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七十四章 《白氏法器使用指南》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白司带着一本又厚又重的大书,飘到白辰的房间里。

    “……”白辰看着自家祖宗,抱怨道,“你就不能敲个门吗?”

    白司回他一个白眼,翻阅起大书:“我在帮小泽修复那根笛子的时候,突然看见这个,特意过来,也给你们看看。”

    白辰好奇的凑过去,问他:“你在看什么?”他翻过书页,看见那封面上,写着几个苍劲的大字:

    《白氏法器使用指南》

    下面还有几个小字:白司录。

    “……”

    “……”

    白司看见两人无语的表情,瘪瘪嘴,说道:“白家那么多的法器,别说你了,小泽都不一定认的全。过了这么多年,有些法器的用法和效果,连我也记不太全了。

    这段时间,反正没事。我就试着回想了一番,凡是能记起的,就全部写下来。剩下的,等小泽有空了,再帮我试试。

    要是不整理出来,再过段时间,就彻底没人记得,这些上古法器要怎么用了。难道真的丢它们在陵墓里,等后人挖出来,当成凡尘俗物,观赏品鉴吗。

    今天被砍毁了那些多,心疼死我了。”

    阮绫烟笑笑。她觉得白司这做法不错。最起码,可以让白泽学学。

    翻找了一会儿,白司举起大书,指着上面写的一段话,给两人看:“就是这个。月照夜。”

    书上写着:月照夜,聚灵御动,燃起之光,传达百里,可击退一切邪秽之物。燃之精血,可入梦。

    白司解释道:“将精血放在灯里点燃,配合安魂香,就能进到别人的梦里。”

    “您的意思是,用这个,可以进到赤霄的意识里?”阮绫烟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白司收起大书,对她说:“我记得以前听你们说过,异化的时候,内丹会造个梦境给异人。让他们在梦里,过着自己希望的日子。既然是梦,这个月照夜,或许能进到里面去。”

    阮绫烟想了想,说不定真的可以。大可一试。

    白辰问道:“这个安魂香是什么?”

    “点燃后,能安神定心的奇香。”白司说,“就是不知道,现在要去哪里找。”

    “不用找,城主府里有。”阮绫烟说道。

    白司思考了一会儿,接着说:“剪雪笛的修复还需要两天。小矖也需要休息。小烟,能让桐梧城的人,把安魂香送来吗?”

    阮绫烟又想了想,说道:“半人族为了牵制我,已经在桐梧城里,制造了混乱。昆仑山和空桑山的人都赶过去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只是怕,传讯若被半人族截下,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

    “也对,小心一些的好。”白司说,“那我尽快修复好剪雪笛,你们也好快点赶过去。”

    **********

    按照白司的话来说,剪雪笛只是笛身断了,灵体没事,重铸一下,就能使用了。

    于是,两天后,白司带着一个全新的剪雪笛,来到白泽面前。

    此时,除了昏睡的赤霄,其他人都在院子里。白矖休息了两天,身子舒服了许多。

    两兄妹的乾坤袋里,长期备着各派医家长老炼制的药丸。对亏这些药丸,白泽的伤也没大碍了。

    白泽看见这把,全身雪白的笛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怪怪的感觉。旁边的白矖也一样。

    白矖说:“这是,剪雪笛?你确定?”

    原来的剪雪笛,通体漆黑,还被白矖吐槽过,黑成这样,哪来的自信,叫雪的。现在,笛身雪白,连尾部的花饰,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白辰靠近阮绫烟,轻声对她说:“小祖宗还真是喜欢更换法器外观。”

    很久以前,白辰的烛影也断过。当时拿回来,也是白司帮忙修复的。本来通体鲜红似火的烛影,修复后,便成了漆黑的一把佩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白辰心里也是拒绝的。

    白司介绍道:“这笛子的配置还是一千年前的,就现在而言,不太实用。我稍微改造了一下。至于器灵。”

    听着白司的解释,白矖和白泽齐刷刷的看着剪雪笛。

    “估计是因为那个秘境的关系,器灵修成时,便有些残损,所以才不能化形。”

    白矖觉得,化不化形都没关系。要是真能化形言语,应该会和哥哥吵起来吧……

    离开白家之前,白泽和白矖去了一趟白氏陵墓。

    白矖是去帮阮绫烟拿月照夜,白泽则是拿着那本《白氏法器使用指南》,进去挑选合适的法器。

    这次的事情后,白泽发现自己的实力,不足以保护白矖。于是特意问白司借来《白氏法器使用指南》,进到陵墓,挑选法器。

    白氏陵墓,坐落在南陵城外的孤山上。墓里停放在列祖列宗的遗体,以及白氏一族,炼制的各种法器。

    墓里有两个耳室,左边停放着遗体,右边存放着法器。

    兄妹两先去左边,叩拜了一下祖宗,再进入右边耳室,挑选法器。

    耳室里,石墙被凿出一个个小洞,用于存放法器。那四面的石墙,几乎都快放满了。乍一看,甚是壮观。

    白矖腾空,在一堆眼花缭乱的法器中,寻找白司说过的月照夜。

    来之前白矖仔细的听白司描述过:“是一个灯笼外形的法器。小巧玲珑,还有一截短柄,方便提拿。灯笼四周有一些树枝一样的装饰,灯笼上绣着两只蝴蝶。”

    白矖飞来飞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白司说的那种法器。

    这时,一个声音在白矖耳边响起:“月照夜在第四格,从左边数起,第七个。”

    “……”白矖肯定听见的是个女声,她立刻回头去寻,可是这耳室里,除了哥哥白泽,就只有她自己。根本没有第三个人。

    又或许不是人……

    白矖根据女声的指示,在第四格找到了月照夜。和白司描述的一样,小巧玲珑,很是好看。盯着看时,那上面的蝴蝶似乎还会动。

    白矖取下月照夜,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深鞠一躬。

    在她白氏的陵墓里,肯定是她白家的祖宗吧。不管是谁,感谢老祖宗的照拂。

    兄妹两离开时,一阵青烟飘到白矖腰间的玉佩里,消失不见了。

    经年13755年,大年初四,白家四口,赶往阮绫烟的娘家,桐梧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