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冰山女神爱上我 第418章入土为安

时间:2018-04-08作者:我自对天笑

    陈凌无法吞食,沈出尘用掌力帮他慢慢逼了进去。

    所有人都在等待神奇的舍利子发挥它的作用,等待陈凌突然坐起来,冲大家微微的笑。

    一个小时过去了,陈凌一动不动,依然没有气息。

    两个小时过去了,陈凌依然一动不动。

    一直到傍晚,陈凌的状况未有任何变化。

    或许,这才是现实。希望一颗所谓的舍利子让一个停止心跳呼吸的事情,那只是一厢情愿的神话。

    沈出尘蹙起眉头,她在想这其中的关键。

    这个时候,流纱公主带着黑人汉森到了乔老的别墅。

    流纱身着白色精致的大衣,美艳无双。她步履匆匆的来到了卧室里。当她看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凌时,泪水流了出来。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的师弟会死!

    夜幕悄然降临,哀恸的陈思,叶倾城没有食用过一滴水,米。

    许晴却是最为坚强,她会吃饭,喝水,给妙佳喂奶。同时还会轻言细语的劝陈思和叶倾城吃东西。许晴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她知道,陈凌也一定不希望他的妹妹和叶倾城出事。

    卧室的灯光明亮,气氛却是异常的悲哀沉默。甚至沉闷得让人想哭。

    沈出尘与流纱,以及乔老一众人坐在客厅里。

    海青璇忽然站了起来,面向沈出尘,道:“陈凌临走前,向我说了一些话。他提到了尘姐您,还有他的妻子。”

    话一落音,在卧室里的叶倾城和许晴都快步跑了出来。她们都想知道陈凌在死前到底说了什么。

    首先,海青璇向沈出尘鞠了一躬,道:“对不起!”顿了顿,道:“这三个字,是陈凌想让我带给你的。”

    沈出尘脸上闪过极度悲恸的神色,她的娇躯轻微的颤抖起来。她的弟弟啊,临死时,还在想着对不起自己。泪水再次盈眶!

    随后,海青璇又看向叶倾城和许晴。她道:“他说,你跟她们说,我从没想过要三妻四妾。他还说,如果我……”海青璇的声音有些哽咽,道:“他说如果我不死,她永远不会明白,我为什么拼命想留住她。”

    叶倾城痛苦的跪了下去,抓住自己的头发。她在这一刻,终于彻彻底底的明白了陈凌的心。许晴连忙抱住叶倾城,阻止她自虐。叶倾城倒在许晴怀里,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嚎啕大哭,哭得如一个孩子那样伤心。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海青璇痛苦自责,她好恨,为什么死的不是她,而是他!

    流纱来到了陈凌的床前,她翻看了陈凌的眼皮,还有身体肌肉。沈出尘来到流纱身后,流纱蹙眉深思,随后突然惊喜道:“他没死!”

    沈出尘大喜,叶倾城,许晴,陈思,还有一众关心陈凌的人,同时都是拥向卧室,希翼的看向流纱。

    流纱向沈出尘道:“陈凌的状况,有点类似抱丹坐化。六脉俱停,活死人一般。以前华夏的历史上,有传说张三丰,达摩坐化多少天后死而复生。不过那些都是传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蹙了蹙眉头,道:“我可以试着用真言震荡术来给他治疗。不过……”

    “不过什么?”沈出尘连忙道:“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流纱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救陈凌我义不容辞。只不过陈凌这种状况,就算是我师父还活着,怕是也没把握。更何况是我,我需要你做我的帮手。在我支撑不住的时候,由你顶上。”

    沈出尘道:“没问题,需要我怎么帮?”

    流纱看了眼众人,道:“大家先出去,我和沈小姐有事要做。”

    关系到陈凌,叶倾城一众人自然配合无比。

    卧室门被关上后,流纱来到窗户前关上了窗户。这个时候已经是夜晚九点,外面的月光清幽一片。

    流纱面对沈出尘,道:“陈凌的脑袋穴位闭塞,我需要一边以劲力手法按摩,配合真言震荡。他这个情况很罕见,对身体也需要以手法来配合按摩。其复杂的程度,比任何内科手术都要精密。你看好我的手法,一旦开始,你我不能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一点声音。而且我跟你不能停止,一旦停止,血液回流。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顿了顿,道:“我先教你真言震荡术的奥妙……”

    叶东也在晚上到达,他问清楚了陈凌的状况,安慰着女儿。也一样担忧的关注卧室里的状况。

    许晴拉了叶倾城,陈思和叶东去吃饭。

    叶倾城这次没有拒绝,大概是因为心中有了希望吧。

    夜晚十点,卧室里开始响起如佛音一样厚重的声音。在外面的众人都被震荡得脚下发麻,屋子里的杯子微微的颤动。众人的血液也跟着荡漾,这也可见,卧室里,流纱的发功有多么厉害。

    就像是一万个和尚在一起合念佛经,让人心中觉得庄严肃穆。就像是已经置身于佛国之中!

    卧室里,沈出尘紧紧的盯着流纱。流纱的手指在陈凌脑袋上运劲,口中不断发出各种不同的音节。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流纱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水来,她丝毫不知疲倦的念着,这口悠长的气息,让外面的人不由骇然。

    佛音整整持续到凌晨六点。里面的人没有休息,外面的叶倾城一众人也在守候。

    到了凌晨六点,流纱脸色苍白。实在已经支撑不住,她的手一直在陈凌的脑部按摩。这时候,她的音节开始降低,手指移向陈凌的身体。

    这代表,脑部手术已经完成。最精密的脑部完成,剩下的穴位按摩沈出尘已经懂得。在流纱微一点头的瞬间,沈出尘面色凝重,接上了流纱的音节。

    于是,卧室内,洪亮的佛音继续坚持。至始至终,外面的人都听不出里面佛音换了人。

    陈凌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可以感受到他的血液开始流动,偶尔手指还会微微弯曲。不过他的眼睛始终并未张开。

    流纱看着陈凌的状况,并无欣喜。因为他手指的微微弯曲了一下,但这并不是苏醒的前着。而是因为沈出尘的真言震荡。

    这等于是在给陈凌变相的洗髓,刺激他的生机。也等于是要把坐化的陈凌给拉回现实。

    坐化,就是要停止生机。坐化的高僧,身体不腐,一旦火化,就会有一颗舍利子。

    谁也没试过把坐化的死人救活。以流纱如来境界的修为,坐化闭气,最多坚持三天。三天后不醒来,就真死了。

    而陈凌却已经坐化了十多天,理论上来说,是绝对活不了了。

    沈出尘一边给他按摩,一边真言震荡。这期间,沈出尘感觉到了陈凌的身体里,血液的缓缓流淌。

    外面的人继续守候。

    在上午十点的时候,沈出尘坚持不住。与流纱巧妙默契换防,由流纱继续震荡。

    佛音震荡,一直坚持了三天三夜!

    但床上的陈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没有呼吸,没有心脏跳动。

    倒是沈出尘与流纱都已经到达了身体的极限。流纱先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她挥手阻止了沈出尘,吃力的道:“没用的。他全身的血液已经被我们调动,甚至奔腾。但是他的反应跟一个真死人没有两样。最关键的,应该还是大脑的问题。”

    沈出尘也已经耗尽了元气,脸色难看,心中难受欲狂。她真的不甘心,道:“难道他真的没救了?”

    三天里,陈凌的指甲在长新的,胡子也在长。一切看起来都只是昏迷。但他,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流纱悲伤道:“我没有办法了,或许,奇迹本来就没有。是我们太想当然了。”

    沈出尘看着床上,陈凌安详的脸蛋,她心中忍不住祈祷,你睁开眼啊,陈凌。你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你是命定的天煞皇者,你怎么可能会死?

    叶倾城她们满怀着希望,。

    这时,流纱打开卧室门,沉重而悲伤的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陈凌……他已经死了,准备安排后事吧。”

    清晨的燕京起了晨雾,叶倾城推开卧室的窗户,一股清新的寒冷气息扑面而来。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陈凌安静的躺在床上,他的脸色依然安详,甚至红润。身体也有微微的温度,他真的不像死了。

    在这些天里,反而,最坚强的人成了许晴。她会安置别墅里住下的客人,会照顾妙佳,照顾陈思,照顾叶倾城。

    道左沧叶在两天后离开了燕京,纵然对陈凌的死悲痛。但他还需要过正常的生活。在临走前,道左沧叶对沈出尘的处境充满了担忧。

    道左沧叶试图说点安慰的话时,沈出尘挥挥手,表示想安静。她现在,不想去听关于华夏队的以后,不想去想那些俗世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会亵渎了她与陈凌之间的真挚情谊。

    流纱也没有离开,大抵是心中不甘心。因为每个人都会觉得,也许这是陈凌在跟大家开的一个玩笑。他会在某天突然坐起来,然后微微的笑着。

    叶东不放心叶倾城,也没有去南洋。倒是朱浩天和贝仔被沈出尘派到了南洋。

    虽然悲痛,但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

    朱浩天在看到陈凌安静的躺着时,他的眼睛红了。曾经对陈凌有过憎恨,有过忌惮。但真正接触后,陈凌的睿智,勇敢,豪爽,坦荡无不感染着他。

    在朱浩天心里,陈凌的强大丝毫不亚于尘姐。所以,他真的无法接受,有一天,陈凌会死,会安静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叶倾城这次并没有坚强起来,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会呆呆的凝视着陈凌的容颜。在午夜的时候,她会流着泪,求他。不要再耍我了,老公,我不生你的气了。你起来对我笑一笑啊!

    一直以来,陈凌表现的太过坚强。以至于在他突然倒下,才让大家醒悟到,原来他也是一个人。会痛,会死的!

    铁牛,楚镇南也来看望过陈凌。除了伤心悲痛,他们又还能表达什么。

    倒是贝仔,曾经那么的恨陈凌。真正的在陈凌死后,他忽然开始感到了痛楚,一丝丝的痛楚。

    曾经肝胆相照过……

    到后来,视骄傲的陈凌为大仇人。可在看着陈凌真正的躺下后,他觉得心里很空。

    陈思的悲痛,比任何人都要猛烈。她的世界已经坍塌,她的哥哥呀,是她的所有世界呀。

    哥,你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你怎么会死?

    许晴在白天坚强后,午夜梦回的时候,抱着妙佳,咬着被子嘤嘤的哭泣。

    陈凌的头发胡子长的茂密,指甲也长了。看到这种情况的叶倾城苦苦哀求流纱和沈出尘,再用那种方法来救陈凌。

    流纱叹息,道:“他这是因为我们的真言震荡后,血液流动的正常生长。没有用的!”

    这一天,是陈凌去后的一个月。

    已经是四月的下旬了,天气越发的晴朗。

    陈凌的尸体没有腐烂的迹象,但也没有活的迹象。乔老这段时间没有住在别墅,但今天,他特意回来。召集了许晴,叶倾城,陈思,沈出尘,流纱,叶东。所讨论的就是关于陈凌的尸身如何处理。

    总不能一直这样的放着,华夏儒家思想,封建思想还是讲究入土为安!

    乔老的意思是,挑一个日子,将陈凌葬在八宝山中。以功臣烈士的规格来安葬,以供后人景仰!

    “我知道,陈凌的状况,你们都觉得他还会醒过来。但事实上,他早已经没有呼吸,没有心脏跳动。一个月了,并没有奇迹发生。”乔老叹息,又看向沈出尘,道:“逝者需要安息,生者也要奋发。陈凌一天不入土,这些孩子就不可能死心。已经失去了陈凌,我不想看到陈凌所关心的人出事。”

    沈出尘心思沉重,扫了一眼叶倾城,陈思,许晴。这三个女子,已经在一个月内,憔悴得不**样。

    也是,陈凌一天不下葬。她们的心情永远无法去淡忘。

    叶东第一个道:“我赞成下葬!”

    流纱道:“我也赞成。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师弟已经不在了,但是事实就是,他确实已经不在了。我想他如果还活着,也不希望你们一直伤心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