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冰山女神爱上我 第596章罗飞扬

时间:2018-04-08作者:我自对天笑

    “哥,你一定会去主持公道的对吗?”任佳佳眼神灼灼的看向陈凌。陈凌也看向任佳佳的眼睛,她的眼眸是那样的热烈期盼,陈凌微微点头,道:“明天我和你一起去s市。”

    任佳佳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随即不免担忧道:“可是哥,那位幕后的人很有能量,你确定不会连累到你吗?”

    陈凌淡淡道:“放心吧,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任佳佳觉得这时的陈凌,有一种掌控一切的淡然。他的气势,就像他才是真正手握实权的元帅。

    也同时,任佳佳心内激动。因为她一直崇拜的超级英雄,与她想象中并没有两样。从在波兹岛被救,到现在他的义无反顾,毫不推脱,都是很好的证明。

    “好了,小丫头,不早了,先去睡觉。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办,我一定会给人性一个公道。”陈凌说。任佳佳重重点头,道:“哥,我相信你。”

    “对了,你告诉我事发的那所学校的地址。”陈凌问。

    任佳佳便告诉了陈凌地址,随后跟陈凌柔柔的说了拜拜晚安之类的话,方才离开。

    这丫头这时候倒是有些文静,文静的让人没来由的觉得心疼。

    任佳佳离开后,陈凌用卫星手机给国内的李飞凤打了电话。

    电话内容自然是要李飞凤带小三儿去s市曲池路上的田光小学查那位校长。陈凌特别交代,不要打草惊蛇,惊动了幕后的人。

    李飞凤在听了陈凌所说的事件后,也是义愤填膺。这世间之事,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其中的黑暗就跟暗处的苍蝇一样,多的恐怖,并且永远无法扫除干净。但既然已经知道了,大楚门就不能不管!不做给任何人看,做给自己的良心看。

    陈凌和任佳佳坐的是头等舱,头等舱里,环境豪华优雅。看窗外,飞机在云层里掠过,这种如腾云驾雾的感觉非常的刺激。

    任佳佳披着清汤挂面的头发,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少女体香。她穿着白色t恤,蓝色紧身牛仔裤。小丫头看起来总是青春靓丽,活泼可爱。不过这时候的她显得有些恬静,正坐在陈凌的对面。陈凌喝着一听冰啤酒。

    任佳佳喝的是咖啡,她突然道:“哥,我们这个国家,你说到底是怎么了?还有救吗?”

    这个忧国忧民的丫头。陈凌怔了一下,道:“瞎说什么呢?”

    在任佳佳的心里,陈凌是顶天的大人物,她希望表达一些不满,能够让国家有所改变。

    陈凌听了后,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他看了任佳佳一眼,淡淡道:“有一句叫心静自然凉。你觉得全部在歇斯底里,是你心里的不平静。不管怎么看,国家都是在进步,在发展。相比以前,我们民众的生活质量,水平,已经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但以前的人容易满足,有温饱就满足。因为他们要求的少。而现在的人,大多是喜欢自怨自艾,怨天怨地。抱怨改变不了现状,但通过自身的努力,至少可以让生活好一些。特权,这个东西在那个国家都是如此。大家都痛恨当官的贪,那么佳佳,你敢说你如果当官了,你绝对就不贪吗?”

    任佳佳呆了一呆,她大抵没想到陈凌是这样想的。

    陈凌道:“永远去抱怨社会不公,去抱怨老天不公的,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网络上很浮躁,从上次我的事情被捅出,那么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五毛集体攻击就可见一斑了。有很多人,眼睛始终盯着别人。再比如当年汶川地震,他们的眼睛盯着一些公众人物。捐款多了,说别人作秀。捐款少了便谩骂,他自个儿却在电脑前喝着可乐,一毛钱也没捐过。所以说这样的人,活该一辈子**丝。”顿了一顿,继续道:“佳佳,我无意为任何人去辩解。我只希望你能有一双慧眼,不被这个社会浮躁的表相所迷惑。华夏不是最好,但它在进步,它是我们的母亲。m国也不是理想国度,一样有许多丑闻,贪污,一样有许多人渣存在。有很多人总是一边倒的赞颂m国,或则赞颂岛国。从而来达到贬低自己的国家,这是病态的。”

    任佳佳认真听着陈凌说话,觉得陈凌的话跟她所认识的愤青们大为不同。

    陈凌和任佳佳到达s市浦东国际机场时,是晚上八点。两人一出机场,便有杨氏家族的人前来迎接。杨氏家族是s市的家族企业,也有黑道经营。与陈凌的大楚门进行了联盟,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对于陈凌这位传奇式人物到达s市,杨氏家族派出了他们的公子和千金前来迎接。开的是一辆加长的宾利车。档次,气势十足。

    杨家公子叫做杨文俊,二十八岁。他穿着白色衬衫,一身正装,戴了一块名表。显得气质出众,风度翩翩。而杨家千金叫做杨婷婷。二十三岁,她穿了黑色连衣裙,典雅端庄。

    杨婷婷很有气质,也显得漂亮。他们在s市都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甚至经常在杂志,报纸上出没,占据头版。所以任佳佳一眼就认了出来,没来由觉得这两人气场好强,让她自惭形秽。

    陈凌穿着黑色休闲衬衫,有些随意。但是他在杨文俊和杨文婷面前,却有着一种主导的气场。他随意的站着,杨文俊兄妹无形中就矮了一截。他们面对陈凌,甚至微微的弯了腰。

    杨文俊与杨婷婷分别跟陈凌握手,表示代表家父前来迎接陈先生。陈凌表现的很客气随意,并向两人介绍了任佳佳,道:“这是我妹妹,任佳佳,也在s市住。以后还望多多关照!”

    杨文俊与杨婷婷打量了一眼任佳佳,却没有任何的揣测。非常热情的跟任佳佳打招呼,搞得任佳佳怪紧张的。还好小丫头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倒也没有出丑。

    上了车后,由司机开车。杨文俊向陈凌道:“陈先生,家父在明珠大酒店准备了接风宴。您是先去休息,还是直接去接风宴?”

    陈凌客气的道:“怎好意思让令尊久等,先去酒店。”

    杨文俊道:“好!”他说话间和杨婷婷对视了一眼。他们两兄妹也是久闻陈凌的大名,还以为这个人会是如何的恐怖,厉害。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平易近人。

    陈凌与杨家吃完饭后,便即离开。杨家尽了地主之谊,见陈凌并不想多纠缠,也自然不会继续往上凑。大家都是聪明人。而杨家主要是想知道陈凌到s市的来意。陈凌则只是说来玩一玩,没别的意思。

    不过杨家还是专门给陈凌配了车和司机。

    陈凌和任佳佳出了酒店时,已是晚上十一点。

    在车上,与杨家告别后。车子开进繁华的街道,繁华的s市夜景,处处华灯,霓虹闪烁。

    “哥,我们去哪儿?”任佳佳问陈凌。

    陈凌道:“先送你回家。我再随便找个酒店住下。你不要心急,事情我已经派人在查。”

    任佳佳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道:“嗯,哥,我相信你。”她心里还是很震撼的。因为现在看起来,陈凌的能量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连杨家这样的大人物,大家族。对着陈凌都是小心翼翼的。

    到任佳佳的小区前,任佳佳礼节性的向陈凌道:“哥,要不要进去坐坐?”

    陈凌微微一笑,道:“不用了,你快回去吧。你爸妈看到你一定很高兴。”

    “那好,哥,我们明天见。”任佳佳便也没继续说下去,本来也只是跟陈凌客套一下。

    一开始,任佳佳心里有些喜欢陈凌。但这么长时间下来。小丫头对他已经是越来越敬畏了,想到他如果真去了家里,估计一家人都的局促死。

    陈凌也是确实有些累了,不想去应付不相干的人。

    在酒店的套房住下后,套房里华灯柔柔的,沐浴在灯光下,浑身都是舒畅。透过落地窗,更能看见s市的万家灯火,以及那高架桥上,辉煌的车景。

    陈凌痛快的洗了个澡,洗过澡后。陈凌裹了浴巾出来,点开了电视。他坐在沙发上,喝着一杯冰好的黑啤。现在是九月末,却也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

    套房里开了空调,非常的凉爽。陈凌喝了两口啤酒,觉得心肝脾肺都是畅快。他拿起手机,心中一动,给莫妮卡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莫妮卡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喜悦,道:“hello!”

    陈凌轻轻一笑,道:“想我没?”

    “想,每时每刻都在想。”莫妮卡用中文说,并没有一丝的扭捏。

    陈凌缓声道:“我也是。”

    莫妮卡随即道:“你现在回华夏了吧?”

    陈凌道:“对,我在s市。”

    莫妮卡道:“s市的世博会,东方明珠,黄浦江,都很壮观。我还没到过s市。”

    “要不你过来玩一趟?”陈凌心中火热起来。莫妮卡微微一叹,道:“我也想过来陪你,但是我们现在不适合把关系搞的天下皆知。”

    这一点陈凌是明白的。m国队的队长和华夏队的队长在谈恋爱,这传出去就像是一场荒谬的笑话。恐怕也是为基地所忌讳的。

    莫妮卡转换话题,道:“你去s市做什么?”

    陈凌道:“嗯……”当下将来的原因详细的跟莫妮卡说了。

    陈凌说完后,莫妮卡也跟着愤慨,道:“这样的人渣确实该杀,我支持你。”

    聊了一会后,陈凌便道:“那就先这样,我挂电话了。”

    “嗯!”莫妮卡忽然道:“等等……”陈凌呆了一下,莫妮卡声音娇羞起来,快速的道:“老公,我爱你。”然后飞快的挂了电话。

    陈凌呆了一下,随即嘴角不觉露出笑容。他能想象到此刻的莫妮卡,这个妖娆的情人,一定脸蛋绯红,娇羞无限。

    为了这些心爱的女人们,陈凌知道,他必须快速的强大起来。等到有一天,便将她们全部娶了做老婆,惊世骇俗又如何。我却只要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有了斗志的陈凌,并不急于睡觉。而是练习了一遍浴火金莲诀方才罢休。练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完后,血液的动荡,密度,有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还差时间,再练一个月,便是稳稳的如来中期。

    罗毅下车,来到别墅前。他的耳力惊人,侧耳一听,居然听到了别墅里,男女喘息的声音。而起,女人不止一个……

    罗毅不由心头火气,砰的一声,一脚将大门踹开。

    寂静的夜里,这声音格外的刺耳,就像是刺激在人的心间,让人毛骨悚然。

    别墅的大厅里一片幽暗,声音是来自二楼的主卧里。罗毅并没有上去,“罗飞扬,滚下来!”

    罗毅喝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

    大约五分钟后,一随后,穿着白色休闲衬衫,英俊不凡的罗飞扬懒洋洋的下了楼。

    罗飞扬也不开灯,就在罗毅的对面沙发坐下。他翘起二郎腿,冷笑道:“怎么?您老是心里不舒服,大半夜的要来教训我一顿吗?”

    罗毅眼中生寒,瞪视罗飞扬,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畜牲,你看你现在每天像什么?”

    “像个垃圾,社会的渣滓。”罗飞扬冷冷一笑,道:“我知道,我就是一个垃圾,不用您来提醒。但是我这不是继承您的优良传统吗?当初您要不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妈怎么会在我眼前自杀而死。”

    “你……”这件事是罗毅心中的痛,也是因为以前的荒唐。让罗毅现在来教训罗飞扬总是少了底气。

    “您要没事,就请回吧。老说这些无聊的,您不腻我都腻了。”罗飞扬说着站了起来。

    罗毅痛心的闭上了眼睛,随即突然厉喝道:“坐下!”罗飞扬一颤,看向罗毅,却不坐下。

    罗毅心痛的道:“罗飞扬,你老子我年轻时候固然荒唐,但是也有自己的底线。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用这种方式来恨我,真的有意义吗?”

    “怎么没意义?”罗飞扬冷笑道:“至少能看到不可一世的你痛苦无奈,自责愧疚。”

    “够了,罗飞扬!”罗毅一拍茶几站了起来,道:“我不可能永远都保住你。”

    “哈哈!”罗飞扬道:“那正好,我这种垃圾死了也是一了百了。我正愁找不到死的方法,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无所不能,我犯下多大的事你都能扛起。”

    罗毅深吸一口气,道:“你在田光小学做的事情,现在已经被大楚门查了过去。大楚门的门主陈凌,这个人心狠手辣,就算是上面,也约束不了他。我会尽力去给你斡旋这件事情,争取保下你的命。这件事后,罗飞扬,你要继续再这般下去,我也不会管你的死活了。”顿了顿,道:“另外,你现在去圣光公寓,那儿有国安的人在。他们会帮你伪装身份,有多远逃多远吧。事情一天不解决,就不要回来。当然,如果你真说你活够了,不想逃,我也不勉强你。”说完,站了起来,朝别墅外走去。这一刻,罗的身影显得有些疲惫,苍老!

    而罗飞扬,他在暗夜里点燃一根烟,脸上神情显得阴晴不定。

    陈凌很早就起来,他练习了一遍无始诀后,又去冲了一个澡。这时候,李飞凤的电话打过来。

    陈凌接过。

    李飞凤道:“门主,我们抓了那个禽兽校长李大宝。他一切都已经招了,对方是罗毅的儿子,罗飞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