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八章 天道,不可违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无垢阁中,众人沉默不语。惊恐,不信,悲伤,愤怒,说不清的情绪,说不清的心绪。

    跟白泽猜测的一样,开明兽的确是来,告知占星师的推算。这件事,关乎到整个山海界的众生。当年,可是连天界,都害怕的灭口,以守此秘密。

    这些年,山海界各类怪事,层出不穷。仙修一脉全力追查,却是连半分线索都没找到。阮绫烟曾说过,事情,恐怕已经严重到,他们承担不起的地步。

    而真相,果然如她所想。

    山海界众生,乃至天界的天帝,都承担不起。

    “开什么玩笑!这死讯来的也太突然了。”元念这话,说出了许多人的想法。他问开明兽,“你不会是记错了吧。”

    开明兽明白,这个消息,突然又沉重。但事实,如与星的推算一样,前兆,已经出现了。开明兽说:“根据当年与星的推算,灵脉弱化,甚至是干涸,都是前兆,另外……”

    开明兽看向阮绫烟,接着说:“推算中,提到的异族,应该是指异人。”

    “不对啊。”元念打断他,提出疑问,“首先,异人早就出现过了。最起码,一千年的平丘,不就有一个了吗?再来,小烟和胡蓉,她们是被窫窳算计的。是为了增加山海界的邪气,以助它逃离封印。这跟你说的事情,没什么关系吧。”

    开明兽摇摇头,说道:“人算不如天算,谁又说的清楚,窫窳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被算计在里面了。”

    “……”元念觉得有道理。这件事,谁能说的情,“好想知道,这盘棋是谁在下。然后,放窫窳出去,咬死他……”

    阮绫烟脸色苍白,她说:“这盘棋,下了一万年,或许更久。山海界全被算计进去。有这样本事的,只能是,天道……”

    “……”

    元念挑眉,呵呵一笑,说:“也就是说,天道玩腻了,决定洗牌重来,而我们,就只能等死?”

    天道,不可违。

    开明兽又说:“我能离开禁锢的封印,怕是天界已经乱了。在这件事上,天界能不能自保,都是问题。天帝那老头,才不会来管,人界的存亡。”

    千钧同样是脸色苍白的坐在一边,他问开明兽:“与星,有推算出,破解的方法吗?”

    开明兽闻言,看了阮绫烟一眼。眼神十分复杂。他这一举动,引的千钧激动万分。

    千钧颤抖着声音,再问:“跟,异人有关?”

    此话一出,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开明兽。

    只见,开明兽紧皱双眉,无奈的闭上眼睛,艰难的点了一下头。

    “……”

    接着,白辰一拳打在桌上。那实木的桌子,随即变的四分五裂。

    阮绫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白辰暴怒的样子。她赶紧上前,拉住他。想说些什么安慰白辰,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元念又开口了:“呵,年轻,就是沉不住气。就算说了异人,又没指定是一个叫绫烟的异人。”

    风落寒听懂了他的意思,只是:“咱们能找到的异人,除了小烟,就是蓉儿……”

    元念打断他的话,摇摇头:“非也,咱们医家院子里,不就住着一个吗?”

    “你是说,赤霄?”风落寒觉得不太好,但是思绪,还是忍不住,顺着元念的话去想。

    “等一下。”阮绫烟转身,对着开明兽问道,“异人能破劫,可是要怎么破?”

    开明兽扫视一圈。屋里的这些人,全都紧张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以身,殉道。”

    “……”

    许久之后,元念再次开口:“我知道,这有点不厚道。就让我来造这个孽吧。”元念起身,往屋外走去,“我先把那小子拿下,等到了时候,就用他来殉道。”

    “等等。”

    元念回头,发现叫住他的是阮绫烟。他无奈的说:“丫头,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生出怜悯来。”

    阮绫烟拉着白辰的手,两人互望一眼,千言万语,实在不适合现在说。她对元念说道:“师叔,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这件事,恐怕不是一个赤霄,就能填平的。”

    “什么意思?”

    “天道重塑山海界,策划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让我们,简简单单就渡过这道劫。如果,这是异人的命运。无论如何,我也是逃不掉的。”阮绫烟说这话时,紧握着白辰的手。

    大家都明白,阮绫烟说的在理。但凡又其他办法,他们也不愿意做出生祭天道来。只是,开明兽说了,这劫,众生难逃。他们真能想出办法吗?

    阮绫烟说:“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明天一早,我就上招摇山,先去看看尊上那里,会不会有新消息。”

    然后,其他人都离开了无垢阁。只留下阮绫烟和白辰在屋里。

    白辰对阮绫烟说:“我以为,解决了窫窳,其他的事情,就不可能再分开我们。”

    阮绫烟伸手,轻抚他的脸颊:“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白辰握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坚定的告诉她:“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我答应过,绝对不会离开你。”

    除夕夜宴,几人回到大殿,和弟子们一起守岁迎新。

    这夜,谁也没再提那件事。大家都装作没事发生,该吃吃,该喝喝。玩闹至子时,昆仑山上,放起绚丽的烟火。

    开明兽一直待在千钧身边,没再说什么,倒是千钧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你会去哪?”

    开明兽答道:“就在你身边,哪也不去。”

    白矖再次抛弃哥哥,拉着赤霄,跑到走廊里,说:“这里观烟火,最好了。”

    赤霄抬头,果然,看的清楚。只是满天的烟火,也拉不回他的思绪。

    昆仑山大殿里的人,赤霄不熟。他坐在一边,看见的,是热闹背后,隐藏着的悲伤。十分刺眼。

    新年到了。

    希望师傅健健康康,希望有人平平安安,希望好人万事如意,希望恶人回头是岸。希望一切的不顺心,如同绽放的烟花般,稍纵即逝,没有牵绊,没有留恋。

    夜色下,弟子们互道新年问候。

    白辰搂过阮绫烟,轻吻在她的额头上。

    白泽开启镜像,和里面的卢盏一起看向走廊。

    镜像里,卢盏不断在劝说:“冷静!大年第一天见血,不是好兆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