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三章 沧海遗珠?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辰见到自家娘子,也在窃笑。心想,一家四口,就他最不得宠,人生,无趣的很。

    不料,此时白泽又说了一句:“难道真如曲宁所说,是爹当年花言巧语,把娘给骗了?”

    白矖也摸着下巴,收起笑脸,严肃的说:“那个大叔挺有趣的,要是他做我们的爹,我是可以接受的。”

    阮绫烟知道他们在开玩笑,还是出声维护一下相公的威严,比较好。白辰已经拔出烛影,准备去找曲宁麻烦了。

    白泽和白矖相看一眼,愉悦地挑了下眉。面对白辰,他们从不嘴软……

    拉回白辰,阮绫烟问他们:“你们怎么认识曲宁的?”

    白矖说:“在平丘遇见的。”

    白泽说:“嗯,刚见面,他就调戏了小矖。放心吧娘,我已经凑过他了。”

    “……”这是白辰。

    “……”这是阮绫烟,“白老爷,拔出你的烛影,去把曲宁给我砍了。”

    然而白辰此时,心里有了一个计划。他安抚好阮绫烟,转头问白矖:“小矖,刚才和你一起,从禁地里出来的男子是谁?昆仑山弟子吗?”

    “不是啊。赤霄是念萝医谷的弟子。”

    于是,白泽又将赤霄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他是小矖这次下山遇到的,因缘巧合,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也几次三番出手相助。所以,我才请他上昆仑山来,小住。以表谢意。”

    白泽没有明讲原因,只是不动声色的,给阮绫烟递眼色。后者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白辰想了想,说:“因缘巧合,就是有缘了。我看他和小矖站在一起,挺般配的。”

    “既然如此。”白泽半眯起眼睛,说,“我现在就去把那小子,踢下山。”

    白泽用眼神告诉他爹,你敢打小矖的主意,试试!

    白辰同样用眼神回答他,试试就试试。反正是迟早的事情,你还能拦着不成。

    父子两双目对视,擦出噼里啪啦的火花来。看的白矖一头雾水。

    阮绫烟自然是听明白了白辰的意思,只是……

    “我觉得那小子不错。娘子,你看呢。”白辰询问着阮绫烟的意见。

    不料,阮绫烟却答道:“那小子,不行。”

    这句准丈母娘,常用来挑剔姑爷的话,在其他人耳里,却有另一个意思。

    白泽哄着白矖,说:“折腾了一宿,不累吗?你先回房休息吧。”

    白矖不肯,撅着小嘴,扑到阮绫烟身上。

    轻抚着她的头,阮绫烟说:“我们不走,说好了留下来,陪你们过年的。”

    白矖这才放心离开,回房去了。

    等她走后,白辰和白泽,才询问阮绫烟。

    白泽说:“实际上,赤霄出现的太过巧合。我怕他有问题,才故意把他弄上昆仑山来。算是,禁足观察。”

    白辰问道:“娘子,怎么了?”

    “那个赤霄,是异人。”阮绫烟说。

    白辰白泽,以及在后面偷听的白矖,全都震惊了。

    刚才提到赤霄,娘亲的神色就变了。哥哥又故意支开她,白矖一猜就知道有事。而且,事关赤霄。还不想让她知道。

    根据规定,这个时候,必须偷听!

    结果,她有些后悔了。

    白泽不太相信:“不会吧。那小子,怎么会是异人。”

    对于阮绫烟的说辞,白辰从不怀疑。况且现在这事,事关异人。山海界里,怕是没人比她,更了解了。

    阮绫烟说:“他体内的异丹被压制着,还没有异化。目前来讲,这人还没什么危险可言。只是他异人的身份,太奇怪了。”

    “七十年前,窫窳被封印,半人族虽然逃跑了,可他们又不会炼化禁术。按理说,山海界应该无人会炼化异人了。我看那个赤霄和你们年纪差不多,就是不知道,他是何时,被融入内丹,炼成异人的。”

    白泽飞快的回想,关于赤霄的一切。除了卢盏发现的异状,仔细再想,他在秘境中,对驳兽一族的壁画,反应很大。白泽当时,只是觉得,他对阴谋论有抵触。现在再看,若他真是异人,难怪会对仙修抱有敌意。

    “我还以为,山海界中,只有娘和蓉姨是异人……”白泽还有一个问题,“除了窫窳,还有谁在炼化异人?”

    “应该和窫窳无关,时间对不上。”阮绫烟也皱起眉头来,这些年,山海界中并没有大量屠兽掠人的事情发生,又或者,赤霄只是一个例外?那他体内的异丹,又是哪里来的呢?

    有一个可能,阮绫烟想到了。只是不敢确定,毕竟,有些匪夷所思。

    “不是说,赤霄是医谷弟子吗?可有让人去查?”阮绫烟问道。

    “长亭舅舅已经派人去了,这几天,应该就会传消息回来。”白泽答道。

    **********

    虽说昨夜里,禁地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但这对昆仑山的弟子来说,也不能阻止他们做早课。

    穿过剑屏,阮绫烟和白辰往医家院子走去。

    想了想去,阮绫烟还是觉得,亲自去确认一下比较好。

    看见剑屏上,各种弟子在那里练功,不禁让人想起从前。

    阮绫烟微微一笑。当年在昆仑山上的时候,因为她情况特殊,早课,是不用做的。所有的修行练习,都是师傅千钧,亲自教导。得空了,她也会来看看师兄师姐们。

    她最近,老是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无奈笑笑,估计是真的老了。

    进到院子里,先拜见了朱颜长老。她正忙着制药,又想跟阮绫烟亲近亲近,有些不知所措。

    夫妇两见到赤霄时,他正在屋子里,看样子,是在等人。

    “你在等我们?”阮绫烟问道。

    赤霄点点头,将人迎进门。

    良久后,他才开口:“我知道,能瞒过所有人,也瞒不过前辈。”

    赤霄说道:“师傅这次允我出谷,一来,是想锻炼我的医术。二来,是我特意,来寻前辈的。”

    赤霄给两人分别倒上茶,无奈一笑,接着说:“之前听小白说,她娘亲很厉害,我还没往这边想过。现在看来,白大哥怀疑我跟着小白,是别有所图,倒真像这么回事。”

    阮绫烟感到奇怪,于是问他:“特意来寻我?为何?”

    赤霄起身,走到阮绫烟面前,然后噗通跪下,行了一个大礼。说:“如前辈所见,我是异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