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二章 一家四口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利用玉佩,阮绫烟也进到幻境中。那段刻苦铭心的往事,她也看见了。

    寒气全数沉落在阮绫烟脚下,她操控着铁链,牢牢缠住开明兽庞大的身形。无论怎么挣扎,开明兽竟然挣脱不掉身上的束缚。

    可即便如此,那股威压,一点也没减少。

    此时,赤霄似乎看见,阮绫烟的身后,出现一个幻影。他问白矖:“小白,那是什么?”

    白矖也看见了,她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

    那幻影巨大,几乎和开明兽的身形一样大。有些模糊,白矖勉强能认出来。她说:“是椒图。”

    然后,赤霄再问什么,白矖也不答了。

    阮绫烟对白矖说:“小矖,把玉佩给我。”

    白矖赶忙把手中的玉佩,扔了过去。

    玉佩在空中停止了坠落,浮空,慢慢地飘到开明兽面前。

    开明兽见到玉佩后,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有眼中的悲伤,越来越浓。

    阮绫烟说:“我想,与星也不会愿意,看见你现在这样。”

    提到与星,开明兽更是泪流不止。

    一阵青烟飞起,散开后,开明兽已经变回了人形。

    约莫三十岁的男子,一脸悲伤的表情,跪倒在地。双手颤抖地抬起,小心翼翼的接住玉佩。放在眼前,张嘴,却说不出话,唯有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同时,石室中的四面浮空的金色阵法,也消失了。

    阮绫烟,收回寒气铁链,身后的幻影也随即消失不见。轻舒一气,要是再晚一些,那些金色阵法启动,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千钧看着开明兽伤心的样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过了赤霄的理解。他原本以为,在平丘的秘境中,白泽展现的仙修之力,已经很强大了。再看看身前的阮绫烟,这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

    白矖眨着大眼睛,心想出去后,一定要告诉哥哥,娘亲是如何如何的强大!远比他们之前认为的,还要强大!

    相比之下,好像她爹,似乎废柴了不少。

    禁地洞外,留守在那里的白辰,突然大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

    回到无垢阁,一家人才有时间说说话。

    白泽和白矖异人搂抱着一边的腰,紧紧地蹭在阮绫烟的肩上。阮绫烟则是慈笑的看着一双儿女。一家四口,唯有白辰,臭着一张脸。

    白辰一手拎一个,将兄妹两,从阮绫烟身上扯下来:“多大的人了,赖在娘亲身上,像上面样子。”清理掉碍事的,白辰自己上前,搂住阮绫烟的腰。

    白家兄妹两人,怼起自己的父亲来,从不嘴软:“多大的人了,还赖在娘子身上,像什么样子!”

    白辰呵呵一笑:“空桑山的规矩呢,跟父亲大人说话,是这样的态度吗?”

    白家兄妹互看一眼。

    白矖说:“哥,规矩是什么?”

    白泽说:“没听说过。”

    然后两人又看向白辰,接着说。

    “掌门和师公说过,小矖不用学那么多规矩。”这是白矖。

    “师傅让我不要处处都学那些死板的礼节。因人而异,因时而异,让我多多思考,自己拿捏。”这是白泽。

    白辰咬牙微笑,在阮绫烟耳边说:“原本是想让师傅和掌门他们,好好教教这两个熊孩子规矩。早知道被教成这样,当年就该把他们送去招摇山。”

    阮绫烟轻笑一声,说道:“相信我,送去招摇山会更糟。”

    自从被送去空桑山,白泽和白矖有十五年没见过爹娘了。尤其是白矖,巴不得把这十五年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讲给阮绫烟听。

    讲了一个时辰,白矖口干又饿,抓起桌上的茶水点心,囫囵往嘴里塞。接着说:“然后,一个黑袍黑面的人,从天而降,把腾蛇,震飞老远。”

    “黑袍黑面?”阮绫烟和白辰,同时发出疑问。

    白矖说:“之后还见过一次,在常烝山上。他们利用长生石,滋养狸力的邪气,再加已控制。哥哥说,他们是半人族。”

    “这么说,他们是先把长生石,放在镇子里,吸取精元激活,再用它来强行凶化异兽。”阮绫烟听说过一些地方,莫名其妙被邪气入侵的事情。她和白辰也去调查过几次,只是没想到,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白辰说:“这几年,半人族行事越发诡异,捉摸不透。”

    阮绫烟喝茶时,忽然想到什么,赶忙放下茶碗,问白矖:“小矖,你和半人族打了照面,他们没有伤害你吗?”

    “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接话回答的,是白泽,“常烝山时,他们下杀手,多半是因为计划被我们破坏了,恼羞成怒的。而小矖又说,盘龙镇外的半人,是故意放过她的。”

    白矖同时在旁边点头,证明哥哥说的对。

    白泽看着爹娘,说道:“他们应该没有理由,故意放走小矖吧。”

    呵呵,要有理由,那也都是杀她的理由。

    半人族视阮绫烟为敌,以他们收集情报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白矖是她女儿。如此说来,放走白矖这一举动,果真蹊跷的很。

    “那个什么半人族,古古怪怪的。”白矖说,“弄了个长生石,害人害兽,又不见对他们又什么好处。损人还不利己,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还有平丘的事情,也亏得他们能挖出那么久远的真相来。”

    阮绫烟想起,最近听说的传闻,问了一句,究竟是何事。于是,白矖再次声情并茂的,讲述了平丘秘境的事情。

    白泽见白矖,讲到瑶晴“复活”,欲对她出手时,表情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也松了口气。

    白辰对剪雪笛来了兴趣,让白泽拿来给他看看。

    白泽召唤出剪雪笛,一脸嫌弃地递给他爹,并说道:“法器这东西你又不懂。白家异类。”这四个字,是他家小祖宗说的。

    白辰往他头上落下一巴掌:“那也是你爹!”

    这时,白矖在旁边咬着点心,幽幽的说了一句:“真像不明白,娘亲当初为什么会看上爹的。”说完,和白泽互看一眼,然后十分惋惜的摇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