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六章 师傅,你不要小矖了吗!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十五年了,常应终于见到这对不负责的父母。抓起他白师弟的手,就开始诉苦。

    “曾经,我以为你是最皮的。现在才发现,那都不算什么。”

    常应这边说的起劲,陆清秋拉着阮绫烟,也在回忆过去。不过她们说的,就要轻松的多。

    “然后,常应掏出了所有的私房钱,趁着掌门没回来,把炼器房重新翻新了一遍。”

    就这样,说着说着,一堆人在旁边,或笑或摇头。

    太阳到了头顶,也到了饭点。殿里的人,却一个也没提吃饭的事。

    白矖和白泽,作为这场吐槽大会的主角,被迫待在一边,接受注目。

    这一到了饭点,白矖就不干了。你们一个个都辟过谷,不怕饿,可我们兄妹受不了呀!

    白泽给白矖递一个眼神,白矖妹妹点头,表示明白。

    就见白矖起身,提着裙子,奔到常应面前。没等他问出话来,白矖“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多年了解,常应看见白矖过来,自动进入戒备状态。在白矖跪下的一瞬间,常应立刻出手,稳稳地抱住她。不管这熊孩子要干嘛,如此,也算保住了他慈爱恩师的形象。

    常应的自我感觉还没有良好够。就听见白矖“嗷”的来了一嗓子:“师傅,你不要小矖了吗!嘤嘤嘤。”后面这三个嘤,还特别的假。

    常应心想,如果可以,他真像回到当年,毅然决然的拒绝收下你们兄妹:“为师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快起来。”

    白泽这时也走过来,扶起白矖,并且说道:“就是小矖,师傅怎么会不要你呢。”

    白矖站起来,委屈巴巴的抽了两下,说:“可是师傅都不给我们饭吃了,是不是怪我们吃的太多,打算把我们丢掉。”

    四周,一阵安静。

    白泽帮妹妹整理好长发,微笑着,对她说:“不会的,大不了,哥哥以后少吃点,都留给小矖吃。”

    白矖扑到白泽怀里,嘤嘤嘤地哭。白泽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唉声叹气。

    早被这一幕气到嘴角抽抽的常应,说:“你们两,就不能直接说,饿了,想吃饭吗?”

    兄妹两齐刷刷回头看着他,整齐的对常应说:“饿了,想吃饭。”

    阮绫烟扶额,凑到白辰耳边,轻声的说:“看见常应师兄,这副心肌梗塞的样子,我好内疚。怎么办。”

    白辰亦轻声回答她:“一定不可以心软。祸害一个总比祸害一群好。再说了,二师兄以前教训我,可来劲了。如今,也让他尝尝这滋味。”

    “……”阮绫烟心想,你这还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呐。都说两孩子的性格像你,果然如此。

    不同阮绫烟的内疚,陆清秋对兄妹能来空桑山这件事,一直很高兴。

    她对阮绫烟说:“孩子皮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就行。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这些年,慰藉了不少。”

    陆清秋是半人。据他们所知,半人寿命很长,甚至长过了仙修。但他们无法生下自己的孩子,没有任何办法。

    当年选择空桑山,阮绫烟的确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她知道,陆清秋一直想有个孩子,无可奈何罢了。

    酉时,昆仑山上已经忙的不可开交。风落寒他们也不好继续偷懒。

    有炼器弟子,给白矖做了炮仗。反正每年最忙的这个时候,大家反而都不要她帮忙。白矖干脆抱着炮仗,去医家院子,找赤霄一起放。

    白泽看到此情景,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茶杯。身边的弟子,默默地远离他。

    以前,白矖都是抱着炮仗来找他的,今天却从他面前跑过,乖乖的说了一句:“哥,我去放炮仗玩了。”

    然后,就跑到医家院子,找赤霄去了。

    那个混蛋!要不是娘亲说,赤霄很重要,不能有任何闪失,他真像揍他一顿。

    这样想着,手更痒了。

    白泽聚灵,启动镜像,对面的卢盏,现在也忙的很。

    卢盏问道:“怎么了?我正忙着呢。”

    这头的白泽开着镜像,继续忙着手上的事情。嘴上,和卢盏,聊起天来。他说:“妹妹长大了,留不住了,已经开始无视我这个哥哥,一心往那个野男人身边跑,心好累。”

    妹妹被外面的野男人迷住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卢盏把东西递给旁边的弟子,交代了几句,才对白泽说:“昆仑山的弟子,应该不敢当着你的面,对小矖下手吧……你说的,不会是赤霄吧?”

    “呵呵,从现在起,请叫他混蛋。”

    “……”卢盏好奇。白泽之前,不是说,要让赤霄半身不遂,外带失忆吗?再说,赤霄敢对小矖下手,白泽也应该是直接挥拳打过去啊,为什么现在会一脸悲愤的,朝着自己诉苦?

    白泽说:“有些事,很严重。总之,我现在不仅不能动他,还要细心保护着。我现在有一种,特意找来一只猪,供我家白菜的感觉。”

    镜像那边的卢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经年13754年,大年三十。昆仑山上笙歌鼎沸,喜气洋洋。

    众弟子齐聚大殿,对着掌门和几位长老,依次拜年。长亭发红包发到手软。

    常应和陆清秋来到墓陵,跪拜清秋生父,陆无绪。每年都是如此。

    阮绫烟和白辰,则来到医家院子,悼念肖青黛。

    这个肖青黛,原本也是昆仑山的弟子,医家弟子。后来一同嫁到空桑山。当年,昆仑山嫁三女,空桑山迎新娘,场面何等壮观。

    几年前,肖青黛和夫君黎漠,下山除邪,遇到了凶兽。三只暴怒的凶兽,黎漠实在不敌。肖青黛在他怀里,断了气。

    黎漠发了狂,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屠杀了三只凶兽。最后,抱着肖青黛的尸体,纵身,跳下了悬崖。生死不明。

    阮绫烟曾留下了三张,特制的传讯符给千钧。这种符咒,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飞到她身边。而她收到的第一个消息,便是青黛陨落。

    “你说,那三只凶兽,会不会也和半人族有关?”阮绫烟每次来到这间老房子,都会伤情一番。她和肖青黛的关系,一直是最好的。

    白辰安慰的抱住她,没有答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