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七十六章 娘家亲舅,实力坑侄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胡蓉和阮绫烟,缘分,从尚在襁褓便开始了。

    当年对抗窫窳,两人御动体内异丹,方才合力封印了窫窳。

    对胡蓉来说,阮绫烟是亲人,更是她在世上,唯一的牵挂。

    她明白山神是想保护她,但强留她在山上,逼得她等待着阮绫烟的噩耗。这一点,胡蓉没办法原谅。

    “离开的时候,我留了字条。写清楚了,就算是大劫,我也要和你们站在一起。”胡蓉说,“要是大劫过后,我还活着,他也还在,我会回去请罪的。”

    阮绫烟觉得,自己还是修书一封,给山神报个平安也好。

    赤霄的异化,从开始到现在,都不算好。

    胡蓉检查过后,和阮绫烟商讨了对策。

    “我潜进他的意识是没问题,但是他又不认识我,冒然出现,会不会引起他的反感?”胡蓉比较担心这个问题。

    阮绫烟想了想。的确,自己的梦里突然出现一个不认识的外人,而且这人还告诉自己,你只是在做梦,就算梦境很美,实际上你现在很危险,就快死了。

    想想赤霄的遭遇,除了师傅念萝医仙,他应该谁也信不过。况且这种事情,换成其他人,也很少会有人相信的。

    “如果,换成一个他认识的,最好是熟悉的人进入梦境。事情就好办多了。”胡蓉提议道。

    阮绫烟将月照夜的事情告诉胡蓉:“你觉得,用法器行吗?”

    胡蓉觉得这月照夜很有意思,如果真能入梦,效果和她潜进意识,应该差不多。

    两人正在商讨,让谁入这个梦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

    白矖探头进来,说:“我能去。”

    “……”

    “……”

    白矖身上一直带着常应制作的避灵符,这符,连阮绫烟和胡蓉到感知不到,她从什么时候起,就在房外的。

    阮绫烟看着过来的女儿,无奈的问她:“小矖,你从什么时候起,在房外偷听的。”

    白矖楞了一下,然后捂着自己的耳朵,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没有听见。”

    这明显是都听见了。

    “……”

    “……”

    阮绫烟叹口气,其他还好,只是这女娲之力的事情……

    白矖说:“我担心阿霄,所以来看看。听见你们在说话,就没进来。只是听见蓉姨说什么,赔罪,什么的……”

    阮绫烟和胡蓉,同时松口气。看来,白矖没有听见她们之前说的事情。

    胡蓉招手,让白矖过来。抱着她,说道:“小矖,入梦是很危险的事情。要是对方对你有恶意,将你永久禁锢在梦里,或者强行打散你的意识,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白矖说:“阿霄不会对我有恶意的。我最先认识他,又出手救过他好多次了。还有你不是说,熟悉的人进去最好吗?我应该是这里,阿霄最熟悉的人了。”

    白矖这话,说的也对。他们总不能,现在去把念萝医仙给请来。

    胡蓉对阮绫烟说:“这孩子的异化,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再拖下去,成功的机会就没有了。”

    言下之意,他们现在只能让白矖,冒险试试了。

    阮绫烟找到阮灏君,说要借用安魂香。

    “安魂香?阿姐,你拿这东西干嘛?我听说这香虽有奇效,但是用多了,会让人痴痴呆呆的。”对这个姐姐,不管什么事情,阮灏君都有点杯弓蛇影,生怕阮绫烟出了什么事。

    阮绫烟笑笑,说:“只用一次,帮那个异人异化而已,不用担心。”

    阮灏君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姐姐说什么,他都信。不问缘由,不问因果,反正只要是阮绫烟说的,就算她说太阳是从西方出来的,他也信。

    命仆人去宝物库里取香,姐弟二人继续交谈了起来。

    阮绫烟看着弟弟,叹口气,说道:“当初让你娶妻生子,你偏不要。如今一个城主府里,冷冷清清的。你一个人,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阮灏君笑笑,说:“有这么多仆人呢,哪里冷冷清清了。”

    “仆人也不能万事都照顾周全了。”阮绫烟对弟弟,不愿意娶妻这事,一直有些怨言,“你要有个三病两痛的,身边也没人能知会我一声。”

    “我身体好着呢。阿姐,你在外面本来就辛苦,不用担心我。”阮灏君说道。

    阮绫烟故作生气,对他说:“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弟弟。爹娘去的早,我连他们的面都没见上,如今你是我唯一的娘家人,我能不心疼吗。”

    阮灏君在一旁傻笑。

    阮绫烟接着说:“再说了,阮家就你一个男丁,延续香火的事情,你都不愿去做,这城主一位,你打算传给谁啊?”

    “给小泽啊。”阮灏君老早就计划好了。

    阮绫烟无奈道:“小泽姓白,你把我阮家的城主之位,传给一个外姓,就不怕爹生气吗?”

    “小泽是你儿子,就是我阮家的儿子。传给他也是说得过去的。爹娘要是能看见小泽,一定会和我一样,喜欢的不得了。爹娘最心疼你,怎么会不同意,让你儿子做城主呢。

    再说了,我查看过阮家的家谱。这城主的位置,以前也有外姓人继承的先例。阿姐,这事你就别担心了。”阮灏君说的一套一套的。

    这说的阮绫烟,都无言以对了。

    “你要真觉得不妥,那就让小泽娶妻生子,生两个孩子。一个姓白,一个姓阮。”

    “……”

    远在房里劝说白矖的白泽,突然打了一个大喷嚏。

    卢盏和白泽一起,来劝说白矖。突然听见白泽打了个喷嚏,他怕白泽的伤恶化,赶紧询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泽揉揉鼻子,告诉他没事。只是刚才一瞬间,白泽生出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来。真是奇怪。

    接着,白泽继续劝说白矖:“要不这样吧,哥哥进去唤醒混……不是,唤醒赤霄,好不好?”

    白矖觉得很不好。

    一旁的卢盏也觉得,白泽进去,会更糟。

    只有刚进来的胡蓉觉得奇怪,她问道:“为什么不让小泽进去?”

    白矖很认真的对胡蓉说:“要是阿霄看见哥哥,会很害怕的。”

    “为什么?”胡蓉更好奇了。

    “他怕哥哥会手撕了他。”

    “……”胡蓉眼神复杂的看着白泽,然后问道,“小泽,这些年对小矖有好感的人,你都怎么处理的?”

    只听白泽,十分坚定的回答道:“统统揍飞,一个不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