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桃运乡医俏护士 13申请鉴定

时间:2018-10-12作者:横刀1

    我答应了辛碧玉之后,整个人的精神有点萎靡,札玛阿姨领着女儿们回来之后我就告辞了,然后一个人坐在就诊台发呆。

    其实并不是我有多么喜欢辛碧玉,虽然她很漂亮可我并不是花痴,只是感觉被打击了,是面子问题。

    札玛阿姨的眼光很毒辣,她走进医务室径直坐在我对面,说:“夏医生,刚才你跟小月月谈得不愉快?”

    我打起精神,露出笑容说:“没有的事,我们谈得很愉快,对了,我可能要辜负您的一番美意了,我不能答应您的许婚。”

    她霍然起身怒道:“我就知道是我家小月月的问题,她下山读书读坏了脑子,我去教训她。”

    我急忙拉住她,说:“阿姨,真不关小月月的事情,是我的问题,我有喜欢的姑娘了。”

    她回过头来打量我,然后赞许地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替她说话,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放心,你这个女婿,我要定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其实我可没那么伟大,我有喜欢的姑娘并不是假的,我喜欢白薇薇还喜欢晶晶莹莹,我不知道,如果这位札玛阿姨知道我这么花心的话,还会不会要我做她的女婿。

    札玛阿姨拉着我的袖子,说:“走,札玛给你做主去。”

    我不想跟她去,可是拉拉扯扯的很不好,只好跟着进入了小月月的病房,札玛把房门关好锁上,脸色阴沉地站在小月月的病床前,说:“你给我个理由,夏医生哪一点配不上你。”

    小月月的神色有点慌乱一时间不敢答话,看起来她们家平时的家教很严,我走过去劝解道:“阿姨,感情的事情不是看般配不般配,这个要看缘分的。”

    札玛说:“你不顾自己的安危把她从阎王爷手里救了回来,她现在的身体里面流淌着你的血液,这就是最大的缘分。”

    这句话竟然说得我无言以对,小太阳和小星星也都在劝说她们的姐妹,小月月看了看我,神情似乎有些松动。

    这时我的意志力倒是比较坚定,如果跟她有了缘份,那么晶晶和莹莹怎么办?于是我给了她一个眼神,轻轻摇了摇头。

    小月月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母亲轻声说:“我对夏医生很感激,可是感恩不代表爱情,我不同意。”

    札玛脸色阴沉地盯着女儿,我急忙暗自戒备,生怕这位母亲暴怒起来会当场揍女儿一顿,小月月这个时候可是经不起揍的。

    札玛并没有动手,而是拿起床头的手机,这是小月月的手机,小巧精致,点开屏幕看见一个帅气男生的图片,札玛说:“他是谁?你背着我们谈恋爱了?”

    小月月分辩道:“我没有,这是电影明星。”

    “电影明星?”札玛给另两个女儿看:“你们认识吗?”

    小太阳和小星星都摇头,札玛又拿给我看:“你认识吗?”

    我说:“这个的确是明星,他叫xx,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演员。”

    札玛半信半疑地样子,她接着点开了微信,这是要查看女儿的聊天隐私了,我觉得这里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正打算告辞的时候,札玛点开了一个语音信息。

    “宝贝,我在帝豪大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一万块钱准备好了,你来了就是你的,等你呦!”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挺成熟的,估计岁数不会年轻,一时间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不说札玛和小太阳小星星她们不可思议的样子,就连我都非常震惊,这小月月的容貌清纯无比,可竟然……

    小月月慌乱地说:“这不是真的,这是骚扰信息。”

    札玛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忽然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挎包,我一眼认出来这是小月月被送进卫生院时随身带的挎包,还沾满了血迹。

    札玛打开挎包从里面取出一叠钞票,说道:“我数过,不多不少正好一万块钱。”

    小月月欲哭无泪,说道:“这是我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赚来的钱。”

    札玛的嘴唇颤抖着,说:“好,很好,你厉害了,你一个学生用业余时间打工,比全村男人都挣得多。”她转身对我说:“对不起夏医生,我家女儿配不上你。”

    “不……”小月月尖叫道:“姆妈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真没有。”

    我叹了一口气,说心里话我是愿意相信小月月的,可是那个语音……还有那叠钱的数额……未免也太巧合了。

    我说:“你们都别激动,要心平气和地谈,而且小月月的身体更不能情绪激动,那我先出去了,你们放心,关于病人的隐私,作为医生我会守口如瓶的。”

    当我转身去开门的时候,小月月喊道:“站住!夏医生,我要申请做一个检查。”

    我说:“能做的检查我都做了,有些需要仪器设备的就没办法做,等你的身体好一些的时候可以转到县城医院去做ct和磁共振……”

    “夏医生,我要做处女鉴定。”

    我愣了,半响才说出一句话来:“这个……没必要吧!”

    小月月坚定地说:“一定要,这是证明我清白的唯一机会。”

    我把目光看向了札玛,她沉默了很久,显然在犹豫,逼迫自己的女儿做这种检查鉴定未免太荒唐了,况且这里只有一个男医生,不过她看了看正在流淌着液体的导尿管,忽然笑了,说道:“行,做一个吧!夏医生拜托你了。”

    我顿时感觉到口干舌燥,真的要做这个检查么?老实说我可从来没有给病人做过这种检查,我又不是妇科医生,真让我检查做鉴定,也未必就能鉴定明白,可是……

    我是玉女镇唯一的挂牌医生,这个检查不是我来做还能让谁做?而且别人的鉴定结果也不够权威,难怪小月月说这是她唯一能证明清白的机会。

    实际上,我就是唯一能够证明她清白的人。

    行,这个检查我必须做,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我克制内心的激动,故作平静地说:“既然病人和家属都要求做检查,那就做吧!”

    札玛领着两个女儿主动走出了病房,留下我跟小月月孤男寡女,气氛有些尴尬,我主动说:“可以开始检查了么?”

    小月月轻轻点了点头。

    我刚才还能保持平静,此时忽然心跳加速,我竟然紧张了,前面我说过导尿术的香艳程度是五星级三加,那么这个鉴定则是五星级五个加号,应该是最高级别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暗自骂了自己一句:不就是做个鉴定么?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么?

    我抓住她身上的被子准备掀开,说:“那我就要开始喽?”

    她发出轻轻的一声:“嗯!”

    她的声音在打颤,我抬头看了看她的脸,才发现她比我紧张十倍百倍,面红耳赤,胸口急速起伏着。

    我放开手说:“要不你在被子里先把裤子脱了?”

    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是比较难为情的,她点点头,在被子里面悉悉索索一阵子,然后停下来看我,表示已经脱掉了裤子。

    我压抑内心的激动,再次抓住被子一角,只要掀开就能再次欣赏到世间最美的风景。

    “夏医生。”她哀求道:“鉴定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掀开被子?”

    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她因为害羞不想让我看隐私部位,殊不知之前做导尿手术的时候就已经被我看光了。

    我却答应了她这个要求,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因为看不见,所以会比较麻烦点。”

    她感激地说:“那就谢谢夏医生了。”

    我呵呵一笑,既然不让看,那就只能靠摸了,我把手伸进了被子里面,很快就摸到了一片滑嫩的肌肤,是她的大腿。

    当我摸到她的大腿时,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绷得很紧,我的手顺着大腿向内侧游走,一边说:“放松点,做这个鉴定,我的手指必须进去,你把腿张开。”

    她的小脸已经羞红到了极致,不过还是按照我说的张开了双腿,我说:“那么我要进去了哦!”

    她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虽然不情愿让我进去,但已经认命了。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我咽了一下口水,手指紧张得有些颤抖,顺着大腿内侧向上摸去……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横刀1,

    </br>

    </br>
小说推荐