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浮梦山海间 第七十九章 谈话

时间:2018-10-07作者:胭脂无红

    以前白泽告诉过卢盏,关于白矖体内封印了怪力的事情。

    卢盏觉得长门和夜西风,对白矖的事情,变得有点神经兮兮的。他怕白矖的封印出了问题,有性命之忧。于是,偷偷的躲在房外,想搞清楚。

    万万没想到,他第一次偷听师傅谈话,就听见了,如此惊天的大秘密。

    “山海界,似乎有一个大劫难。谁都逃不掉。”卢盏最终决定告诉白泽,是因为这件事,关系到白矖,“我听师傅他们说,好像小矖,是破劫的关键。”

    白泽第一次听见这个事情,惊讶之余,更是不明白,什么叫小矖是关键。他问道:“什么大劫?”

    卢盏摇摇头,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清楚。

    白泽觉得不对劲。

    爹娘在老宅碰面后,对小矖紧张的程度,明显更严重了。他本以为,是白矖乱用封印之力,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紧张。

    现在听卢盏的这句话,白泽自然而然的,把这个关键,和白矖体内的封印之力,想到了一起。

    破劫的关键。一般来说,破劫,那就是同归于尽啊!

    白泽坐不住了。

    他进到屋里,看见白矖还睡着。旁边的三个人,都很紧张。

    白泽正要问点什么,就见床上的白矖,眉头一紧,眼睛慢慢张开。醒了。

    阮绫烟和胡蓉,紧张地检查白矖的情况。白矖只是觉得头晕,其他没有什么不适。

    为了方便入梦,白矖和赤霄是躺在一张床上的。

    白矖看了看身边的赤霄,那种忧心的感觉,一直存在着。她对阮绫烟和胡蓉说:“他不让我帮忙……”

    胡蓉安慰她:“实际上,我们除了唤醒他,什么也帮不上。”

    阮绫烟也说道:“别担心了,他既然坚持要独自前去,肯定是有把握的。”

    白矖醒后,说要留下来等赤霄,非常坚持。

    白泽在确认妹妹没时候,忽悠白辰,将阮绫烟带回去休息。自己也跟着他们离开。

    于是房间里,除了昏睡的赤霄,就剩下白矖和胡蓉。

    白矖的性格,胡蓉是清楚的。看见她如此担心床上这人,不免好奇地问:“小矖,我看你很紧张这小子,你喜欢他吗?”

    白矖抬头,看着胡蓉:“喜欢是指,爹娘那样的吗?”

    胡蓉点点头。

    白矖想了想,说道:“刚才在梦里,他说他还记得以前的事情,还记得我的时候,我其实很开心的。”

    白矖看向赤霄,纠结了一下,才继续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高兴,开心的心情,是不是喜欢。还有,那种焦虑,担心的心情,是不是也是因为喜欢。

    但有一点我知道,我和赤霄,不能在一起。就算是真的喜欢了,也不可以。”

    胡蓉以为,白矖是在担心自己体内怪力的事情,怕哪天控制不住,落的个身死魂散的结果。胡蓉想张口安慰几句。不料,白矖又说道。

    “其实,你和娘亲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关于,那个女娲之力什么的……”

    “……”胡蓉吓了一跳,“都听见了?”

    白矖点点头,接着说:“娘亲好像很紧张,还很担心。我虽然不知道,女娲之力代表什么。可感觉得到,事情很严重。应该,要死很多人吧。”

    胡蓉觉得,或许应该把事情告诉白矖。但是阮绫烟以为,现在还不是时候。胡蓉只好说:“那些都是大人们考虑的事情,小矖不用在意。”

    白矖说:“我也不想去在意,我现在都后悔偷听你们说话了……”

    胡蓉轻叹一声,问她:“所以,你其实是怕连累他?”

    “反正,我不想看到他受伤。”白矖这样回答。

    胡蓉觉得一阵头疼。之前担心白泽他们那样搞,会弄的白矖找不到情缘。如今小姑娘动心了,对方却是一个异人。而且自己,也被一个大麻烦缠身。

    再说阮绫烟。肯定是不会同意,白矖和一个异人在一起。前有阻碍,后有阻拦。胡蓉觉得,这两孩子的缘分,只能到这里了。她想劝劝白矖,张嘴又是在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

    感情这种事,胡蓉是真的不懂。

    看见她皱眉思考的样子,白矖反过来安慰道:“没事的蓉姨,你不用去想办法安慰我。缘分这东西,我执意强求了,也是没用的。顺其自然吧。”

    胡蓉摸摸白矖的头,几年不见,感觉小姑娘,长大了不少。

    最后,白矖看向胡蓉,表情严肃,语气中带着哀求。她说:“我偷听到女娲之力的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娘亲。否则,她会生我气的……”

    白矖抓着胡同的袖子,左右摇摆。后者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答应下来。

    **********

    白辰强横的,要求阮绫烟回房休息。没办法,阮绫烟只好跟着白辰,回到自己的房间。

    强横的白辰,在阮绫烟的几个笑颜下,彻底熄了火。

    反正是在自己房间里,白辰想和自家娘子,温存一下。正整备吻下去,放门开了,进来的,是白泽。

    “……”

    白泽对自己老爹说:“您就不能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吗?”

    “……”

    阮绫烟推开白辰,问道:“小泽,怎么了?”

    白泽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他娘:“娘亲,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关于小矖的。”

    这话,问的阮绫烟,瞬间白了脸。

    白辰扶着阮绫烟坐下,对白泽说:“你娘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矖。我不管你从哪里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再对着你娘胡说八道,我就揍你。”

    一般来说,白泽还是挺懂规矩礼仪的。唯有关系到白矖,他才会失了分寸。就像现在这样。

    阮绫烟苍白的脸色,摆明有事。白泽此次,就是要来问个清楚明白的。

    “娘亲,你们若是不跟我说清楚,我要如何保护小矖。”白泽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山海界要出事,我能感觉到。如果这事真和小矖有关,我有权利,知道前因后果。

    小矖是我妹妹,你们难道要我等到,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再去猜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