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七章 不好啦!神兽抢人啦!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一大早,白泽带着白矖给长辈们请安拜年。一圈下来,收获不少。以前,也会去禁地给开明兽拜一拜的。但是今年,两人还是觉得,不去的好。

    在师公和开明兽之间,他们肯定是站在师公这边。

    而师公,明显还在生气……

    赤霄问阮绫烟要来一只传讯符蝶,准备给医谷的师傅也拜个年,顺便把他这里的情况,交代一下。

    本来是打算,找不到阮绫烟,就回谷过年的。万万没想到,自己先是被白泽绑架到了昆仑山,接着,就鸿运当头的,被阮绫烟给找到了。没错,鸿运当头,就跟师傅算的挂一样。

    “情况就是这样,您不用担心我。过年少喝点酒,不许带着医谷的弟子们瞎胡闹。等事情解决了,我就回去。”

    赤霄留好言,走到院子里,准备放出符蝶。这时,白矖来了。

    她抱着各种点心零食,放在石桌上,堆的老高。白矖问他:“赤霄小友,你在干嘛呢?”

    赤霄无语的看着一桌的东西,举起手中的符蝶,说:“给师傅拜个年。”

    白矖拿过蝶,说她也要拜:“咳咳,医仙大人好,我是白矖。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您不用担心赤霄,我会照顾好他的。”

    放完符蝶,赤霄问她:“你怎么又过来了,今天不是有很多事吗?”

    “是啊,很多事。但是大家都不让我帮忙,我在那边闲逛,好像也不太好。所以就躲你这里来了。”白矖吃着点心,说道,“以前都是去禁地的。”

    赤霄也坐下,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嘴里。白矖很喜欢吃这些糕点,糖果的,可她又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所以这些糖糕都是特制的,微微有点甜,吃的再多,也不会腻。

    “对了,娘亲说了,今晚的年夜饭,让你跟我们一起吃。”白矖转述,娘亲的好意。

    赤霄以为是,让他和昆仑山弟子,一桌吃。没想到,阮绫烟竟然邀请他上主桌。

    “……”赤霄被点心噎了一下。

    白矖伸手,给他拍拍:“要不要这么激动?”

    “……”赤霄喝口茶,舒服了一些,说道,“我一个外人,上主桌,不太好吧。”

    白矖看着他,答道:“我不觉得你是外人啊。”

    “不,小白。”赤霄严肃地告诉她,“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坚持,我是个外人。”

    白矖不明白的眨眨眼:“你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吗?老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赤霄呵呵一笑,他想起刚来的时候,那满殿的长辈,听说他爱慕白矖后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

    要是白矖当众说出:“对我来说,你不是外人。”这样的话来,估计阮绫烟也救不了他。

    吃够了东西,白矖又在院子里,玩起了炮仗。

    这是炼器弟子特意给白矖做的,晚上放,才好看。那些冲天的烟花,变的巴掌那么大,就在眼前身边,炸开。白天的观赏效果,也就没那么好了。

    白矖又点燃了一个。

    “嘭”的一声,巨响。

    白矖揉揉耳朵,奇怪的说:“这个怎么这么响。”

    不对,不是炮仗的声音。赤霄刚才明显感觉到,脚底震了一下。他抬头四处查看,见到后山那边,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白矖正拿起一个炮仗准备点,赤霄从后面,双手捧起她的头,微微用力,把她的视线向上移动。问道:“那是什么?”

    只见一名黑衫男子,带着笑容,姿势标准,腾空飞过,目标,似乎是昆仑山无垢阁。

    白矖轻喃一句:“开明兽?”

    再看看他飞过去的方向,白矖思维一跳,立刻惊呼起来:“不好啦!开明兽去抢师公啦!”

    一边喊着,一边往院子外跑去。

    而赤霄则想到。开明兽不是被囚禁在禁地里吗?不是不能出来吗?

    **********

    接受完众弟子的叩拜,千钧说身体不适,借故回到无垢阁。一开自己的房门,身穿黑衫的开明兽,已经在里面等他了。

    刚才在外面,千钧就觉察到开明兽的气息。又想到他不能离开禁地,加上这两天,自己浑浑噩噩的,以为是错觉,所以没太在意。

    就这样,一兽在房里,一人在门外,相对无语一阵后。开明兽走来,将千钧拉进房里,顺手关上房门。

    开明兽担心地问:“你,伤的重不重?好些没?”

    千钧看着他,想问一句是否已经记起了与星,开口,却说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离开禁地的?”

    当白矖带着人赶来时,推开房门,看见的,是这样的情景。

    千钧已经躺在床上,开明兽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两人贴的很近,开明兽一脸含情脉脉的表情,千钧脸上则微微发红。

    等等,这个画面好眼熟。

    跟着白矖一起进来的风落寒和成暮,同时大喝一声:“放开我师弟!”

    今天,不明白的人,算是真正明白,当年师傅的那句告诫,是为什么了……

    戌时,除夕夜宴开始了。

    弟子们不知道出了事,聚在一起,开心吃喝。而大殿里的主桌上,却是冷冷清清的。

    掌门和长老们都不在,只有白家兄妹和赤霄三人,孤零零的做在桌边。

    白矖噘着嘴,不满的说:“为什么不让我们听?”

    开明兽突然离开了禁地,大家都很奇怪。接着,他说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们,并且说明:“小泽和小矖就不用听了。”

    于是,掌门和长老们都留在了无垢阁里。只剩下白家兄妹外带一个赤霄,吃着一大桌的除夕夜宴。

    白泽淡定的喝酒,安抚妹妹:“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赤霄也是淡定的夹菜,吃饭。他问白矖:“这个时候,按照规定,你不是应该去偷听吗?”

    白矖瞪他一眼。那房间里都是些什么人,是她能偷听的吗?别说她了,连想去偷听的白泽,不也坐在这里。

    “开明兽突然能离开禁地,难道和他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有关?”离开禁地后,白矖就把事情都告诉了哥哥。白泽觉得,里面的人说的大事,多半和当年的那段占星推算有关。

    白矖摸着下巴,想了想:“你是说,与星的推算?我记得,幻境里说过,与星是在推算一件,未来会发生的大事。还是和人间众生有关的大事。”

    赤霄点头,他问白矖:“你记不记得,最后那个白发老者,对开明兽说过一句话?”

    “到了那时,把一切都告诉他们。”白矖重复老者的话。

    听到这里,白泽敢断定,开明兽要说的,就是这个推算的结果。只是白泽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