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六十八章 金铃三动三响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泽聚灵,御动仙铃。诡秘的紫色光芒,从铃铛里飞散出来,慢慢扩大。

    腾蛇认得那个铃铛,以前常见白泽当饰品,带在身上。白矖说过的,那是个法器,只是不能乱用。好像是说,太厉害了,会惹祸。

    腾蛇习惯了白矖夸大其词的说法,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它的能力。心里,有些好奇。

    她晃了晃手中的刀,并没有立刻砍毁法器。就是想要看清楚,这个铃铛到底有什么用。

    白泽见她不动手,那还客气什么。现在的情况,先下手不一定为强,但后下手,就一定会遭殃!况且,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

    紫色的光芒在扩大的同时,冲上天际。远处看见,白家老宅中,一道紫色光柱,直达天上。

    白泽将铃铛抛到空中,紫光围绕,金铃三动三响。

    一响,声传百里,清脆悠扬。

    二响,似寒蝉低沉,带着凄凉。

    三响,如诉如泣,如怨如慕,闻之,倍感悲伤。

    三响后,那些花草树木,溪流石柱,飞禽走兽,虫蚁之流,似在回应铃声,哀嚎不止。身在紫光中,耳边就像有千百人在同时哭泣。那声音,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慢慢地,耳朵里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

    老宅外的凶兽,焦躁的跺地,低吼着,甩动自己的脑袋。好像是想把耳朵里,这阵扰乱心神的声音,给甩出去。

    前院里,腾蛇开始痛苦的捂着耳朵。她发现不对,想挥刀砍毁紫金仙铃。

    这时,白泽又加了一把劲。

    紫金仙铃冲天的光柱,瞬间炸散,向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去。所到之所,哀嚎不断,又起新殇。

    刚才的哭泣声,是万物的声音。光柱炸开后,方圆百里的游魂野鬼,全都痛苦着,朝着白家老宅的方向,聚拢。

    “万物同泣,勾魂夺魄。”

    光是这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便足以让一支凶兽大军,不战而哀。若是发挥铃铛全部的力量,千里之外,勾魂夺魄,没人能抵挡的了。

    要说这铃铛邪,是真邪。但要说到这独一无二,引人神共泣的特别实力,谁不想要?

    怀璧有罪,这也正是白司当年不听劝阻的原因。好东西,谁都想要,想来想去,就会想起,做坏事。就算是仙修,谁能保证他们的心,没有偏离。

    白泽御动仙铃,只引来万物同泣,万鬼同哀。做不到勾魂夺魄,不是他没这个能力,而是现在的紫金仙铃,和六百年前的,有些不同了。

    白司将铃铛送给白泽,自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引泣,引魂,勾魂夺魄,最后这步,被白司给封印了起来。

    所以,白泽御器,最多也就只能引来,游魂野鬼。

    腾蛇捂耳痛苦的尖叫声音,突然变成了笑声。由轻笑,到狂笑。白泽见她放下双手,大惊不妙。

    “若是六百年前的那个紫金仙铃。我现在已经生魂离体,没救了吧。可惜,真可惜。”万物还在泣,万鬼还在嚎。那些凶兽也依然低着头,嘶吼。

    只有腾蛇,已经不受影响,她说:“你知道吗?替半人族做事,还有一个很大的福利。就是完全不用担心突发情况,因为他们,已经计算好全部的可能。”

    “……”白泽觉得有必要吐槽一下,“那么上次在秘境里,他们有没有告诉过你,你会被烧死?”

    “……”腾蛇哑口无言。像她说的,半人族会计算好一切突然事件,并准备好应对方案。

    但是上次在平丘秘境,是腾蛇自己要留下,擅自行动,不在半人族的计划中。更何况,腾蛇觉得,瑶晴“复活”,恐怕连半人族也算不到。

    噎了腾蛇一下,白泽脑中飞快地寻找突围的方法。现在连紫金仙铃都没有用了。想到这点,他回头看了看白司小祖宗。

    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不正常了。早就超过了白泽的认知范围。看向白司,白泽有种感觉,这种他不知道的怪事,应该还有……

    要是今天能活下来,非得要好好问清楚才行。

    有时候,熟记手中武器的详细介绍,很重要。

    时间不早了,腾蛇也玩够了。她御起手中怪刀,让其腾空而起,朝着勾魂夺魄紫金仙铃,飞砍过去。

    白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起身伸手,抓过仙铃。

    白司隔空,让院里的大石头飞起,冲着怪刀一撞,让刀的攻击路线,偏离了一些。

    腾蛇知道,这种意外肯定会出。她手臂一收,操纵着怪刀,在空中一个完美的调头,再次让怪刀,腾空飞砍过去。

    只是这次,白泽握着紫金仙铃,转过身,用自己的后背阻拦攻击。

    而这次,腾蛇眼中已经没了疼惜,怪刀的速度丝毫不减,冲向白泽,足以致死的力道,说明腾蛇是真的,要他死。

    黄色的符纸,晃晃悠悠的,飘到白泽身前。腾蛇看见符纸,接着一愣,想到了什么。再接着,金色的阵法,眨眼间布成。

    飞刀全力冲撞到阵法上,随后又被全力弹飞回去。

    阵法上的金光,晃得腾蛇睁不开眼。飞刀被弹回,她也没发现。更是一个不小心,被飞刀,划伤了手臂。

    腾蛇看看手上流血的伤口,眼中充满怒火。她俯手盖住那伤口,片刻后,抬起手掌,伤口已经不见了。

    她抬头,瞪眼,看向那边的白矖。

    阵法,是白矖布的。

    她阴沉着小脸,看向腾蛇的眼中,一样充满了怒火。她不用瞪眼,那股气场并不比腾蛇低。再配上身后,赤霄那团黑雾。白矖此时,更像入邪的凶兽。

    腾蛇莫名觉得白矖很可怕。再看看正在异化的赤霄,半人族说中了赤霄,那白矖,多半也如他们所讲。腾蛇一想,决定先不吃眼前这亏。

    她对白矖说:“怎么,你现在也会用这种眼神,看我了?”

    白矖答道:“怎么,你现在都敢对我哥动手了?”

    腾蛇脸色微变,说:“我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得到。最好的方法,就是毁了他。这样,我才放心。”

    “……”白泽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狠起来,比凶兽还恐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