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冰山女神爱上我 第1153章陈天涯的危机

时间:2018-04-08作者:我自对天笑

    陈凌说道:“好,你这道士至少还算坦诚,没有说要灭我这魔头。你出手吧。”

    云中子哈哈一笑,说道:“好,痛快!”顿了一顿,眼中闪过厉光,说道:“拿命来吧!”说完之后,身子朝前一窜。如一道乌光,突然之间就窜到了陈凌的面前。一点剑光直奔陈凌的咽喉。

    快到了极致!

    陈凌在云中子动的瞬间也动了,二话不说,斩神刀雷霆而出。刀光一闪,斜劈向云中子的颈部。

    刀剑却不相碰,有些两败俱伤的意味。但云中子却是冲势,而陈凌守株待兔。

    云中子手中的剑灵动至极,突然身子一矮,从陈凌肋下窜了过去。他的利剑贴着手臂,猛烈的割向陈凌的肋下部位。

    这一下的化解巧妙无比,陈凌的斩神刀终归是没有云中子的利剑灵巧。危机之中,陈凌一个羚羊挂角闪开了云中子这一剑。刚一闪开,云中子又一剑闪电刺来。忽上忽下,走着之字型,明明是奔着咽喉,却又似乎是刺向双眼。

    好刁钻凌厉的剑术!这人的剑术如影随形,如跗骨之蛆,简直就是神了。

    陈凌也看出这道士的修为不过是混元巅峰,但是剑术已经可以跟李暹媲美了。

    连退三步,堪堪避开云中子的剑术攻击。陈凌又急忙挥刀杀去。但云中子身法灵巧,剑始终如鬼魅,再次让陈凌一刀落空。一旦落空,云中子的剑更快刺来。

    这样一来,陈凌反而处处落在了下风,险象环生。若不是陈凌的身法天下一绝,早已死在剑下了。

    不对!

    陈凌马上知道这么下去不是那么回事了。虽然自己拿了斩神刀,对付别的高手很厉害。但是用刀毕竟不是自己的强项,遇上一个用剑高手就是硬伤了。用自己的短处去拼别人的长处,又怎么会不头破血流。

    陈凌眼中闪过厉光,在云中子一剑刺来时,他将手中斩神刀猛烈掷出,斩神刀突然射出,贯射向云中子的脸门。

    陈凌全力一掷,何等的力道!就如离弦的万斤重弓。轰的一下,爆裂之声响起。云中子骇然失色,那里会想到陈凌这家伙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云中子危急中头一偏,终于堪堪避开陈凌的一刀,便也在这时,陈凌一步闪电踏来,抬手就是一记海底崩拳崩打向云中子的腹部。云中子已经被陈凌近身,他连忙一拳反斩陈凌。手中的剑是彻底施展不开了。

    陈凌面对云中子的反斩,海底崩拳化作龙爪手。反擒拿!

    云中子如何变化得过陈凌,再度疾退!

    他一退,陈凌更快。又是一记海底崩拳崩打过去。云中子连退三步,陈凌连抢三步。在第三步之后,云中子终于躲避不开,不得已出拳跟陈凌的海底崩拳对砸。

    陈凌眼中寒光一闪,海底崩拳忽然化为极光须弥印!

    混沌万钧,日月无光!

    这一招极光须弥印里蕴藏了凌云大佛的怒气,陈凌拳力的精神奥义,就如滚滚的洪流,碾压,斩杀一切!

    砰!

    两拳相撞,云中子只觉自己的力道瞬间被对方强大的力量,精神所粉碎。他整只手瞬间失去了感觉,居然粉碎了。而且一股凶猛的力道,如洪流碾压窜进了身体里。砰!云中子连退数步,喷出一口鲜血,头一歪,就此死亡。

    陈凌没有多看云中子,他捡了斩神刀便继续上路。

    为什么要留情?

    对方已经是要来取自己的性命了。既然想要一搏发财,那就要有输了,丢命的觉悟。

    这也是这场大气运降临的目的。大浪淘沙,这些隐藏的不安的因素,全部在这场大气运里该死的死,该正名的正名。

    前方的路依然清冷,孤寂。

    陈凌继续踏上征程。

    但是这条路注定就不平静,没走出多远。陈凌内心里被危机遍布,很强烈的危机感。后方,前方,左方,右方。四方都有高手埋伏着,正在逼近。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着感应天地的敏感,这下绝对要糟糕。陈凌心里清楚,来的应该是光明教廷的人。

    陈凌眼下发寒,突然双手着地,白驹过隙的身法展开来,朝前冲去。

    四方的人立刻也行动了,朝陈凌逼近。但陈凌这么迈开脚步,四方的人又未完成合围,要抓住陈凌,简直就是万难。他们想要合围住,也不可能。因为陈凌的敏感太强了。

    在最前方拦阻陈凌的人却是陈天涯。

    后方追赶的是隆吉安,左边是伊芙尔,右边是奥蒂斯。

    梵迪修斯并未出手,他贵为陛下,不到一击必中的时候,不会出手。

    如果梵迪修斯是和陈天涯拦在前面。陈凌肯定会向后面突围。所以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局。

    在夜色下,陈凌就如凶猛盖世的狼王,冲杀而去。

    很快,陈凌便看见了前面的陈天涯。陈天涯像是一个狩猎的猎人,微微眯着眼,等待着陈凌上钩。就在陈凌冲杀而来时,陈天涯蓄力,准备冲杀!

    陈凌二话不说,斩神刀蓦然拔出。

    刀光携带着陈凌的冲杀之力,强悍到了无法描绘的地步。

    一个平常的高手,坐在马匹上冲杀的力量可想而知。而陈天涯就算也冲锋,手上却没有斩神刀。

    那一瞬,没人敢正面抗衡陈凌的锋芒。

    所以陈天涯只有被迫让开了。一旦让开,陈凌就顺利的冲出了包围圈。

    陈天涯在后面急追,他也展开了白驹过隙的身法,死死的咬在陈凌后面。这两人一前一后,在月光下,就如两头野兽之王在角逐。

    伊芙尔,奥蒂斯,隆吉安三人的修为不在陈天涯和陈凌之上。身法更是不如,很快就已经看不见陈天涯和陈凌的影子。在后面连灰都吃不到了。

    陈凌一直逃,逃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中间翻山越岭,终于来到了一处地方,这一处地方是在火车轨的旁边。四周一片荒野。

    火车轨上并没有火车来临。但这时候,陈凌停止了逃走。他转身面对陈天涯。

    陈天涯很快追了上来,他也看向了陈凌。

    陈天涯一身黑色的衬衫,面目清秀。他的眼中有一种深沉的悲哀。

    陈凌则是双眼血红,他拿下了黑色骷髅的面具,看向陈天涯。

    “她真的死了?”陈天涯幽幽的问。

    陈凌心口剧痛,说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以为你去联合那个老鱼怪我不知道?除了你,谁还这么了解我的弱点。老鱼怪不是你指使的吗?”说到后来,他的声音暴怒起来,厉指陈天涯。

    陈天涯也激动起来,怒骂道:“放你妈的屁,你以为就你心疼小倾,你以为她死了我不难受?”

    陈凌眼中出现一丝疑惑,说道:“你到底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如果不是你,老鱼怪为什么会这么准确,只去找小倾?”

    陈天涯眼中闪过悲痛,说道:“去找老鱼怪,你以为是我的意思吗?梵迪修斯让我去,我能抗拒么?我是去跟奉了梵迪修斯的意思去跟老鱼怪谈合作。我怎知道,这老鱼怪会对香港的情况那么清楚?我还没怪你,为什么明明知道老鱼怪要对付你,你还要任由小倾一个人,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她?你告诉我!”说到最后,他也激动起来。

    陈凌本来认定了陈天涯跟小倾的死有关,便想今天说什么也要杀了陈天涯。这时候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他想,不管是陈天涯还是自己,都不可能去伤害小倾啊!

    “我不能完全相信你。”陈凌看向陈天涯,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就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你如果真的心疼小倾,你为什么要去帮助梵迪修斯,助纣为虐?”

    陈天涯冷哼一声,说道:“那你希望我做什么?难道你要我继续待在香港,和你做兄弟。看着我的妻子,孩子全部都属于你?换做是你,你受得了吗?”

    陈凌呆了一呆。

    陈天涯又道:“还有,我为什么要去投靠梵迪修斯?你现在还看不明白吗?我投靠他不过是因为我要用另外一种方法来保护我的家人。你记住,倾城她们不止是你的家人,她们也是我的家人。虽然现在,她们不认我这个人,但是依然改变不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陈凌呆住了。

    陈天涯又说道:“陈凌,如果我存心要杀你,你早死了。我如果存心要杀你,我只需要向梵迪修斯献计,让大鱼怪出来引你,你会不上当,你还有活路?如今大鱼怪就是你的死门。”

    陈凌心下一寒,这一刻,他完全相信了陈天涯。因为如今大鱼怪一出来,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去斩杀那大鱼怪,为小倾报仇。

    “大鱼怪一定要死。”陈凌深吸一口气后,向陈天涯说道。

    陈天涯沉声说道:“我何尝不想他死。但是现在,梵迪修斯盯你盯的很紧。你杀不了大鱼怪。还是赶紧回香港,等这一波浪潮过了,再想着法去杀大鱼怪。”

    陈凌知道陈天涯说的有道理,他又问道:“你可知道大鱼怪的老巢在哪里?”

    陈天涯说道:“这大鱼怪谨慎无比,又怎么可能让我知道他的老巢!没人知道他的老巢!”

    陈凌并不怀疑陈天涯话的真实性,因为大鱼怪的老巢的确是一个禁忌。连菲尔克斯都那么害怕说出来。由此可见大鱼怪非常的谨慎,一个这么谨慎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告诉陈天涯,老巢在哪儿呢?

    “好自为之吧!”陈天涯随后说道:“光明教廷一日不除,神州大地永无安宁。希望你好生壮大自己的实力。以后也许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说到底,小倾的仇有大鱼怪一份,光明教廷也不能撇清关系。所以,这个仇我也记下了。”他说完转身便走,很快消失不见。

    陈凌看着陈天涯离去,心中若有所思。这家伙真是像他自己所说的这般打算的吗?

    陈凌突然发觉这陈天涯虽然之前与自己是一体,但现在自己却一点也看不透他了。

    且不说这些,陈凌打起精神,朝远处走去。

    他沿着火车轨,向成都方向走去。

    黎明终将来临。进入成都市区的时候,一轮朝阳升了起来。天边的云彩沾染了一丝瑰红,壮观无比。

    陈凌在成都市区看见了车水马龙,看见了匆匆去上班的上班族。他深吸了一口气,来到一个早点摊子,买了一碗粉条和几个包子,便又继续上路。

    他所到之处,马上又引起路人围观和拍照。

    陈凌没有理会这些人,他很快消失在人前,找了僻静的地方吃起东西来。纵使他如今是金刚不坏之身,强悍无比。但是这么大的运动消耗,又不睡觉。还是会耗费他不少心神。所以如果再不补充点食物的话,那可就真危险了。

    有一点好处的就是,他永远不必担心食物里有什么毒药。在绵阳,江麻子给他下了砒霜,他也浑然不知。是真不知道里面还有毒药。因为没危险啊,所以自然就察觉不出来。

    而梵迪修斯对付陈凌的方法就是让陈凌永无宁日,这么一路到香港。途中总有疏忽的时候,那时候,梵迪修斯就会要了陈凌的命。

    但有一点,那就是不管是梵迪修斯还是陈天涯他们。都没有想到陈凌是个百毒不侵的家伙。在中千世界里的机缘对大家伙来说,都是一个谜团。

    陈凌吃了早餐,又找了棵树,打了个盹。他打盹的空当,忽然惊醒。一支自制的弩箭朝他射了过来。

    陈凌手随手一抓,便将这弩箭抓在手中。接着反手一掷,偷袭陈凌的人立刻咽喉中箭,鲜血直流,当场死亡。

    陈凌也没看这人长什么模样,只是心说,现在的人想钱想疯了。这种角色也敢对自己出手。

    而成都这一带的警察赶来,马上又发现死者的身份。却同样也是一名在逃的罪犯。

    陈凌睡觉不安生,再则休息了一会,精神也好多了,便下了树继续赶路。他想去火车站搭个顺路的火车。当然,现在他什么也没带,去火车站是买不好票,也进不了站。他是想在火车轨上跃上火车,搭个顺风车。

    怎知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十辆清一色的黑色小轿车火速围住了陈凌。

    时间是上午九点,陈凌所处的地方是一条人不多的街道。这几辆车开来的时候就有一种森严的萧杀意味。这些车横冲直撞。很快就有市民认出,这些车是成都有名的霍三爷的人。

    霍三爷在成都这一块是个活阎王,开了个酒店,也开了不少娱乐场所。又收保护费。他在市里的关系也很宽,欺男霸女,没人敢反抗他。

    霍三爷听说了陈凌被悬赏的事儿,便一直关注。十亿美金让他也心动了。他霍三爷从手下口中得知陈凌到了成都,心思马上就活络起来了。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啊!霍三爷觉得如果自己不吃下去,天理不容啊!霍三爷是个不信邪的人,觉得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恶魔刀客就算是三头六臂,他霍三爷也是天生吃螃蟹的。

    妈蛋的,武功再高,还怕菜刀!老子一大帮人,乱枪扫射不死你个狗日的。

    话说回来,如果霍三爷知道陈凌还是个上将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动手啊!混黑的人,怎么都怕政府。霍三爷如果真杀了陈凌,也就死定了。

    可霍三爷不知道啊,以为这恶魔刀客是个国际凶人。杀了之后,上下打点下也就没事了。

    两辆轿车前后猛烈的撞向中间的陈凌,风驰电掣。其余车里的黑衣青年们迅速停车,一个个手里都是左轮手枪,对准陈凌就开始点射。

    一时间,杀机四起,危机到了极点。

    枪声砰砰不绝于耳。周围的市民全部受到惊吓,远远逃开,不敢看现场。

    便也在这时,陈凌冷笑一声。好家伙,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发动这么大的架势,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他身子一窜,便闪电窜出。两辆车撞了个空,互相撞在一起。

    不过刹车及时,倒没什么大碍。陈凌的身法很快,一秒之间便已消失,一群人马上失去了射击目标。而陈凌已经来到了左边一辆车前,他抓住两名青年,砰的一撞。两名青年立刻当场死了。陈凌又抓了他们的枪在手上,开始朝其余青年点射过去。

    陈凌的手法,身法何其恐怖,这些人在陈凌眼里简直就是活靶子。

    这场景,比电影里还夸张。主角陈凌愣是不死之身。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现场的黑道青年们死的死,伤的伤。霍三爷见到不妙,马上让手下开车逃离。

    陈凌两枪点中其轮胎,轰!车子撞在栏杆上,轰然翻了过来。陈凌又很不厚道的朝下面的油箱一枪。

    砰!整个车子掩映在火光之中。空中腾起黑色的巨大的蘑菇云来。

    一个小时后,有网友在网上传出消息。危害一时的黑帮老大霍三爷身亡,成都人民拍手称快。

    后来经官方消息证实,霍三爷的确已死。

    据传,这件事,也与恶魔刀客有些关联。

    在网上,很多传说开始,说恶魔刀客是正义的化身。说国家正需要这样的人云云。

    也有网友开始批判恶魔刀客是恐怖主义等等,指责其血腥云云。

    各种褒贬不一,网友各执一词。

    而陈凌却已不在意这些,他已经上了去往燕京的火车。一旦到达燕京,梵迪修斯他们也只能停止追杀了。

    不过从成都到达燕京的路途还有些日程,所以还不到最后。

    陈凌这一趟的行程到底有什么目的,却是令梵迪修斯有些看不太清楚。

    至于陈天涯,也受到了梵迪修斯的质问。

    “追丢了?”

    陈天涯恭敬应答,说道:“是的,陛下!”

    梵迪修斯说道:“如果你能阻挡陈凌三秒钟,伊芙尔他们就能合围。你和陈凌是一体,怎么阻挡他三秒这么困难?”

    陈天涯深吸一口气,说道:“陛下,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当时的陈凌,我的确一秒也拦不下来。”

    “天涯!”梵迪修斯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一次,我们的动静闹的很大。外界很多势力都在看着我们。如果本座是说如果。我们倾尽整个教廷的力量,却连一个陈凌都拿不下。传出去,我们会成为笑柄。我们的威信也会荡然无存。所以,本座绝对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发生。这一次,假如陈凌不死,本座会怀疑你投靠本座的真诚,如果陈凌不死,本座看你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陈天涯心中一凛,没有待下去的必要是什么意思?只怕不是驱逐,而是要被梵迪修斯杀掉!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