云苍放下茶杯,说:“所以我直接去找云清,没人规定,进仙派,必须走正门吧。”

    所以,你是想翻墙进去咯?

    扶千算说:“我突然想到,招摇山的灵脉,是在他们的禁地里。之前小烟跟着尊上闭关五十年,也是在禁地里。小烟会不会知道什么?千钧,他们两什么时候回来?”

    千钧答道:“说了要回来,但是没说现在在哪里,我算不出他们的路程和时间。”

    元念又说:“云苍师兄,这大过年的,我看你还是先别去了。等小烟回来,再说吧。”

    扶千算也同意,点头说道:“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让小烟上招摇山。这样更容易,套出话来。”

    “我觉得行。”成暮和风落寒也表示同意。

    毕竟招摇山的人,全都很疼爱阮绫烟。要是她去打探消息,怎么都比大殿里的这些人,更容易些。

    月亮从这头,落到那头。大殿里的谈话声,才结束。

    无垢阁里,白矖突然醒了,然后,就无法再入睡。于是她起身,出门闲逛。不管是空桑山还是昆仑山,她都很熟悉,闭着眼,也不会迷路。

    白矖抬头,感觉今晚的月亮,有点奇怪。

    走着走着,又走到了医家的院子。白天见到赤霄的屋子里,还亮着。这么晚,赤霄不睡觉,在干嘛呢。

    赤霄开门,看见白矖,有些惊讶。左右看看,她好像是一个人来的。

    将人迎进屋,赤霄说:“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你不也没睡吗?”白矖发现,从屋子的窗户往外看,刚好可以欣赏月亮。她双手放在窗框上,托起下巴,说,“师公他们在商讨要事,哥哥太累了,我不想打扰他休息。其他弟子也谈不了什么,赤霄,你陪我说说话吧。”

    赤霄把那些瓶瓶罐罐收好,走到窗户旁,略显担心地问:“你今晚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之前受了惊,还没好吗?”

    “那个早好了。”白矖看着月亮,过了一会儿,才说,“如果,有一个人,生了重病,无药可医的那种。你说,她在剩下的日子里,应该怎么活?”

    赤霄反问她:“为什么问这个?”

    白矖不答他的话,接着说:“你说,她应该继续听话,乖乖在家待着,还是不管不顾,出去看看一直很向往的外面?”

    赤霄再次觉得,白矖今晚怪怪的。听她这话,似乎另有深意,他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