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四十四章 阻止家暴,人人有责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月色照进窗户。

    白矖笑笑,说道:“我不知道。留下是他们的累赘,离开,又会让他们担心。”

    赤霄越听越不对,他抓过白矖的手,替她把脉。脉象平和,强健,身体没什么问题。他看着白矖,说:“小白,你不会是大半夜的,来逗我玩吧?”

    刚才那些话,好像在说,白矖得了什么重病,就要不久于世了。可赤霄一把脉,又没什么问题。难怪他会以为,白矖在故意逗他玩。

    白矖把手抽回来,对着赤霄翻起白眼:“我又没说是我。你怎么这么笨,听不出重点吗?”

    “重点?”赤霄回想她刚才的话,病了,选择,留下,离开。等一下,赤霄想到了什么,他问道,“难道重点是,出去?”

    白矖笑了,是赤霄熟悉的那种,坏笑。

    “这才刚回来,你又想下山?”赤霄坚定地摇头,“我可不要再跟你下山了。”

    白矖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跟本姑娘下山,怎么了!我那么厉害,还救过你的命呢!”

    赤霄呵呵一笑:“那也是我先救了你的命,你才有命来救我。还有,别以为我忘了,第一次见面,我好心给你疗伤,你却把我倒吊了一个时辰,还抢走了我的葫芦。话说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葫芦还给我。”

    白矖捂住乾坤袋,他没做这样的打算:“吊着你,是因为……你是登徒浪子!你还扯过我衣服,要是让我哥知道了,看他不把你,大卸八块!”

    “好啊。你去告诉白大哥,我也去。”赤霄环手抱胸,也学会了坏笑,“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又想偷怕下山,他们会怎么做呢?”

    白矖想到一个画面,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在空桑山上的时候。有一次,师傅常应要渡劫,没时间管她。于是,就找了二十个人,每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围着她。吃饭,睡觉,连沐雨,都有人明为照顾,实为监视着她。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白矖气呼呼地看着赤霄,她从什么时候起,竟然说不过这个登徒浪子了?

    白矖拍拍赤霄的肩,表情严肃,话语间带着长辈般的慈爱,说:“阿霄啊。做人不可以忘本,更不可以摒弃纯良的初心。想当年,你是多么的质朴善良,哪里像现在这般巧舌如簧,心浮气躁。看到你变成这样,我真是悲痛欲绝。”

    “呵呵。”赤霄走到门口,对白矖做出手势,说,“要是没什么事,小白,你就先回去吧。我还要弄药呢。赶在天亮前弄好,再去告诉白大哥,你因为受惊,导致心绪不安,还要再吃几副药来治治,这个悲痛欲绝才行。”

    赤霄又说:“对了,你回去后,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药,会很苦。”

    “……”

    屋子外的暗处,两个身穿紫衫的女弟子,警惕地监视着屋子里的情况。

    白矖离开无垢阁时,她们就一路尾随,跟着。这是白泽的意思,他特意请戒律堂的弟子帮忙。虽说是在昆仑山上,可危险还是有的。

    两人跟着白矖,走到了医家院子。又看见白矖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的两人,站在窗边说话,她们躲在外面,也能看清楚。

    站在窗边的两个人,先是拉手,然后拍肩,现在,白矖好像炸了毛,正往旁边的男子身上扑。

    外面监视的两个女子弟,面面相视。她们隔的太远,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光看着画面,只觉得奇怪。

    “这人什么来头?”

    “千钧上仙带来的。听说,在山下的时候,帮过兄妹两。”

    “……也就是说,他和小矖在一起,白泽那个严重恋妹的家伙,居然没揍他?”

    “我估计,这是唯一的一个了……你说这事,要不要告诉白泽?”

    “别!珍惜生命,远离白泽。阻止家暴,人人有责。这可是小矖嫁出去的唯一希望,不能让他夭折了。”

    就在这两名女弟子,重点越来越偏的谈话时。后山处,突然传来一阵巨响。

    白矖和赤霄也从屋里跑了出来。

    “这还没过年呢。昆仑山已经开始放炮了?”赤霄问道。

    白矖根据巨响,找准方向:“那边是禁地,一般弟子是不能去那边的。难道是开明兽做了什么?”

    白矖拉上赤霄,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往禁地走去。

    开明兽以前也常闹些大动静来,结果,都是被千钧狠狠地教训一通。白矖以为,这次也一样,她可以恶意围观一下。

    直到在禁地外,她看见紧皱眉头,惶惶不安的千钧。

    禁地,其实就是一个山洞。洞口处,有一个强大的上古封印。除了开明兽,谁都可以随意进出。

    昆仑山有个规定,门中弟子,不得靠近后山禁地。否则,一律逐出仙门。

    那年,千钧上了昆仑山。元念突然就失去了,最小弟子,备受宠爱等等的光环。之后很长的时间,元念对这个师弟,都不太友好。

    千钧性子冷淡,不爱跟他计较。最多就是烦了,见到他便绕开。

    有一次,没来得及躲,正好被元念撞上。在某种极不友好的行为下,千钧脸上破了点皮,出了点血。而这一幕,还正巧被当年的大师兄,风落寒,撞见了。

    回想那些年,千钧还没来的时候。风落寒所有的心思,都是在元念身上。就算他作死被罚,风落寒要么求情,要么陪罚。天热怕他渴了,天凉怕他冻着。大事小事照顾的周全,妥当。

    可是那次,风落寒却生了大气。拿出大师兄的架子来,罚元念跪了一宿祖师祠。

    那一夜,元念怎么也想不通,还越想越生气,认定千钧是坏人。抢走他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抢走他的大师兄!

    第二天,元念从祖师祠出来,立刻就去找了千钧。非要让他去后山山洞里,拿什么东西。元念是想让千钧,违反门规。进入禁地,可是会被敢出昆仑山的。

    其实,元念本性不坏,只不过是年少气盛罢了。后来,还是他自觉跪在掌门师傅面前,认了错。因为他突然想起,师傅说过,禁地里关押了什么危险的东西。顿时,担心起千钧的安危。

    千钧早就不记得,是要拿什么东西了。后山禁地,不得乱入。那时,他还不知道。那时,是他初见开明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