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四章 有没有关系,都是个祸患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我是师傅捡回医谷的弃儿。师傅说,那时我体内,就已经有异丹了。”赤霄恭敬的说着,“不仅有异丹,连压制其力量的阵法封印,也在体内了。”

    阮绫烟和白辰互看一眼。

    融入内丹,还替他打上了封印,又为什么要抛弃他呢?

    “我的先天之灵并不强,根本不适合仙修。师傅教我医术,我便做了医者。小时候倒没什么,封印很稳定,异丹也很安静。可慢慢长大,体内那股强劲的灵气,就有了冲破封印的迹象。”

    “念萝医谷中,来来去去倒是有许多仙修,然而异人的事情,又不敢告于旁人知道。师傅是医仙,想了办法,替我加强封印。只是时日一久,效果,也就不如从前了。”

    “此番出谷,师傅特意交代,让我来寻前辈。不为别的,只因异丹躁动,恐怕压制不住,异化就要开始了。”赤霄将自己的情况,说的清楚。

    阮绫烟想了想,问他:“医仙当年知道你有问题,为什么不直接把你,交给仙修一脉?”

    赤霄答道:“这事,师傅有说过。当年,他的确想把我带去空桑山。只是当时,碰巧出了件大事。”

    白辰好奇的问他:“什么事?”

    赤霄停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仙修一脉集体发难,逼上空桑山上,请求扶掌门,处决前辈。”

    “……”原来是这件事。

    “师傅认为,仙修对异人的态度太过强硬,又无情无义。要是把我交给空桑山,恐怕性命不保。他只是太仁慈,不忍心看见我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才把我,养在了念萝医谷。”赤霄说,“虽然后来,听说空桑,昆仑,招摇,三山力保异人,但想想,还是不能完全无碍的。”

    阮绫烟点点头。早听说那念萝医仙,仁心仁爱,如此做法,倒是没什么问题。

    “可放你出谷,岂不更加危险?”阮绫烟再问。

    赤霄依然如实回答:“进退两难,横竖无救。我听师傅说,若想异化成功,最好,是寻来前辈帮忙。出谷,是我恳求的。”

    “如此说来,你尚在襁褓,就被禁术炼化。原因不知,体内是什么异丹,也不知道?”阮绫烟又问。

    赤霄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我可以帮你。”阮绫烟对他说,“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先确定,你体内的异丹,属于谁。”

    赤霄什么也没问,只是对着阮绫烟,又行了一次大礼。

    离开医家院子,阮绫烟问白辰:“你猜,他体内的异丹,会是谁的?”

    时至冬日,山上寒风吹过,凉意拂面,让人不禁缩了缩脖子。

    白辰脱下外衣,披到阮绫烟身上。再站到她身前,挡住迎面吹来的寒风。他说:“山海界里,无主的内丹,又遗落在外的。我只能想到,当年一直没有找到的第五颗内丹。”

    阮绫烟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可时间,怎么也对不上。”

    约是百年前,山海界中有个仙修,偶然间得到了炼化异人的禁术。他痴迷上这种,两族结合的强大力量。于是,他想炼化一些异人,为仙修一脉所用。可他又觉得,世间异兽,都不够强大。因此,他把主意,打到了西海无极殿中,那些被供奉着的,上古异丹。

    当年,他一共偷走了五颗内丹。成功炼化了四个异人。而今留世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阮绫烟。唯有一颗异丹,去向不明。至今都没有找到。

    自从这人使用禁术的事情,败露后。有很多人,暗地中寻找着第五颗异丹。其中必定会有一些,心术不正,来者不善的人。

    “所以,这小子跟当年有关系,是个祸患。没关系,也是个祸患。”白辰说,“我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管,但是你得答应我,绝对不可以做太危险的事。”

    阮绫烟捧起他那张严肃的脸,笑着答应:“嗯,我知道。”

    看到爹娘走后,白矖才敢冒头。她偷偷跟着爹娘,来到医家院子,看见他们进了赤霄的屋子。但是白矖不敢靠的太近。娘亲那么厉害,会发现她的。

    所以,他们在屋子里说了什么,白矖一句也没听见。

    要不,进去问问赤霄?可他不一定会告诉我的。娘亲特意来找他,是因为异人的事情吧。话说,赤霄正的是异人吗?感觉不太像。

    白矖在这边纠结,另一边,阮绫烟和白辰早就发现她了,只是没去戳穿。

    阮绫烟问白辰:“你怎么突然想把小矖给嫁出去了?”

    “也不算突然,小矖过完年就十九了,也该考虑考虑,早做准备。我只是觉得,小矖和这小子蛮般配的。所以才会那样提议。”白辰脸不红,心不跳,义正言辞,说完这段胡话。

    阮绫烟眼中,明显两个字,不信。

    白辰又说:“咱闺女,不会真上心了吧。偷听我们讲话,现在又巴巴的跟了过来。”

    阮绫烟也犯了愁。要是白矖喜欢,她应该支持的。可若对方是个异人,阮绫烟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异人的身份,伴随着太多的危险,身边的位置,不是谁都能站的。

    阮绫烟觉得,迫不得已,自己恐怕要棒打鸳鸯。不知道小矖,会不会怪她。

    白矖终于是敲开了赤霄的房门。

    赤霄惊讶她的精力充沛,打趣的说:“年经真好。”

    白矖半眯起眼睛,上下左右,前前后后,转着圈打量赤霄。这是异人耶,活的耶,除了娘亲和蓉姨,这是她见到的第三个异人。

    赤霄不知道白矖在想什么,竟然看着他流起了口水。

    什么情况!

    他拍拍白矖的额头,拉回她的理智:“你受什么刺激了?不是跟你爹娘腻歪去了吗,怎么又跑来这里了。”

    赤霄下意识地往外面看,要是被人看见,白矖又来找他,他总觉得要倒大霉。

    白矖擦掉口水,问道:“那啥,我爹娘找你,说了什么?”

    “又是那个什么规矩,让你偷偷摸摸跟来的?”赤霄挑眉,看着白矖。

    “啧。”白矖不想听废话,催促他,“赶快说!”

    “这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赤霄也学着她,半眯起眼睛看人,说道:“因为,少儿不宜。”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