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五十九章 招摇山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经年13755年,大年初一。阮绫烟和白辰起身前往招摇山。

    招摇山,耸立在西海岸边。山上多长桂树。招摇山仙派,当年掌门名叫南宫云清。仙派中,有无上天尊坐镇,实力乃是仙修一脉,当之无愧的第一。

    阮绫烟和白辰来到山门,见山门紧闭,刚过了年,门中却无一丝喜气,反倒有些冷清。两人也不上前应门,熟门熟路的绕道后山。腾空而起,飞过高墙。

    高墙上的结界,阮绫烟会破。山海界中,能无声无息,潜进招摇山仙派的人,可不多。

    进到仙派内,见门中弟子神色紧张,且门内的巡逻是以前见过的数倍。还有就是,门中灵气稀薄,有些地方,甚至感觉不到灵气。

    扶千算猜测过,招摇山的灵脉,恐怕出现了问题。眼下所见,怕那灵脉,已经干涸了。

    “直接去找尊上?”白辰问道。

    阮绫烟进来后,就刻意躲着巡逻弟子。就算是她认识的人,也不露面。想了想,对白辰说:“先去医家院子,找楚师兄。”

    对于阮绫烟来说,招摇山如同昆仑空桑一样,熟悉的很。

    两人顺利来到医家院子,拐进后院的住所。

    一间屋子打开的门前,蓝白长衫的男子,一脸嫌弃的表情,看向白辰,说道:“大白天的,带着媳妇儿翻墙,不愧是仙修一脉中,天下第一的弟子。”

    白辰和阮绫烟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进到他身后的那件屋子里。男子随后转身进屋,并关上了屋门。

    屋里,白辰把手搭在男子肩上,说:“兰舟师兄让我见到你后,先揍一顿。你是要站着被揍,还是想躺着。”

    蓝衫男子,名叫楚天阔,是昆仑山楚兰舟的双胞胎哥哥。两兄弟长的一样,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兰舟温文尔雅,斯斯文文。天阔则是狡猾多谋,阴险的很。所以,每每被算计,兰舟定会抓狂。这么多年下来,都成了条件反射。楚兰舟现在一提起楚天阔,就咬牙切齿的。

    楚天阔对阮绫烟说:“丫头,你家这个,是越发没有规矩了。你那里有搓衣板吗?没有我送你几个。回去就让他跪着,跪断三块,才让起来。”

    白辰哦的一声,打趣的问:“挺熟练的,你跪断过几块了?”

    “你今天是来找我打架的?”

    “说完正事,我不介意松松筋骨。”

    阮绫烟见屋里没有别人,于是问道:“路师兄呢?”

    楚天阔推开白辰,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阮绫烟,许久没有开口。

    白辰不干了,他挡在阮绫烟身前,对楚天阔说:“好好说话,再盯着我娘子看,我就不客气了。”

    “干嘛,我都多少年没见过师妹了,多看两眼不行吗?想当年,初见师妹,何等惊艳。论交情,我和她的关系你比不了。要不是师妹瞎了眼迷了心,也不会嫁给你……”

    眼看白辰已经在聚灵了,阮绫烟赶紧拉回他。接着用眼神警告楚天阔。

    “……”嫁出去的师妹,泼出去的水……

    见面闹了一会儿,楚天阔才开始说:“君扬和其他医家弟子,轮流守在禁地门口。要是尊上出来,他们好及时诊治。”

    阮绫烟听他这话有点怪,好奇的问:“尊上去禁地闭关吗?去多久了?医家弟子这么紧张,是这几年,尊上的身体出问题了?”

    楚天阔挠挠头,说道:“我听掌门说,你们两回昆仑山过年,估计着,这几天会来招摇山。只是没想到,这才年初一,就来了。”

    楚天阔说话吞吞吐吐的,阮绫烟意识到不妙。赶紧追问:“你倒是快说啊。”

    轻叹一声,楚天阔终于是说到正题上:“尊上突然说,要去禁地探查灵脉弱化的情况,进去几天后,就断了联系,已经半年了。”

    “半年没有联系?”阮绫烟惊讶道。

    “不止断了联系。”楚天阔接着说,“掌门发现不对,就想进去看看。谁知,禁地四周突然布上了强大的结界,谁也进不去。”

    “我们本想联系空桑山和昆仑山的,没想到这时,尊上又传了消息出来。说找到了原因,却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还要再待上几天。还特意叮嘱我们,这件事,连空桑和昆仑,都不能告诉。”

    “知道尊上没事,我们原本还放了心。结果,这个待上几天,就过了半年。半年里,尊上再没有消息。而招摇山的灵脉,也彻底干涸了。”

    “掌门不得已,只能闭门锁山,万事,皆等到尊上出来,再议。”

    阮绫烟和白辰相望一眼。

    根据开明兽告知的情况。当年与星推算出,天地间灵脉弱化,是大劫要来的前兆。目的,是为了削弱众生的实力。方便之后的清洗,重塑。

    无上天尊说找到了原因,会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大劫的事情。说要找解决的办法,难道灵脉里,真有什么奇招?

    不管是不是真的,无上天尊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

    阮绫烟说:“带我去禁地。”

    招摇山禁地,是灵脉所在。

    禁地门口,阮绫烟看见几位医家弟子,坐在一边静待。掌门南宫云清也在。

    看见他们,南宫觉得招摇山的结界改换代了。这人都到这里了,山中的警报居然没响。更感叹阮绫烟和白辰的修为,几年间,又增进了不少。

    和楚天阔一样,他也没想到,年初一,人就来了:“还以为,你们得过几天才来。”

    阮绫烟和白辰恭敬的对着南宫掌门行礼。

    接着,阮绫烟说:“请掌门立刻联系昆仑山和空桑山,情况,长亭师兄他们,会告诉你。”

    阮绫烟说话的表情十分严肃。南宫云清这半年来,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说实话,他见到阮绫烟和白辰,莫名觉得安心了不少。

    “至于尊上。”阮绫烟走到禁地门口,化出铁链,毫不费力的,撕开结界,“我去带他出来。”

    阮绫烟走后,南宫问白辰,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辰目不转睛的看着禁地口,说:“天道无情,众生应劫。尊上,是最后的希望了。”

    南宫和楚天阔互看一眼。

    事情,似乎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