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六十五章 哥哥的笛声,丧心病狂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说真的。

    要不是半人族那个麻烦的天赋,就他们这脑子,怎么可能逍遥自在了那么久。

    现在,趁着天界,他们打起了成神的主意。白辰怎么看,都觉得这群人,会把自己作死。实在不行,到时候,拿半人族去生祭算了。虽然不是什么异人之后,好在数量管够。

    大不了,重塑的山海界,小一些,就是了。

    在关系到阮绫烟的问题上,白辰,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能割掉诅咒阮绫烟那人的舌头。他能将闹事上山,主张除掉阮绫烟的人,一一踢下山去,再一个一个削平他们的山头。

    他能在面对窫窳的生死关头,为了阮绫烟,不惜燃耗自己的元神,哪怕燃耗自己的生命。

    他能在阮绫烟无助悲伤的时候,耗尽自己毕生的修为,替白矖,打下封印。

    白泽和白矖,其实是阮绫烟怀的第二胎。

    初孕的时候,阮绫烟阴阳混乱,导致体内异丹暴走,危机生命。是白辰毫不犹豫的,将孩子打掉。

    这就是白辰,可以吊儿郎当,没皮没脸。可以柔情似水,温情脉脉。但要是威胁到阮绫烟,他更是可以杀伐决断,不留后路。就算是亲生的骨肉,他都可以抛弃。

    常应曾经说过:“你疼起人来,真是不择手段,人神共愤……”

    要说白泽和白矖,也是不容易。两孩子平时喜欢怼白辰,是有原因的。

    **********

    白家老宅里,结界已经撑到了极限。有零零散散的凶兽,已经冲了进来。那道几千年的大门,已经碎裂倒地。

    魂体无法触碰东西。白司这些年,凭着天赋,愣是练成了一项绝技,隔空取物。

    魂体内的灵气,一旦消耗过度,会导致无法聚形,形同魂飞魄散。所以,白司平日里,非常小心。今天已然,顾不了那么多了。

    数件法器腾空而起,纷纷对准前院大门处,冲进来的凶兽。而那些凶兽,侥幸从结界中,穿越了过来,也躲不开法器的群攻。

    白泽提醒她:“你悠着点!”

    白司管不了那么多,大喊道:“赶紧想办法!要是老宅被毁,法器被毁,白家就彻底完了。”

    白泽御动金刚崩山刀,让其挡在结界边,谁敢冒头就砍个稀巴烂。再启动琉光银扇,给白矖拿着,扇动。自己则拿起剪雪笛,放在嘴边。

    这次回昆仑山,他还真的特意让风落寒,给他来了个,突击训练。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一段笛声,回响在老宅内。悠长,切凄凉。还有一些……丧心病狂的难听……

    白矖默默地举高手上的银扇,挡住自己的脸。白司捂住胸口,觉得呼吸困难,虽然他不用呼吸。赤霄实在听不下去,挡着眼睛,转过身去。

    根据他们的表现,很显然,白泽的这段笛声,果然是非常,特别,十分,极其,丧心病狂的,难听。

    难听到什么程度呢。这样说吧,剪雪笛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不惜违逆自己的主人,胆大妄为的,从白泽手上挣脱了出来。

    “……”白泽又想说那句格外特别的问候语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很难听,你们就不能忍忍吗!本少爷可是很记仇的!小祖宗不能动,后面那个混蛋赤霄你什么意思!至于小矖,肯定是被混蛋赤霄带坏的!

    白司说:“家里的那些乐器类的法器,可以就此封印了。”

    “……”

    白矖则发现,虽然哥哥吹的很难听,但是是有用的!至少那些凶兽在听见笛声的时候,明显愣了神,全都不动了。

    “……”

    白泽最终放弃了继续吹奏。要是对方全被笛声放到在地,这算是剪雪笛厉害,还是他吹奏的笛声太丧心病狂?

    大战在即,也要保持形象……

    白矖拿着惜琼伞,带着赤霄往后退。白泽接手琉光银扇,一举一动,扇的十分英俊潇洒。至于刚才的事情,大家都忘了吧……

    时间拖的越久,结界消耗的越厉害。终于,老宅四周的结界,彻底碎裂。

    腾蛇这次带的凶兽很多,特别的多。就算被结界处理掉一部分,外面依然是黑乎乎的一大片。

    “还真是,大费周章。”白泽奇怪这些凶兽到是哪里来的。再一想,或许跟白矖说过的长生石有关。常烝山那次不就是吗。

    这些半人,还在大量的强行凶化异兽,为的,就是这个场面吧。

    领着一群凶兽,拉风的出现在山海界中。就这个数量,一般的仙修也是无能为力的。

    白泽提醒自己,回去后,一定要让掌门他们,尽快想办法,夺走他们的长生石。否则这山海界里的异兽,全被他们炼成凶兽了。

    金刚刀砍下凶兽的头颅,琉光银扇也是一刻不停的,化出飞剑。剪雪笛好歹也是有器灵的,可以脱离主人,短时间自主攻击,这时,也腾空自己吹起了音乐。

    倒下的凶兽有很多,后面的凶兽还有更多。

    白泽就算天赋再好,如此大量的消耗自身灵气,连续控制着两把上古法器,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白司祭出的那些法器,没有灵气的御动,只能是个摆设。凭借自身的灵气,布上个小结界,暂时护住了他们。

    白矖怎么说也是白家的女儿,骨子里带着炼器师的血统,勉强还能控制一件法器帮忙。只是,白矖一次只能控制一件。她急着帮哥哥的忙,就断开了对惜琼伞的控制。

    没想到,院里竟然有一只体型较小的凶兽,隐藏在暗处。见惜琼伞的结界消失,突然就从暗处扑了出来。目标,是白矖。

    等白矖注意到,已经避不开了。

    “……”

    眼看这只凶兽的獠牙,已经到了眼前,白矖再想发动符阵防御,已经晚了。而白泽,更是来不及赶过来。

    “小矖!”

    在白泽的呼喊中,赤霄从白矖的身边猛的扑过来,将她推开。而自己,却正好落在凶兽的攻击下。

    就在此时。

    赤霄体内的那股热流,冲了出来,聚在手掌之中。他抬手,对着凶兽用力打出。一阵金光闪闪的气流,将那凶兽,震飞老远。落地时,已经死了。

    “……”白矖惊讶的看着赤霄。医家弟子都有这样大的潜力吗?

    白矖想过去,看看赤霄的情况。却听见赤霄大喊。

    “别过来!”

    他的身后,慢慢浮现出一团黑色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