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冰山女神爱上我 第660章古老的存在

时间:2018-04-08作者:我自对天笑

    弗兰格道:“但我怎知陈先生会不会秋后找我算账呢?”

    陈凌眼中绽放精光,他现在经历了西昆仑的事情,便地谨慎了许多。道:“只要你放了我的两名手下,然后离开燕京。我可以用人格保证,绝不为难你们。我中华大地还有许多地方值得你们去游历,不用仅仅局限于燕京是吗?”这也是在试探弗兰格,这家伙如果没有贼心,就会离开。如果不肯离开,一定是与安昕和血泪有关。

    弗兰格道:“不,不,不。我觉得燕京是一座充满了历史气息的城市,我喜欢这儿,所以我暂时不能离开。”顿了顿,道:“陈先生您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一言九鼎。只要您跟我保证,我在燕京安分守纪,您便不为难于我。这样我立刻放了你的两名手下。”

    陈凌沉吟一瞬,道:“好,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们在燕京安分守纪,我绝不为难。”

    弗兰格微微一笑,道:“陈先生是爽快人。我喜欢。”说完一挥手,道:“放人。”

    秋彤和秋荷被放开,两女立刻向陈凌这边奔来,到了陈凌面前,惭愧低头,道:“门主!”

    陈凌凝视弗兰格,弗兰格摊了摊手。道:“陈先生,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不可以!”陈凌淡淡说。

    海青璇与李红妆,李红泪三位枪法高手都已经严阵以待。手摸索着枪,只要大战一触即发,就会立刻发难。

    弗兰格脸蛋变的难看起来,道:“陈先生,您是要反悔了吗?您可是做出过承诺的。”

    陈凌冷声一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以为这样做就欺骗得了我,未免太小看我陈凌了。你敢说你没在我两名手下身上做手脚?”

    弗兰格答应的这么爽快,似乎不设防。陈凌便知道他绝对在秋彤秋荷身上搞了鬼。

    弗兰格微微失色,没想到陈凌居然如此洞察人心。他确实在秋彤秋荷身上输入了两道血元真气,只要陈凌不守诺言。他立刻引爆真气,让秋彤秋荷死于非命。

    看到弗兰格这个神色。陈凌已经百分百肯定。弗兰格虽然修为超绝,但是人情世故上却还是嫩了。跟陈凌这样的老狐狸比起来,差了不知多少倍。

    弗兰格淡淡一笑,道:“没错,我确实下了两道血元真气。这是我对自己的保障,只要陈先生您遵守诺言,我自然到时会给她们解去真气。”

    对于真气制衡这种事情陈凌太熟悉了。自己给古鲁斯下了一道。李易曾经给流纱师姐下了一道。

    而眼前的弗兰格为人处世的阅历不够,说是血元真气那就是血元真气了。

    光明教廷有生命之源,西昆仑有琥珀真气,而这血元真气看来又是一方新的神秘势力了。

    陈凌深吸一口气,眼中寒芒绽放,狠辣的盯着弗兰格道:“今天你若不给她们解去真气,休想离开。”

    弗兰格脸上的笑容敛去,道:“我若要走,你未必拦的住。”

    陈凌冷笑一声,道:“你倒是好算盘,要挟住我。今日你若一走,我更不可能抓到你。我手下的死活便也更是无法保证。”

    弗兰格道:“我说过,只要你不为难于我,我便会给她们解去真气,我以人格来担保。”

    “虚无缥缈的人格,我从不相信。”陈凌一字字说道。

    弗兰格皱眉道:“那你想如何?”

    陈凌道:“很简单,两条路。第一,你解去她们的真气,然后你离开,大家相安无事。第二,鱼死网破,我会发动所有的力量来围剿你。”

    对于这种神秘力量,陈凌已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现在说话也特别谨慎,不过也不可能软弱到让人耻笑的地步。如果对方太过狂妄嚣张,他这边也不能不亮剑。

    陈凌并不怕这个弗兰格,怕的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的背后会有如西昆仑一样的庞大势力。不过说到底,还是陈凌自己的实力不够。如果他是混元高手,自可天不怕,地不怕。便是可以硬逼着弗兰格来解真气。不解就杀了你。即使对方有如李易一样的高手,但在自己的地盘上,一样不用畏惧。

    这是很简单直接的。沈默然面对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去管对方后面是不是有个西昆仑一般的势力。而且,上次西昆仑的事情,如果是碰到了沈默然。李易那天就得死在游艇上。

    陈凌心里有阴影,这件事他自己都未曾去正视。他的一往无前。杀伐勇猛之针对了一些已知。比如阮天路三兄弟,知道他们的底细,所以丝毫不怕。而对未知的神秘势力,他心里已经没有那种冲天豪气。

    这样的心境,也是他勘不破混元的原因所在。心中有执念,害怕家人,害怕大楚门受到损害。大楚门虽然增加了他的底蕴。同时也成为了他的牵绊,凡事有利便有弊。

    如果陈凌能够放下所有,不顾及家人,大楚门。他自然可以天不怕,地不怕。

    且不说这些,虽然陈凌说话比之以前要温婉了不少。但在弗兰格这位尊贵的血族公爵耳里,却是格外的不顺耳。弗兰格是养尊处优,鲜少入世的主。在血族里,等级森严分明,下面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何曾敢有丝毫反抗。现在陈凌居然大胆威胁他,他如何不怒。

    虽如此,弗兰格也不是莽夫。知道跟陈凌彻底闹到不可收拾,取心泪的任务可就完不成了。当下收敛怒气。道:“我所下的血元真气,除了我无人能解。陈先生你若想要我解,那就看陈先生你的本事了。”

    陈凌眼睛眯成一条线,绽放出丝丝寒光,道:“哦,这么说你是要跟我斗上一场了。”

    弗兰格扫了一眼陈凌身后分成扇形的海青璇三人,知道这三人手上有些古怪的东西可以威胁到自己。当下道:“我要强调一次。如果我出事,你的两名手下绝对完蛋。你让你的人不出手,你跟我公平斗一场。无论胜负,我都会给你手下解去真气。”

    弗兰格的意思很简单,我可以解去真气,但是我会打赢你陈凌,找回这个被迫解去真气的耻辱的面子。

    “可以!”陈凌深吸一口气,心神归一。如果真要跟弗兰格战,他自是不惧的。同时,通过弗兰格的这句无论胜负,都会给秋彤秋荷解真气。陈凌便知道弗兰格绝对是冲安昕的血泪而来,因为他不想杀自己,怕杀了自己,而无法得到血泪。这家伙果真是想坐收渔翁之利。

    不行。这个弗兰格不能让他离开。让他隐藏在暗处,到时候窃取血泪。一旦被他成功窃取,如此一来,自己任务不能完成,那可就什么都完蛋了。

    心念电转之间,陈凌下定狠心抓住弗兰格,逼迫他解真气。然后严加拷问他到底是什么人。

    弗兰格上前三步,陈凌也上前三步,两人隔了三米相对而立。

    彼此无话,陈凌凝视弗兰格,身体看似轻松,实际上已经无处不是攻击手段,无处不是防守手段。跟千斤炸药一般,一触之下便是狂猛冲天的爆炸力一样。

    陈凌的大势在面对弗兰格背后的神秘势力可能有所畏惧,但是面对弗兰格单人时,陈凌便又已到了巅峰状态。心神归一,与环境契合一体,与天地契合一体。

    弗兰格也是脸色凝重,他自然不敢小视陈凌。看似随意间,弗兰格踏前一步,这一步却不是攻击,而是引诱。彼此对峙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对方一个小小动作,都足够让人回味。

    果然,弗兰格这一步一踏。陈凌已经所有大势凝聚,如何还能忍耐。他眼中精光骇人绽放,凌云大佛的气势涵盖而出,所有威压都释放出来。身子陡然拔高,须弥印配合身法,脚趾一抓一动,脚上面的根根大筋宛如牛筋,双足栽根前移,足下立刻升腾出数千斤的大力,如疯牛冲撞,如炮弹出镗。

    陈凌下肢力量在这一刹贯穿,身体前方的气流被撕裂,带动小小的漩涡。他这一下跨出三米距离,须弥印,须弥大山压下,带着无与伦比的狂飙和爆破性的力量!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一出手,就是最强的狠招,这也是因为陈凌现在到了如来巅峰,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气血的原因。以势压人!

    这一拳须弥印的力量匪夷所思,乃是突破极限的狂暴打击。这也是陈凌自如来巅峰后,第一次动手,一动手便是石破天惊。

    蓬!

    弗兰克面对这样的打击,全身也紧张到了极点!他也没有没有预料到,陈凌一出手居然是如此的狂暴,就像是天灾降临。

    不过,弗兰格并没有退步,也没有闪躲。

    弗兰格清清秀秀,俊美无双。这时候陡然双眼血红,与月光契合,长啸一声,就如狼王附体。狂暴之力在他体内蔓延。只见他单肘抬起,脚步一掂。呼吸一口气,整个人也如陈凌一样,猛的拔了起来,又高又大。狠狠架住陈凌从脑袋上盖下来的一拳。

    砰!

    一声巨响,好像是平地炸雷一般。拳和肘碰撞到了一处。

    陈凌无坚不摧,包含了凌云大势,如来巅峰之力的须弥印居然被清秀的弗兰格横肘接住!这一刹,弗兰格所有血元真气与气血混合,他手肘衣服也撑得紧绷绷随时都要炸裂开,整条手臂拳头因为气血运用恐怖,显得漆黑狰狞。

    这一刹那的变化,从须弥印打击到被对方接住陈凌便也知道面前的弗兰格绝对是超级恐怖的敌手。

    电光石火的瞬间,两人均是气血翻涌。弗兰格眼中寒芒闪动。一只手突然一翻,双指如钩,剑锋森寒,闪电雷霆的刺向陈凌的双眼。

    这一招起手毫无征兆,动若雷霆奔兔,气力全部转化在双指之上。杀人时角度刁钻诡秘,正是血族秘术的阴狠杀招,血族双弦月!

    陈凌只觉眼前突然便已杀机大盛,犹如双月光华贯刺而来,居然是如光一般的速度。

    这一刹那,陈凌凶险无比。什么也不及细想,陈凌倒踩莲花施展出来。倒踩莲花也躲不开血族双弦月这一招,不过终究是争取了一丝一毫的时间。

    这一丝一毫的瞬间,陈凌陡然厉吼一声,声震云霄,惊起树林间飞鸟无数。同时,陈凌力量全部在脚下,挤压之间,轰的一下,一道寒芒暴起。便是陈凌从阮天路那儿偷师而来的修罗斩。

    修罗斩步法诡秘,运劲奇妙,一挤一压之间,这一脚的力量,可以将一钢筋水泥柱踢碎。

    脚上狂猛电流之力,绞碎一切,横扫一切。

    快,跟血族双弦月一样的快。

    弗兰格微微失色,如果他执意要刺穿陈凌双目,他的腰间也躲不开这一记修罗斩。他自然不肯两败俱伤,危机中倏然收手,两脚奇异一错,诡秘的退出三米开外。

    这奇异一错的力量诡异,就像是凭空瞬间移动一般。实际上却是通过血元真气的挤压,加上步法错开,破开脚下的气流,让速度快如雷霆。

    这个步法,与陈凌的修罗斩的发力类似。但肯定比修罗斩高明多了,正是血族秘术中的血族玲珑步。

    血族从古老传承至今,见证人世繁华兴盛,他们的秘术已经涵盖东方西方的最高搏斗之术。

    陈凌已经知道弗兰格的功法神妙,在弗兰格退开之后。他双眼也陷入血红,暴吼一声。整个身子气血滚滚流淌,如泄洪一般。后腿蹬力,身体猛的前进半步,肩膀突出,狠狠向弗兰格撞了过去,竟然是以身撞身地打击!

    陈凌这一下以身撞身的打击,形似巨熊。更为猛烈的是,他现在全身精坚,钢硬如铁,别说是人,就是一堵钢筋混凝土的墙壁也铁定要被冲出个大洞来。

    弗兰格一刹那间感应到了剧烈的危机。

    面对陈凌这样的撞击,弗兰格双腿一错,再度施展出血族玲珑步来。

    刷的一下,弗兰格横移出去,这一下速度之快,只能用移形换影这个成语来形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